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2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徒弟虽然都是成年人,但是在师父面前依然保持着儿时那种尊敬,师父要打便打,吭都不敢吭,看到俩孩子这样,董云来倒是有点下不去手,不过转念一想,要是不打,以后这俩小子闯祸更大,于是一咬牙还是高高举起了藤杖。
  “住手!”一声怒喝传来,从屋里出来一个大妈,精气神比董师父还足一些,一见老伴出来,董云来立刻放下了藤杖,陪着笑脸道:“我教育徒弟。”
  老伴一把将他的藤杖夺了过去,怒道:“用这个打,你咋那么狠?亏得孩子们还带东西来瞧你。”
  董云来说:“我打他们也是为了他们好,我毕竟是他们师父嘛。”
  老伴说:“那我也打你两下好不好,抡起辈分我还是你师姐呢。”
  卓力和贝小帅听见这话就嘿嘿的笑起来,这下气氛就变了,董云来就坡下驴道:“两个兔崽子,起来吧。”
  俩徒弟嬉皮笑脸的爬起来,先谢了师母又谢了师父,四个人坐下来又将事情讲了一遍,师母正色道:“林国斌那小子,年轻时候就不是个东西,龙生龙凤生凤,他的孩子一定不是好人,不过小帅你动手把他的鼻子打断就是你的不对了,拳头不能解决问题,打来打去哪里是个头,功夫好有啥用,遇上手枪一样完蛋。”
  卓力说:“师母您太明白了,我是做正经生意的人,小帅也是大学生,我们一方面是不想惹祸,另一方面也是看林国斌是长辈,才来求师父出面说合一下的,这事儿都有不对,我看两不找也就过去了。”
  董云来沉吟一下道:“好,这事我来和他说。”

  卓力和贝小帅对视一眼,起来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这下师母不乐意了:“刚来就走,是不是嫌师母做的饭不好吃?”
  两人没辙,只好留下陪着师父师母吃了顿饭,聊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最后开开心心离开了。
  他俩走后,师母就问董云来:“老董,你真要去找林国斌?”
  董云来说:“孩子们找上门来,那是一定要去的。”

  师母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当天晚上,董云来换了一身崭新的唐装,乘坐公共汽车来到了顶点夜总会门口,看了看这灯红酒绿霓虹闪烁的大门,摇了摇头还是走了进去。
  进门就有迎宾小姐上前接待:“先生几位?”
  董云来说:“我找林国斌。”
  迎宾小姐愣了一下,才说:“您找林总啊,请稍等。”然后用对讲机召唤来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将老人带到一间办公室坐下,被告知,林总正在开会,请稍等。

  董云来点点头,坐了下来,那是真正的站如松坐如钟,一股凛然的气势不容侵犯,不过似乎没人搭理他,办公室里来来往往都是穿黑西装戴耳麦的彪悍年轻人,肆无忌惮的互相开着粗野的玩笑,叼着烟吞云吐雾,过了一会,进来一个年龄稍长的汉子,看到老头,便问旁边人:“这人是干什么的?”
  别人都说不出,董云来起身道:“我是林国斌的师兄,来找他有事情说。”
  汉子说:“林总在县里开会,来不了,有事你和我说。”
  董云来笑了笑:“这件事,一定要亲自和林师弟说。”
  汉子愣了愣,托着下巴想了半天,忽然道:“你是华清池那边找来的?”
  董云来说:“华清池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和林国斌都是练八极拳的,你可以和他提我的名字,我叫董云来。”

  汉子说:“那就对了,如果你是为贝小帅打伤人那件事来的,林总恐怕不能见你,这事儿谁说话都不好使。”
  董云来一皱眉头:“好使不好使,让他亲自来和我说,让下面人应付,算什么待客之道。”
  空气里火药味浓了起来,一个年轻人指着董云来的鼻子骂道:“我操,老家伙你吃顶了吧你,知道这是啥地方不?顶点,不是你们武馆。”说着就要过来拉扯,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谁也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年轻人已经重重摔在地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愣了片刻才醒悟过来,纷纷从墙角拿出了橡皮棍,有人还将门反锁住了,七八个大汉虎视眈眈瞪着老人。
  老人面不改色,淡然道:“我不是来打架的,不过你们要是非要练,咱们外边去,这里施展不开。”

  领头的汉子眨了眨眼,忽然冷笑道:“到了外面,你可是施展开了,我们就遭殃了,有真本事的话,咱就在这里解决。”
  说完他就欺身上前,挥起了手中的橡皮棍,棍子还没落下去呢,老人就如同敏捷的猎豹一般近身上前,一记刚猛的铁山靠撞在汉子身上,汉子被径直撞飞到墙上,又滑倒地上,疼得他直咧嘴,指着董云来喊道:“给我上,按住他!”
  打手们一拥而上,但是这些没练过武术的人不知道八极拳的奥妙所在,那本来就是一种贴身近战的拳法,讲究打人如亲吻,全身上下,头肩肘手尾胯膝足全都能发力打人,而且极其的刚猛暴烈,老头几十年没打过人了,但一身功夫可没撂下,只听到办公室轰隆隆一阵乱响,等到服务台小姐赶过来的时候,屋里除了董云来,已经没有能动弹的人来。
  事情闹大了,林国斌终于出现,他来到门口望了望岿然不动的董云来,对手下人骂道:“别人不懂规矩你们也不懂么,这是我师兄!你们也敢和他动手?你们也配和他动手,六七年武斗的时候,我师兄一个人能打二三十个造反派,你们算个屁啊。”
  打手们伤的不算重,全都灰溜溜的爬起来走了,林国斌这才进来笑道:“师兄,小的们不认识你,别见怪,咱们师兄弟有不少年没见了吧,今天您这是?”

  董云来说:“我是为两个不成器的徒弟来的,希望能说合一下,到底都是同门师兄弟嘛,冤家宜解不宜结。”
  林国斌说:“师兄,你这话说的太对了,不管怎们说咱们是同门,可是事实呢,您的徒弟把我儿子的鼻梁都打断了,这要是报了案,起码是个轻伤,我问过律师,这种罪要判三年的,我看在您的面子上没有走法律程序,就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我不要别的,仅仅是一个说法而已,可是呢?”
  说到这里,林国斌苦笑了一下:“我儿子还在医院里,这么多工作人员又被师兄你打伤了。”
  董云来皱了皱眉头,道:“你到底要什么,说吧。”
  由于没买到票,昨天下午才从北京出发,辗转十二小时火车抵达,没补觉先去办了一些事情,刚码出来一章献给大家,下面周六和五一分别在南京上海还有签售,争取一天一更吧。
  顺便问一下,谁把徐州博库书城的橙红年代都给买光了?

  林国斌轻笑一下:“像我这种人,基本上什么都不缺了,我要的就是一个说法而已,既然师兄亲自来了,我说什么都要给个面子不是,这样吧,答应我两件事,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董云来说:“你说。”
  “第一件,让贝小帅给我儿子端茶认错。”
  “第二件。”

  “这第二件嘛。”林国斌故意顿了顿,看着董云来说道:“师兄,三十年前那一巴掌你还记得么?”
  董云来的眉毛立刻竖了起来,凛然道:“你想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