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2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袁伟是回来探亲的,他在武警机动部队服役,部队驻扎在大山沟里,没有手机,没有网络,连个女人都看不见,所以刚一回来就找了家网吧包夜,没想到竟然能遇到两位死党,真是缘分。
  “怎么,挂彩了?”袁伟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指着邓渺凡头上的纱布问道。
  “别提了,被高一的小子欺负惨了。”邓渺凡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袁伟立刻就怒了:“我草,翻了天了,当我们忠义堂没人啊。”
  他立刻行动起来,联系了一帮原来子弟中学的同学,现在这帮**多升入机械职高,每天除了打架泡妞喝酒之外就没别的事,听说老同学有事,个个兴奋无比,很快就召集了十几号能打的兄弟。
  星期一上午,邓渺凡收到短信之后,来到学校围墙边接应,袁伟带着一帮机械职高的学生翻墙进来,大家都是利索的短打,带着刀棍等家伙。
  “人在哪里?”袁伟问道。
  “篮球场边抽烟的一群人就是。”邓渺凡紧张的说。
  “行了,你回去吧,这事儿你别参与,考上一中不容易。”袁伟拍拍他的肩膀,叼着烟,带着人就过去了。

  见到一伙生面孔出现,秦傲天等人倒是一点也不紧张,反而迎了上去,两伙人在篮球场上对峙起来。
  “谁是秦傲天。”袁伟问道。
  “我是,怎么着?”秦傲天站了出来,冷眼傲视对方。
  袁伟点点头,藏在身后的铁尺亮了出来,劈头就斩过去。
  秦傲天反应还算迅速,向后一闪身,铁尺划开他的衣服,胸前赫然一个口子,傲天社团的人也不含糊,抽出身上的家伙就冲了上去,不过他们打架的本事比机械职高这帮人还是要逊一些,尤其是武警全训部队出来的袁伟,那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几个回合下来,傲天社团的人已经躺了一地。
  “少他妈装死。”袁伟朝地上的秦傲天踢了一脚,蹲下来点燃一支烟,拍拍他满是血污的脸,把烟放在他嘴里说:“小子,我叫袁伟,忠义堂的,有什么冲我来。
  秦傲天咧嘴笑了:“行,我记着这个名字了。”
  “保安来了!”有**喊一声,袁伟回头看看,几个虚张声势的中年大叔正拎着警棍赶过来,他笑笑,拍了拍秦傲天的脸:“日子长着呢,你想怎么玩,我陪你。”
  说着带着人从容撤退,依旧翻墙出去。

  这场斗殴影响极其恶劣,校方震怒,下令严查,但是傲天社团的人却坚持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校方查无实据,也不好做出处理,只好作罢。
  但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晚上大伙儿喝酒庆祝干翻了傲天社团,大家都多喝了几杯,刚从饭店出来,两辆面包车就亮着大灯冲过来,从车上跳下来十几个**打出手,这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一水的封闭式摩托头盔,棒球棍,配合默契,下手极狠,机械职高的学生再厉害也不过是学生而已,哪里打得过专业级别的打手。
  “跑!”袁伟大吼一声,从腰间拽出链子锁和他们打成一团,邓渺凡和王栋梁他们撒腿就跑,头都不敢回,只听到耳畔呼呼风声,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才停下,对望一眼,眼中尽是恐惧之色。
  “袁伟呢?”
  “不知道。”
  “回去看看。”
  袁伟很能打,链子锁呼呼生风,一个人缠住了三四个打手,见解决不了他,车上又下来一个人,腿脚略有一点跛,手里拎着一把锯短了枪筒和枪柄的猎丨枪丨,对着袁伟喝道:“你再动一下试试?”
  袁伟真就不动了,当过兵的人,知道枪的厉害,而且他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杀气。
  “跪下。”年轻人说道。
  袁伟迟疑了一下。

  年轻人笑了一下:“你是以前跟贝小帅混的吧,论辈分你还低着呢,跪下也不丢人,别逼我,我这个人凡事都不喜欢说第二遍。”
  袁伟跪了下去。
  面包车上下来一个人,胳膊上缠着绷带,嘴里叼着烟,正是秦傲天,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秦傲天一脚踹在袁伟头上,从别人手里夺过一把棒球棍,劈头盖面打过去:“操,敢动我,打不死你!”
  几分钟后,袁伟躺在血泊中不动了,年轻人点燃一支烟,递给秦傲天:“小天,差不多了可以了。”
  “***的。”秦傲天还不解气的冲袁伟踢了一脚,啐了一口,这才上车离去。

  几分钟后,邓渺凡和王栋梁跑回了现场,老远就看到一堆人围在那里看着什么,顿时两人心里就发毛了,过去一看,果然是袁伟倒在血泊中。
  “袁伟你怎么了!”邓渺凡扑上去摇晃着袁伟的身子,王栋梁也帮着掐人中,袁伟依旧一动不动,周围看客支招道:“别晃了,赶紧送医院吧。”
  两人如梦初醒,拦了一辆出租车把袁伟送到了就近的医院,可是缴费的时候却抓了瞎,身上没带那么多钱,没钱就不能救治,人命关天邓渺凡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个电话打给了他妈妈。
  “妈,我出事了,在医院,你赶快来吧,再晚就要出人命了。”
  十分钟后,邓渺凡的妈妈风风火火赶到了医院,看到并不是儿子出事才松了一口气,付了押金之后,袁伟被抬进了急救室,妈妈抓住邓渺凡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在外面惹了什么祸?”
  邓渺凡坚称是在路上看见同学被打出手相助,妈妈根本不信,立刻打电话给邓云峰,让他到医院来管教儿子。
  邓云峰正在厂里加班,接到老婆的电话后大惊失色,自从当上车间主任后他就忙着工作,很少关心孩子的学习问题,邓渺凡考上一中后,当父母的以为进了保险箱就更加放任自流了,没想到居然出了这样的问题,他赶紧骑着自行车来到医院,看到站在走廊里的儿子,二话不说劈头就是一巴掌:“你怎么回事!”

  邓渺凡还嘴硬:“又不关我的事。”
  “还骗人,你这点花花肠子还能瞒得过我,说!别等我动家伙。”说着邓云峰就摸上了腰间的皮带扣,邓渺凡小时候没少挨过皮带抽,对这个心有余悸,当即就腿软了:“别打,我说。”
  邓渺凡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气的邓云峰脖子上的青筋都绽现了,他生气不是因为傲天社团的人欺负儿子,而是因为ng子回头的儿子居然又和这些渣滓学生搞在一起。
  “他们欺负你,你不会报告老师,让学校处理?”邓云峰骂道。

  邓渺凡蹲在地上不回答,做家长的怎么能理解高中生的思维,如果什么事情都让老师和学校解决的话,以后哪还有脸面在一中上学,再说了,傲天社团的背景很深,据说连老师都怕他们,报告老师根本就没用。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邓云峰也没辙,儿子既然已经和人家扛上了,让学校知道的话搞不好一起开除,那儿子的前途可就全毁了,他在外面走来走去,连抽了好几根烟,最终还是停下来叹了一口气说:“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