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6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见状,忙不迭地摆手道:“在这里住可不行。明天一早我要去接王书记。”
  王明芳劝道:“文生,你放心。明天天不亮,我就送你走。我晚上喝得多了,开车不安全。再说酒驾查得也严,我也得做个表率吧。放心,保证误不了你的事。”
  马文生听到这话,这才放下心来。他也有些脑袋瓜子晕晕乎乎的,于是在服务生的安排下,走进了后面的一个房间里,开了门,他洗了脸和脚,便钻到床上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文生仿佛听到耳边有个低低的叹息,跟着房门也像是开关了一次,他便再次进入了梦乡。
  马文生是在凌晨时分醒来的,他昨晚真得喝得太多了。他和王明芳说到投机时,竟然将两瓶白酒悉数喝尽了。
  下了床,马文生觉得头还是有些晕。他走进了卫生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看了看,还好,眼里没有一点点血丝。他毕竟是年轻,醉酒之后也是没有大碍的。

  马文生洗漱之后,跟着手机便嘟嘟地响了几下,原来他一夜没有关机,手机没电了。好在王谨的手机还有一个电。
  马文生赶紧给王明芳拨了个电话。那边不一会儿就接听了,问道:“文生,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马文生说道:“还是走吧,太迟了不好。”
  王明芳答了声好,不一会儿,隔壁的门打开了,王明芳见到马文生站在门口,便说道:“我们走吧。”

  马文生跟在她的后面,慢慢地走出了饭店。他站在门口,忽然见到昨晚这里还真停了不少的车辆,看来这个农家饭店生意还真不错。
  王明芳将车开到门前,马文生便上了车,俩人也没说话,车静静地往前行驶着,快进县城时,王明芳说道:“文生,那施工队你今天最好能安排过来进场。”
  马文生说了声好,他手机没了电。要不早上就给许彩风去了电话。
  下了车,马文生见着时间尚早,便直接去了县委大院。在办公室里,他给自己的手机充上电,一边拨通了许彩风的手机。
  许彩风一大早就去了工地,他站在空旷地带,说话的嗓门很大。

  “文生,你说城关镇这边也有活?好啊好啊,我知道了。今天过来?行,我把这里安排一下,然后带车过来,”腾龙镇采石厂里,多的是货车和挖掘机。他把腾龙镇这边交给李金发,自己到城关镇这边来,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马文生有了确定的消息,这才给王明芳再次打电话。
  王明芳听到这个消息,也异常开心。照这个方法推进,城关镇今年的冬修任务肯定会迎来一个崭新的面貌。
  至于费用,马文生已经和龙江海说定了。采石厂到了年底,就进入了淡季。这个时候有人要不用开采的石头,龙江海当然高兴。
  马文生没有细问下去,只是将许彩风的手机号报给了王明芳。
  接下来的活,就由许彩风去操作,他完全可以做个甩手掌柜了。

  等时间指向七点五十分,马文生这才给小戴去了电话。小戴表示先过来接他,然后将他带到迎宾宾馆去。
  县委大楼里陆续有人来上班,收发员抱着一摞报纸,见到马文生,便笑吟吟地将报纸放到了桌上。
  马文生找到了今天的大朗日报,抓在手里就出了门。
  才到二楼处,迎面遇到陆艳梅。马文生抢先说了声陆部长早,陆艳梅穿着件紫呢大衣,听到马文生的声音,便抬起头来,那粉脸上面浮起一层红晕,她微微点了点头,那目光里可是柔情似水。

  马文生没敢和她过多的说什么,出了楼,小戴的车已到了广场上。
  马文生上了车,向小戴说了声辛苦,然后摊开了报纸。
  头版的底栏果然是他写的那篇文章,标题也没有变动,发了个大通栏的标题,虽然字号不大,可也是惹眼。
  马文生细细地将稿子看完,确定和昨天自己提笔的内容并无二致,这才放下心来。这样的稿子,起码政治正确,不会惹出大麻烦来。
  他这个时候根本不知道此时市委书记陆子强也在看这篇文章,看完了之后,陆子强亲自给王谨拨去电话。
  王谨有早起锻炼的习惯,但他在房间的跑步机上跑。
  像他这个身份,要是在县城大街上跑步的话,就不知道有多少官员没有这个习惯,也要培养这样的习惯了。
  王谨刚刚跑过,冲了热水澡,顿时觉得精神百倍。

  手机响起,他一看是陆子强的电话,赶紧接听了。
  “陆书记好,我是王谨,首长有什么最高指示?”王谨开玩笑道。他是陆子强的嫡系,原来郭子强是市商业局长时,王谨是那时候最红火的百货公司经理。
  “你少贫。我说,你昨天的那个关于冬修的讲话很好,和省里今年关于冬修精神一致。我倒是奇了怪了,你的政治敏锐性怎么一下子这么强了?”陆子强兴致很高。
  他的嫡系人马能有这样的敏锐性,看来津县冬修足以让他心里踏实。起码再不会重蹈覆辙了。前年津县决堤闹洪灾,他也是挨了省里批评的。
  王谨还不知道陆子强的信息来源,他也不说自己不知道,却笑着答道:“我能有什么招数?不都是跟首长您学的吗?”
  陆子强不理会这一茬,继续说道:“省里今年设了冬修奖。对冬修前三名,实行以奖代补,估计也有个上百万的资金,你这里财政不宽裕,既然想动手,就要冲着奖去。”
  王谨听到这话,异常高兴,连声说道:“坚决完成首长的命令。”他把陆子强称作首长,也是很早以前留下的习惯。

  换个人叫,陆子强肯定要批评。省里的主要领导才能被叫做首长,他这个地市级一把手还不够格呢。
  陆子强称许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王谨更是兴高采烈,有什么比领导的夸奖更重要呢?
  王谨正要给马文生打电话,门已被轻轻叩响,随着王谨叫了声进来,马文生这才轻轻推门进来。
  王谨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正好距离他定的时间差三分钟。
  “不错,挺守时嘛,”王谨心情一好,语气也就和缓了些。

  马文生谦虚地笑了笑,“坚决按照王书记的指示办。”
  王谨要不是觉得马文生顺他的意,一准会骂小马屁精了。这人与人之间呀,往往就是这样。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说同样的话,听话的人心里感受都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好消息吗?”王谨见到马文生微笑,便随口问道。
  马文生答道:“昨天领导的指示,我已经写成了文章,又请贾部长把了关,发在大朗日报上了。”

  王谨一听,就知道陆子强的信息来源了。
  他赶紧向马文生要过报纸,认真地看了两遍,脸色更是和蔼。
  “文生,吃了早饭没?叫上小戴,我们一道去喝点粥。”王谨说着,便拿出自己的公文包,交到了马文生的手里。
  马文生给小戴打电话,小戴却说他已经吃过了。
  于是马文生陪着王谨去喝粥。说是喝粥,可是餐厅里的品种并不少。花卷馒头,西式糕点,这里都有,服务生给王谨盛了碗稀饭,又弄了些萝卜条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