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6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着,那边的服务生就开始上菜了,第一道菜就是一道老母鸡汤,,汤很浓,一层油飘在上面,里面放了几块豆腐皮儿,还有香葱和枸杞,看上去色香味俱全。
  王明芳先为马文生舀了一碗汤,递到他的跟前,然后问道:“我们来点白的?”
  马文生惊讶地问道:“王镇长能喝白酒?”
  王明芳乐了,“女人走官场,没有几两酒量,那还能当官吗?”

  马文生哪里会轻易地被她牵着鼻子走,故意逗她道:“那王镇长肯定是海量了?”
  “海量不海量,试试就知道,”王明芳满不在乎地回答。
  王明芳说着,拿起了酒杯,然后和马文生碰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文生,你我一见如故,感情深,一口吞吧。”
  这一杯酒少说也有二两多,王明芳仰脖喝了个底朝天,这才放下杯来,那白瓷般的脸儿已有了赭色。
  马文生见她喝得豪爽,心里也是豪气顿生,他一仰脖,也将杯中酒喝了个精光,再倒时,王明芳又伸手接过酒瓶,“文生,这个我来。”
  她又斟了两个满杯,举起自己的杯子,向马文生扬了扬,“文生,喝酒的规矩,一碰三杯。我再喝第二杯。”她跟着又将这杯酒给喝了。

  马文生在她这么凶猛的攻势下,哪里肯示弱,跟着也将酒喝了。
  连着两杯酒下了肚,马文生只觉胃里一阵火热的东西烧了起来,便有意放慢节奏,他喝了一口汤道:“王镇长,喝点鸡汤吧?”
  王明芳点点头。那边服务生又送进来第二道菜,却是一盘退蛋。蛋壳还在上面,却是碎的,上面还能看到一层细细的茸毛。
  “来,吃一枚。我说,菜上快点,”王明芳向那个服务生嘱咐道。

  服务生应了声好,这才掩门退出。
  王明芳喝了碗鸡汤,便和马文生进行第三杯共饮。马文生见她喝得猛,于是劝道:“王镇,你就像我的大姐一样,不能这么喝了。这么喝,伤身体。”
  王明芳那眼里闪过一丝泪光,她缓缓地说道:“文生,官场不易。女人在官场更不易啊。今天我请你,能在你这里听到这样的掏心窝子话,姐值了。”她这么说着,又是将第三杯喝了。
  马文生不能不喝,他喝完了,苦笑道:“早知道这样喝,我们就不要菜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个蛋小心翼翼地剥开了,这喝过酒的人,嘴巴就是辣了,吃什么都香。他将那未成形的小鸡仔儿放到嘴里咬了一口,只觉得一种香甜之味充满齿颊,于是又咬了一口。

  “文生,你把这个吃了,晚上你的女朋友肯定喜欢你,”王明芳又拿他开了句玩笑。
  马文生放下筷子道:“我还没有女朋友呢。”他虽然拥有了陈景蕊,可人家并没有把他当成是她的男朋友。
  “哦,你这么优秀,不可能没女孩子喜欢的,只怕机缘没到,”王明芳很会说话。
  马文生正要答话,王明芳却又绕开话去,不再提这事了,而是说:“文生,今晚我们一醉方休。明天可要替我们把石块运来。”
  马文生见提到了工作,便把下午看到的县志上记载的资料一一讲述给王明芳听,津县历史上最大的水位发生在开国5年,那年水势极大,农民们日夜上圩挑埂,荷枪实弹的士兵守在一旁,以防有人伺机逃跑。
  “水位最高时,达到了50.5米。前年津县再次闹洪灾,水位不过33米。这与上游泥沙随水流涌到这里有关系。泥沙淤积越多,河床越高,蓄水功能也就差了。如今最佳办法,是将河床里的土用挖掘机挖到大埂,用压路机一层一层地压牢,再加河床正面的一侧辅以片石,以水泥勾勒,将整个河堤造成固若金汤之势,”马文生娓娓而谈,听得王明芳频频点头。

  “对,我们的水利会主任也是这个意见,土专家们也提出这个方案。因为年底镇财政力量不够,上回农县长指示过,要本着河流安然度汛,财政也要安然度汛这一底线进行施工,所以我这次才挨了批,”王明芳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说道:“文生,县里就这么大,一二把手意见不能完全一致,这让我们做事也难。”
  马文生听到这里,这才明白为什么王谨到了圩堤之前,非得让农加国也一道去的原因。
  他冲着王明芳发火,同时也是冲着农加国来的。农加国在堤上一言不发,或许这中间的确有他的想法。
  “钱的确是个问题,”马文生静静地说道,“不过也有来钱的办法。近几年,沿海城市大力进行房产改造,说是拉动旧城改造,跟着一股脑儿地建起了一幢幢商品房。城关镇也完全可以在这上面动点脑筋。比如,可以拿出一些地来,让那些先富起来的人集资建房,镇政府再把多划出来的地盖起楼来出售,沿街地带建些门面,一则可以改变城关镇的面貌,二来让县委县政府增加颜面,何乐而不为呢?”

  王明芳听到这里,先是一阵沉思,跟着叹道:“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首先就是启动资金的事无法解决。”
  马文生见到她动了心,于是又劝道:“先集资,让那些有钱人先拿出钱来,自己建。镇政府给地给政策,协助办理房屋产权证明。镇政府的力量,则完全放到沿街门面房上,急于资金回笼就卖,资金够了就租。”
  王明芳听到这里,立即来了精神,“文生,这个方案,我不是没有听说过。但具体操作的办法,我还真是没个主张。金书记也在丨党丨委会上讲过几次,就是迟迟实施不了。如果可以,让你到我们镇上来主抓这个事就好了。可惜你是王书记的秘书。”
  马文生摆了摆手道:“这个不需要我来介入。资金也是可以贷款的呀。县信用社,农行,哪个银行愿意借,就和哪个银行签协议。我看沿河路那一带,就完全可以新建一个农贸市场。我看过那一带,那里不是有个小码头吗?”
  王明芳终于彻底地明白了马文生的意思。
  有些意见,只要听一点点,就明白是个好路子。“好,文生,今晚你可真让我大开了眼界。难怪王书记看中了你。好,等水利兴修这一边结束,我就立即着手做这个事。”
  马文生乘热打铁,又介绍了许彩风和李金发二人,说他们有机械有人手,可以在城关镇和腾龙镇两边同时施工。他这么说,虽然没有和那二位通气,但他相信许彩风的脑瓜子和人际关系。
  许彩风担心的是工程量不够,工程多,估计他笑都来不及。
  王明芳混迹官场也有十多年了,如何不明白这里面的关节,轻轻笑道:“文生,好,这个我同意了。今天下午开了会,正要找人手呢。你这么一介绍正好。的确,我们也要弄点实业。就像这里一样,这个饭店,是我妹妹和妹夫开的。”
  俩人越说越投机,渐渐地就敞开了心扉,只觉得时间过得异常之快。等服务生来收拾碗筷,就为王明芳拿来两个房间钥匙。
  原来王明芳早已安排了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