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28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场危机就这么化解了,但是所有人都心有余悸,派出所民警王星以前就在这个酒吧干过,私下里告诉他们,来的人是市局缉毒大队的,发现的药丸也不是一般的k粉麻古,而是冰*!
  卓力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他更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惊慌失措,这只是对方的第一步棋而已,林国斌是**湖了,肚子里阴招多着呢,来而不往非礼也,卓力拿起电话,拨通了老同学周文的号码。
  虽然是初中同学,但两人真正开始交集还是在卓力入主清华池之后,周文的小舅子刘晓铮是个惹祸精,在外面喝酒打架都是找卓力摆平的,说起来周文欠卓力一个人情。
  卓力开诚布公的表示,最近有些麻烦,想请周文帮忙处理一下,不用麻烦,查一下林国斌名下的几个小煤窑就行,这种地方想找点纰漏真是太容易了,绝对一查一个准。
  周文正在课间休息,卓力的电话让他有些不耐烦,正处在事业上升期的他,打心眼里不愿意给自己惹麻烦,县里那些开小煤窑的,哪个背后没有人啊,为了这个得罪人,得不偿失。

  但出于礼貌,他还是问了缘由,卓力也不隐瞒,把事情娓娓道来,周文的眉毛渐渐拧了起来:“毛孩被打伤了,是不是野猪峪抗日老英雄的孙子?”
  周文和老程头可是老相识了,从刀劈桥本隆义,再到叶老的追悼会,两人不止一次交集,周文更加深知,毛孩和刘子光的关系很不一般,而刘子光,那是自己仕途上的强大助力,可比卓力这种级别的同学给力多了。
  “行,我知道了。”周文挂了电话,想了想立刻给县公丨安丨局的孙继海打了电话,安排了一下工作问题,小孙当即表示:“周县长,公丨安丨局就是您的一把枪,您指到哪我打到哪!”
  明天下午就要去南京,马不停蹄啊,再次通知一下,四月二十三日星期六下午五点半,南京规划建设展览馆(玄武门22号)江苏书展主会场,橙红签售,届时有《直播南京》美女主播苏宁友情主持,欢迎大家光临指导。
  虽然周县长在电话里只是简单说了两句,但孙继海对领导的指示领会的很透彻,他马上给县安监局的一个哥们打了电话,简单提了一下领导的意图,对方也马上心领神会,拍着胸脯打了包票,绝对让小张庄煤矿吃不了兜着走。
  小张庄煤矿就是林国斌的产业,别看南泰县是个贫困县,其实自然资源一点都不差,有山有水有矿藏,县境内有一定储量的煤铁资源,除了江北矿务局管辖的矿山之外,还有一些私营的小煤窑,小铁矿,这几年煤炭价格节节攀升,一度紧张,铁矿石价格更是高居不下,林国斌可没少赚钱,他的事业基本上都在矿里,顶点夜总会只不过是个副业而已。

  打蛇打七寸,办人就要专攻弱点,小煤窑就是林国斌的七寸,第二天一早,县安监局执法大队的面包车突然开到了小张庄煤矿门口,这回和以前那种敷衍了事的检查有所不同,县公丨安丨局也派了几个人随行。
  矿长一看安监局的人来了,赶紧上前迎接,平时都是经常打点的,大家都是熟人,他笑嘻嘻的拿出烟来递过去:“王科长,今天怎么得空啊。”
  王科长一抬手:“不会。”直接把烟挡了回去,手底下几个科员就过去检查了,小煤窑为了节省成本,安全设施根本不合格,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当时王科长的脸就拉下来了,开出了关停整顿、限期整改通知书,矿长抓了瞎,一边求情,一边示意手下给大老板林国斌打电话。
  矿长说:“王科,都是自己人,我和你说个事。”说着就把王科长拉到一边说:“王哥,你要整顿,我没二话,可是咱这矿的股东可就损失了啊,不瞒你说,咱们小张庄煤矿的股东可都是手眼通天的人啊。”
  王科长在安监局干了多年,这点猫腻自然是心知肚明,小张庄煤矿的后台是朱副县长,可是朱副县长又是周县长的死对头,现如今明显是周的风头更劲一些,眼瞅着安监局的一把手就要到点了,自己这个科长还是想再进步一下的,此时不卖力,更待何时。
  于是,他和颜悦色的对矿长讲了一些安全生产的政策,有礼有节,让人心悦诚服,矿长也没辙,只好作罢,一切等林国斌来了再做打算吧。

  正当安监局一行人就要离开的时候,忽然一个浑身上下漆黑一团的人飞奔过来,抱住随行公丨安丨人员的大腿就嚎叫起来,后来跟着几个汉子追过来,看到一大群穿制服的人,立刻悻悻的站住,还将手里的棍棒藏到了身后。
  公丨安丨人员敏锐的意识到,这事儿不简单,立刻询问了那个满身煤粉的工人,那人的神智显然不是很清晰,说话也颠三倒四的,但意思总算表达清楚了,他是被绑架来当工人的!
  这可是一条大线索,公丨安丨人员立即提出搜查煤矿,矿长急眼了,一使眼色,十几个打手就围上来了,这可是林国斌花重金聘请的打手,都是膀大腰圆的狠角色,其中不乏身上背着案子的逃犯。
  双方立刻发生了推搡,安监局的人见状不妙,上车欲逃,哪知道大门已经关上了,十几个打手对他们推推搡搡,帽子也飞了,衣服也扯破了,公丨安丨人员多次警告对方不要以身试法,对方却依然置若罔闻,无奈他们只好打电话呼叫增援。

  这次行动是孙继海组织的,电话自然打到他的手机上,孙副局长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意识到案件的复杂性,他马上组织了县局的精兵强将,以及正在县局集中受训的上百名治安员,分乘十余辆警车,警笛长鸣,浩浩荡荡杀奔小张庄煤矿。
  林国斌第一次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茶楼陪几个朋友喝早茶,顺便商量怎么对付华清池方面的事情,这年头出来混,尤其是涉足娱乐业的,谁屁股上没有屎,想找罪名太容易了,正讨论的酣畅,忽然电话来了,说安监局在查自己的小张庄煤矿。
  当时林国斌并没有往心里去,因为一向打点的到位,县里几个主要领导在矿上都有股份,当然不是明面上的,而是以代理人的形式,安监局几个头头也是喂饱的,逢年过节都有厚礼相送,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
  所以他只是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不经意的说了句:“最近可能又出什么矿难了。”

  一同喝茶的公丨安丨局就纳闷了:“没啊,最近没出什么矿难。”
  林国斌立刻意识到不对劲,既然没出大规模矿难,那县安监局吃饱了撑的去查自己的小张庄煤矿,莫非……
  没等他往坏的方面想呢,手机再次狂跳起来,接了,依然是矿里打来的:“老板,不好了,咱的人和安监局的人干起来了。”
  “胡闹,谁让你们乱来的!”林国斌勃然大怒。
  “老板,那事儿被发现了,要是不那啥的话,恐怕牵扯的更多啊。”
  林国斌只觉得右眼皮狂跳,赶紧道:“都给我消停点,等我过去再说。”
  匆匆辞别喝茶的几个朋友,叫上手底下几个得力干将就往县里赶,路上陆续接到电话,都是不好的消息,动起手来谁也控制不住,安监局的人被打伤了,汽车也被掀了,事情闹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