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6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选一个县长,贾全才就算是暗中使黑招使绊子,也改变不了王谨对大局的把握。

  如果说别的事情,可能会导致王谨和农加国意见不同。但在县长选举一事上,农加国一准会和王谨意见一致。王谨到这里来一趟,名义上是看看转转,难道就没有在常委会上多拉票的想法吗?
  如果贾全才也在常委会上支持王谨,再加上陆艳梅,宣传部长贾维庆,态度暧昧的翟青锋,王谨手里就握有了四票。
  人武部长和两个副书记,再加上公丨安丨局长,这几个人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反对王谨。这样王谨就完全掌控了津县。
  作为一把手,对局面没有彻底地掌控,是非常要命的。
  马文生揣摩着,他便更加关心贾全才那个电脑里的那几个可疑的资料,里面会是些什么呢?他恨不得马上能打开来看一看。
  马文生跟着王谨,正要迈进办公室。王谨忽然道:“你坐我的车,去趟城关镇,再跟紧点。”
  王谨如今对水利兴修的事,可谓头痛。下面的乡镇财力有限,县里的财政把在农加国手里。当务之急,必须要配一个常务副县长,来分管财政,削弱农加国对于钱权的控制。

  马文生赶紧下了楼,给小戴打了个电话。
  小戴一听说马文生要去城关镇水利兴修工地,连忙应着,嘴里却问道:“老板去不去?”
  老板?马文生顿时想到小戴这是用来对王谨的称呼,便答道:“老板要开常委会,让我去看看。”
  小戴放松多了,驾着车,便送马文生去城关镇。小戴其实很健谈,对马文生也尊重,俩人聊得挺投机。
  也不过十来分钟,就到了水利兴修工地。

  马文生也没给许彩风打电话,等他来到了圩堤上,只见许彩风正站在那里,看着几名镇政府干部拉皮尺。
  马文生微笑着走了过去,问道:“机械都开来了?”
  许彩风看到马文生过来,满脸堆笑;“文生,难怪人家都要当大领导呢。这活儿可真多。”他一激动,话就多了,连往常的那种潇洒自如的风度都不见了。
  马文生捶了他一拳道:“你别高兴得太早了。这里是城关镇,也保不准有其他老板想拿工程,金书记和王镇长给你多少,你就要多少,别贪多嚼不烂。”

  许彩风连忙应着,指了指那几个拉皮尺的干部道:“他们正在分。我签了两个标段,也够了。再说了,石方也是我送。别人想做,也要石料吧?”
  “龙江海那边交给你了?”马文生奇怪地问道。
  “他不是得罪过你吗?这次你主动给他电话,他都乐颠了,知道我们三个抱在一起,龙江海便说这钱让我们赚了,”许彩风说到钱,声音低了许多。
  小戴坐在车里,见到马文生和这个中年人说得热乎,心里有些奇怪,可也不主动过来,还是坐在车里看着。

  王明芳不在圩上,金明亮却在这里。
  见到马文生,金明亮热情地过来和他握手,“文生,你坐老板的车过来,我还以为老板又来训我了。知道是兄弟你,我就放心了。”
  马文生哈哈大笑,指了指许彩风,向金明亮说道:“这是我表哥,他的活做得不好,金书记尽管骂他,可别顾及我和您的感情。”
  金明亮听着马文生这么一说,心里明镜儿似的,他打了个哈哈道:“哪能呢。文生够义气,你哥还能差了?文生,老板让你过来的吧?我也顺便向你汇报了。这四公里的圩堤,我怕你哥一个人吃不过来,又叫了两家。那两家一家一段,你哥一人两段,上午量好就动工。”

  马文生听到金明亮谈到了工作,也正色说道:“好,金书记,您是水利兴修领导组政委,这事当然您要亲自把关。您这么说,我回去也好向老板汇报。金书记放心,我回去保准说好。”
  金明亮暗叹这个马文生在王谨面前,也不知多乖巧,到了自己面前,虽然没有借着王书记的势来压他,可也在字里行间别有深意。这个人,也不知道怎么修炼就成了精了。
  “文生,你在腾龙的老领导刘书记,不,刘局长也在这里,一道过去打个招呼吧,”金明亮说着,就将马文生往前引。
  许彩风知道自己这个小兄弟越来越会说话了,心里真高兴了。
  在腾龙镇,马文生在许彩风眼里,还有些愣头青的味道。可现在,马文生那嘴里的话,真是说得圆润多了。县里还真是能锻炼人呢。
  马文生走过去,主动叫了刘富贵。
  刘富贵现在当然不能在马文生面前摆谱了,他热情地和马文生握了手,然后又将马文生叫到一旁道:“文生,那个邰光民你还记得吧?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放他一马。人家会领你的情的。”
  刘富贵这话说得声音低,金明亮没有听到,却也不便走过去听。

  马文生用力地和刘富贵握了握手,“刘局长,您放心,您过去是我的领导,现在还是我的领导。您的话,我当然得听。只要我能说上话,我一准儿照办。”
  刘富贵听到马文生这么说,不由得为邰光民捏了把冷汗。这邰光民和他一样,也是副书记苗圣国提拔起来的。
  马文生要是紧跟了王谨,打压邰光民是迟早的事。
  苗圣国在县里的势力也大,刘富贵不可能不知道县里的局面微妙。
  “文生,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万一邰局长真是落不到好,也不能怪你。毕竟他错在先,”刘富贵还是将邰光民的事往马文生身上牵。你马文生不是县委王书记的秘书了吗?你还能说不上话?刘富贵本来不用这么帮邰光民的,关键是兔死狐悲,万一邰光民失了势,他刘富贵也看不下去。
  “刘书记,您是我的领导,有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也和您说了吧。今年的冬修,王书记看得格外重,要是您把这一块搞好了,以后您有了进步,我不也一样光彩?邰局长那边,我根本没有怪过他,我不是这么鸡皮肚肠的人,刘书记您也是知道的,”马文生当然懂得顺水推舟的话。
  邰光民让他受够了气,还被拘进了公丨安丨局,要是邰光民是秉公办事,马文生还真就算了。可是那人是什么态度?他那叫狗眼看人低呢。

  马文生在圩堤上呆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准备离开。那边县电视台的记者欧阳宛儿正从采访车里下来。她穿着一袭牛仔装,看上去真是身材窈窕,玲珑别致。她一边招呼着摄像记者动作快一点,一边拿着话筒走上了圩堤。
  马文生和她已见过两次,一次在农机局,一次在腾龙镇。不过一直没有和她说过话。
  马文生总是觉得她的目光看向自己时,别有深意。
  于是他向小戴那边走过去时,向欧阳宛儿笑了笑。

  欧阳宛儿也向他笑了笑,轻声说道:“过来检查?”
  马文生摆了摆手,“不,我哪有这个资格,不过是替王书记过来看看。回去要汇报呢。”
  欧阳宛儿见他要走,却有些不舍的样子,“上回在农机局拍的那个,陆部长到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指示,你看,要不要向王书记顺便汇报一下?我这里不好处理。”
  马文生听到欧阳宛儿这么说,眉头一皱,跟着答道:“要不先放一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