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34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讨饭的叫花子,别说百年前,是几十年后,依旧存在,可能在形式发生了一点变化,好像后世的直播啦等东西,以卖丑卖萌卖骚卖贱等等行为来引人打赏,但其身份还是要饭花子,但本质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改变了方式。他们可以统称为坐街花子。
  以这些乞讨方式,给不给钱,全在于施主的心理想法,高兴了给,他们千恩万谢,要是不给,这些要饭的也不会说什么,他们会寻找下家继续讨要,无论是要饭的,还是施舍的,大家都是两厢无事。
  但还有几种要饭的,有点强迫性质了。
  有的叫花子见了人后,直接拿着钉子往脑门砸,砸的一头血,直到你看的受不了,只能乖乖掏钱。
  还有玩蛇的,拿着蛇儿在自己肩膀游来游去,想要钱的时候,在你面前把蛇儿往嘴里续,看的你恶心反胃,不得不给点钱把他打发走,这种近乎用强的要饭乞讨方式,被人称之为

  又有一种专门捣乱的叫花子,收人钱财后,便开始往商铺里搞事情,如开饭店的,他们会拿着死老鼠往你饭锅里扔,会拿着几包屎摔在大厅里,有时候还会往店里扔蛇,扔蜈蚣,往碗里扔蛆,反正是怎么恶心你,怎么弄。
  这样的叫花子一般都在当地有势力,即便是抓住了报官,关不几天还得放出来,等他们出来之后,会变本加厉的报复你。
  乞丐分为武行,坐街、行街、叫街,这种要饭形式被称为行,而带有暴力性质的叫花子,属于武行。
  武行类的叫花子,打死都不屈。
  天下三教九流,五行八作,这些坏心眼的武行叫花子是下九流的下九流,为人所不耻,也为大众看不起,连龟公都看不起这类人。
  以说的种种乞讨行为,在新国成立之后,已经不多见了,不过在新世纪后,有些要饭方式又有了死灰复燃的现象,如“告地状”“才艺表演”这种乞讨方式,也重新冒出头来,成了华夏社会发展的一类特殊现象。
  这次关云山新店开张,前面堵门闹事的三个叫花子,属于武行人,这种人心狠手黑,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以前的小孩子被打断腿要饭或者被装缸憋成畸形怪物,大都是这类人用的手段。
  看到超市门口这个光背大汉在自己头皮割了一个大口子,店门口的一群人好多都惊呼出声,有几个孩子吓得当场大哭起来。
  好多人不敢再看,都一个个走远,站在马路对面好的向超市门口观看,不过也有胆大的顾客,站在旁边饶有兴致指指点点,“吆喝,这要饭的有种啊!一看是硬茬,看这家老板怎么应付了!”
  本来拥挤不堪的门口,此时已经慢慢的冷清下来。

  关云山见对面的大汉一脸鲜血,面目狰狞,整个人犹如血染一般,顿时吃了一惊,眼角直跳,“你到底想干啥?”
  “我是想借贵方一块宝地,给我兄弟们一小片吃饭的地方!”
  对面的光背大汉,头顶着刀子,闻言龇牙咧嘴,连一口黄牙也被鲜血染红。他手指超市门口的一片停车区域,嘿嘿笑道:“关老板,我们都知道你仗义,那你再仗义一下!你这商场门口停车的地方让给我们这些要饭的吧,我们来给大家看车子,一次只要一毛钱,也一个馒头钱而已,而且还不花您的钱。”
  关云山怒道:“这是我们超市的停车场,人家买我的东西,我怎么可能收他们的看车费?他妈的,这是我的场地,你在我的场地收钱,想钱想疯了你?”
  光背大汉脸变色,大声叫道:“好好好,关老板您心硬,今天送您三条命!”
  他看向跪在门口的另外两个年轻乞丐,“你们两个过来,咱们在这里送了命,让关老板一年不安静!”
  门口的两个青年乞丐站起身来,迟迟疑疑的走到年大汉身边,“真送命啊?”
  年大汉怒道:“那还有假?反正咱们这条贱命不值钱,既然关老板看不起咱们,咱们还不如借贵方一块宝地,血染门口,也好给他们加点煞气!”
  他的短刀此时还插在头顶,这句话说完之后,伸手将短刀从头顶拔下来,向一名青年乞丐头顶切去,“你也见点红!咱们大家让关老板高兴高兴!”
  他这把刀从头顶拔下之后,头顶鲜血流的更快,鲜血从额头流下,将整张脸都染得血红,眉毛都是鲜血。
  他对面的青年乞丐,见他如此恐怖的形象,吓的身子发抖,待到刀子切到头顶时,眼睛不住翻,整个人都要瘫软在地了,但即便如此害怕,也不敢躲避。
  年人一刀下去,青年乞丐一声闷哼,片刻后鲜红的血开始流下,光背大汉如法炮制,将另一个青年乞丐的脑袋也给割破,三人都是血头血脸的站在关云山面前,死死盯着他,一语不发,令人见了一股寒意不自禁的从心底升起,胆小的根本不敢看他们的样子。

  刚从超市买了东西出来的一名妇女,一抬头看到三人的样子,忍不住一声惊呼,翻身倒地,东西撒了一地,她竟然被这三个要饭的吓晕了。
  关云山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眼看着三人头顶的血越流越多,他终于忍不住,正想开口答应他们时,关晓军走了过来,“爸,这事你别说话,让我来!”
  他抱着三个叠在一起陶制和面盆走到三个乞丐面前,将三只面盆一一放在三个乞丐面前,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旁边,手指地的三个陶盆,嘿嘿冷笑:“不是要东西么?现在你们一个人一个盆,只要身的血把这三盆灌满,你们要什么,我给什么!”
  他扫视三个血头血脸的乞丐,“来吧,别客气!要么血满盆,要么打断腿!”

  看到关晓军摆出三个瓦盆来,对面的光背大汉瞳孔微缩,脸微微变色,“小子,你什么意思?”
  关晓军坐在椅子,翘着二郎腿,一脸戏谑的看着面前一脸血的年汉子,“什么意思?你出题目了,那我接着。既然你走老一套江湖手法,那咱们按江湖规矩来!”
  他手指面前的瓦盆,“来吧哥们,有种没种看这一次了!”
  日期:2019-02-09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