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6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宛儿看到他皱眉,便意识到她说错了话,也不好再说什么,她嘴唇动了动,却最终变成了莞尔一笑。

  马文生离开后,欧阳宛儿还站在那里,有些失神。
  倒是摄像记者看出了点名堂,笑着问道:“许大记者,动了心了?我说,县里这么多青年才俊,你也该挑一个了。不然天天害我单相思。”
  欧阳宛儿啐了他一口,也不理他,便继续走向施工队伍。
  此时的许彩风带来的人已开始作业。城关镇水利会安排了人在旁边记着车数。记住了车数就记住了土方数。
  马文生回去后,常委会刚刚召开不久。他坐在办公室里,想打开桌上的电脑,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要看贾全才的电脑资料,也不急于一时。

  凭着他口袋里现有的钱,买部电脑接上网线已不是难事。有事做得隐密些更好。
  这一天的常委会开得很妙。王谨将两个议题颠倒过来,先说人代会的事,“各个乡镇人大选举已近尾声,县人大贾主任这边做了很多工作,陆部长也跑了很多地方,大家都很辛苦。现在除了腾龙镇,其他乡镇的班子都已经确定了。我想,在完成了腾龙镇的人代会选举之后,我们还是要乘胜追击,做好县人大代表的培训工作,要保证完成组织上的选举意图,同时,也要确定我县今后五年发展的蓝图。农县长,规划发展问题,我们在上次常委会上已经议过了,要做到三年大变样,彻底改变我县贫困落后的面貌,这些,都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得以体现。现在就县人大代表的培训问题,大家还有些什么样的意见?”

  王谨上午和贾全才聊了聊,贾全才对人大选举的事情不热心,这让王谨很恼火,不过他当然有治贾全才的招数。
  县人大代表多是各个科局和各个乡镇的一二把手,把这些人召集在一起开会培训,他到会讲话,就不信这帮人不选农加国。
  农加国其实也对人大选举的事着急。他到县里来,搞了几项所谓的工程,最终都是黄了菜。乡镇长在背后骂娘的都有,这让农加国对自己能否顺利当选心里没了底。
  如今王谨突然来了这一手,农加国不由得叹服了。
  王谨在很多问题上,考虑得比农加国要周到些。

  农加国认为王谨这个人心机深沉些,相比而言,他虽然来自于省里,纸上谈兵的话说得多,真正行之有效的办法少。
  “我本来不想表这个态的,作为代县长,选举问题涉及到我本人。我能不能得到津县人民的信任,关键取决于县委,县人大代表,取决于人民。但是作为县委副书记,我得表个态,我认为现在有些代表职责意识淡薄,为民请命的想法很少,所以,对于王书记提出的举办人大代表培训,我举手赞成,”农加国第一个发言道。
  其他常委见到农加国也同意了,哪有不赞成的道理,于是第一项议程就顺利地通过了。
  王谨决定由组织部长陆艳梅全程负责这一次人大代表培训,贾全才顾问。这个决定是在前面大家一致通过的基础上的结论,贾全才尽管知道这是变相的剥夺了他的权力,可他也无可奈何了。

  第二项是冬修。王谨提出高标准高规格兴修水利,并提及前年的大水导致津河决堤,要求县财政做好预算安排,一定要把兴修水利这一项大事搞好。
  农加国这才明白王谨的厉害之处了。王谨把他农加国关心的事放在前面说,他王谨自己想做的事放在后面说。
  农加国投桃报李,也得答应财政多安排资金来解决这个高规格高标准的事儿了。
  农加国看了一眼王谨,觉得这个市里下来的书记,搞政治的水平不在自己之下。他此时哪能想到王谨的水平远在他之上呢。
  农加国再一次投了赞成票。常委们也都表态同意。这样一来,这一天的常委会顺利结束。
  王谨心情好了,他散会后就回到了迎宾宾馆。他的家在市区,所以常住迎宾宾馆。
  而农加国呢,因为王谨的原因,死活不肯住在迎宾宾馆,非要住在县政府招待所。
  正是农加国这个举动,导致津县的领导们对两个一把手不和有了猜测,而结果恰恰就是这样。
  王谨下午没来上班,马文生就轻松多了。他利用中午时间买了台电脑送到沿河路,又让电信部门通了网线。

  下午下班后,他也顾不上做饭,直接就打开了电脑,登录了自己的邮箱。等他将上午从贾全才那里拷贝来的资料一一打开时,果然出现了几部小电影。
  马文生看了没一会儿,突然看到了贾全才自己成了主角。小电影里有个女人,正媚笑着,弯腰将自己的丝袜也脱了下来,丢到了贾全才的脸上。
  贾全才将那丝袜抓在手里,放到鼻下去闻,然后咧着嘴说了句什么。
  “咚咚,”门被敲响了,马文生吓了一跳,忙低声问道:“谁呀?”
  外面也不见有人答话,他以为是房东,便将屏幕关了,主机却没有动,便跑出去开门。

  马文生跑去开了门,却见是陆艳梅。
  她一如上回来时的装束,那粉脸儿在寒风中被冻得通红。
  马文生正要说什么,她已将自行车推进院子里来了,跟着她停下车,就走进了屋子里。
  陆艳梅作为组织部长,要是被人看到她到了县委书记秘书马文生的出租屋里来了,县城里人们的闲言碎语,光口水都能将她淹死。更何况她还是省里高官的儿媳妇呢。
  进了门,陆艳梅的胆子就大了些,她看着跟进来的马文生,轻声问道:“你在里面做什么坏事呢?这半天才开门?”
  马文生诡秘地笑了笑,他引着陆艳梅走到他的房间里。
  陆艳梅一看电脑,就叫了一声道:“呀,你买电脑了?咦,还装了网线?我明白了,你肯定在里面看不该看的东西。”
  马文生逗道:“什么是不该看的东西?梅子姐你得说清楚一点呀。”
  陆艳梅反应过来,轻啐了一口道:“就你最清楚,何必来问我。”她一边说,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便露出一身黑色的线衫来。
  马文生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为什么老是走桃花运。幸运之余,他也有些担心。
  比如杨兰来了,或者陈景蕊来了,要么郭采妮来了,和陆艳梅碰了个正着,那他该怎么处理?
  陆艳梅见他发呆,忙问道:“你想什么呢?”她和马文生有过亲密的举动,虽然没越雷池,说话声音已是自然不一样了,多了几分娇意。女人向来这样,官场女人也不例外。她中意的男人,她越是在对方面前表现得娇柔,就算是女强人,在钟爱的男人面前,遇到私密时间也会化成水。
  “梅子姐,你看,”马文生说着,打开了电脑屏幕。
  陆艳梅才看了一眼,便捂住了眼睛叫道:“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搞不好的事情。”
  马文生见她不肯看,先是按了退格,然后回转身来,拉了陆艳梅的手,让她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看。
  “梅子姐,你好好看看这是谁?”马文生轻声说道。
  陆艳梅被他这么一牵,脸瞬间就是一片潮红。

  但她也不移开,而是闭着眼睛答道:“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