《屋里,屋外》
第7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看看这是不是贾全才,”马文生终于点出了县人大主任贾全才的名字。
  陆艳梅震了一下,立即睁开眼来看了一下,果然,那个躺在床上的老男人,不是贾全才又是谁?
  “坏人,你这是在哪里弄来的?”她娇羞地问道,眼睛的余光却又瞟了一眼屏幕。

  马文生把这个东西的来源说了一番,陆艳梅娇笑道:“我正愁着治不了他,如今倒好,这个东西,能制成照片吗?”
  马文生点了点头说:“当然行。可是你拿到了,总不能你自己交到他的手里去吧?就是你肯,我还舍不得呢。”
  陆艳梅听他说得缠绵,心里好不舒服,便反手勾住了马文生的脖子,蹭着,“那你说怎么办?”
  马文生问道:“你想听?”
  陆艳梅微微地点头。
  马文生故意答道:“你真想听,总得要表示一下吧?”
  陆艳梅见他如此说着,一张俏脸只觉得滚烫,不过她还是主动地他的额头上嘬了一口。
  “你说你有什么好办法来解决这个事?”她轻声问道。

  “我把照片打出来,然后拿给王书记看看。由王书记指示,”马文生说道,“这样一来,不显得尴尬。再说了,县里的领导一般都是乡镇长书记做上来的,他们怪话说惯了,要是死不承认,随便拿去反倒下不来台。”
  马文生有这样的认识,完全是因为他在腾龙镇的经历。腾龙镇上的干部们,说起段子来,一个比一个强。这样的场景,相信陆艳梅肯定没有见识过。
  陆艳梅听到这话,想了想,觉得的确是这个理儿,她夸了马文生一句道:“文生,假以时日,你肯定不会久屈人下的。”
  秘书是书记的跟班。马文生这才做了两天秘书,就这样厉害了,以后还怕他没有出息吗?

  马文生摇了摇头道:“以后的事我不想。我想的是现在,要是能天天和你在一起,那就好了。”
  陆艳梅听到他说起了痴话,也是心里感动。她其实内心深处有很多苦,无法向他人诉说。女人出轨,多半是因为内心的憋闷。
  “文生,不要说傻话,我们,就算我想长久,对你今后的发展也不利,”她说得这个是实话。就算她能为他抛弃家庭离了婚,再嫁给他。她的夫家就能这么算了吗?肯定得把一肚子气撒到马文生的头上。如果是那样,什么人也救不了马文生,无论是王谨,还是她自己。就算是市委书记陆子强,也没有那个能耐。
  马文生见到她的情绪忽然低落了,便想安慰她,于是便换了个话题,问道:“你们上午的会开得怎样?”
  陆艳梅提到了王谨的心计。
  “王书记很厉害,他把两项工作倒过来说,这让农县长也没了辙,只好附和他的意见。如果兴修水利的事放在前面,农加国肯定反对。那么再到人大选举这一项议程,王书记也不会高兴了。”
  马文生听着,他在这个时候也揣摩到了很多东西。
  欲取先予,王谨这一招的确很妙。而且他让陆艳梅来主持人大代表的培训,人大主任贾全才不敢反对。陆艳梅的来头,贾全才当然知道。如果贾全才在这个时候反对,陆艳梅也就不会高兴。
  陆艳梅不高兴,就代表她背后的力量也不高兴。
  王谨在一个常委会上,连用了两个招数。一招欲取先予,另一招则叫借力打力。
  原来就是做了一把手,也要懂得策略,懂得如何将工作做得举重若轻。
  “梅子姐,这一次冬修的事,要是做好了,我感觉津县会有一个明显的变化,”马文生说道。
  陆艳梅哦了一声道:“怎么说?”

  “冬修如果做好了,必然会让王书记在县里的人望大幅度提升。人望高了,掌控力也就强了。王书记想改变全县的面貌。在这样的时候,有一个强势的领导,是必须的,”马文生答道。
  陆艳梅听到这话,眼前一亮,“不错。他是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找不到借力点。他在常委上说了很多次要改变面貌,我还是没有能领悟到究竟如何改变。你倒是看出来了。”
  俩人说着,陆艳梅忽然道:“我饿了。怎么办?今天我可没带吃的来。”
  马文生说我去买。他说着,便起身穿衣。衣服才穿了一半,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却是许彩风打来的。
  “文生,我在外面请客,你有空过来吗?”许彩风问道。
  马文生答道:“你忙你的,你在城关镇期间,我不方便过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许彩风嗯了一声,又说了几句,便挂断了。
  陆艳梅听着电话里一问一答,便猜测着马文生可能带了人到了城关镇来施工,便更是喜欢马文生的悟性了。
  有些东西,靠人带是带不出来的。就算带你的人是你的亲人,你不是这块料也不行。

  马文生出去后,小心地将门锁好。此时外面已是一片漆黑,他借着远处的星星点点光亮,一步步来到附近的小酒店里,叫了三个菜,又弄了两大碗饭,这才折了回来。
  陆艳梅在这里吃过饭,也没再留宿,便飘然离去。他们这种地下恋情,是无法见光的。而且他们也都没有让这个恋情见光的胆量。
  接下来的日子,马文生还是照常去了迎宾宾馆去接王谨上班。
  王谨对马文生越来越放心,见到他手脚勤快,嘴巴也严,便着手让他四处跑跑,以便于自己掌握全县的情况。
  马文生跑了半个多月,觉得这么跑也不是一个办法,就想出了一个主意,提出要办一份县委信息。由各个乡镇和科局的办公室,将他们手头工作的信息报上来,然后由县委秘书科来编一份信息动态。

  王谨听了这个意见,很是称许,却说道,这样,文生,你没有这个时间,就交给陈源他们去做。“稿子不要长,短点的,一句话都行。如今的冬修进度,就是大文章。”
  马文生把编印县委信息的事儿向翟青锋作了汇报。
  翟青锋听说这是王谨同意的事,当然满口答应,便召开了县委办人员会议,明确这一项事务由陈源主抓,陈秋洋和冀豫二人为具体经办人。
  会后,冀豫倒是没有说什么,可陈秋洋的话就不好听了,“他马文生折腾个事儿出来,害得我们受苦受累。我们倒也罢了,关键是陈主任,他担负的工作本来就多。”
  陈源本来就有气在心,听到陈秋洋这么一说,更是火上浇油。他忍不住拍了桌子。此时的冀豫已经知道了马文生在王谨心中的位置,悄悄地的把这个事以手机短信发给了马文生。
  就连事不关己的陈越,也在吃午饭的时候,有意地和马文生走到了一起,开玩笑式的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马文生。

  马文生连续得到了两个人的传话,他也有了些气。不过他仔细一想,现在还真不是他生气的时候。
  陈源不高兴,也有他的理由。怎么说陈源也是自己的领导。
  马文生是王谨的秘书不假,可他也是县委秘书科的成员呀。自己想出来的事儿,让陈源去经办,陈源的面子上肯定是挂不住的。
  这样想清了,马文生便决定请陈源吃个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