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27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十年代,在云泽地区,一块钱可以买五个吊炉烧饼,可以买十二个水煎包。一块五毛钱,可以喝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羊肉汤,一个人出门在外,光吃饭的话,三块钱差不多了。

  庞山此时张口要一百块钱的烧饼,把打烧饼的人喜得不行,见他把钱都给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于是卯足了劲,将一袋子面全都用完了,才打出了五百多个烧饼,多出来的算是赠品。
  庞山看到这小山样的一堆烧饼,顿时懵逼了。
  他没想到一百块钱的购买力竟然有这么大,一大簸箩烧饼他根本拿不了,打烧饼的也好心,在他报出了庞海的名号后,直接借给他一辆板车,这些烧饼可以用板车拉着去庞家庄,到时候再把车子送回去行。
  这烧饼买多了,又没法退,当时想要打烧饼的给他送去,但人家有事情,没空送。
  庞山虽有家资,但他是节约惯了的,他早年挨过饿,因此对食物极为重视,根本舍不得扔,于是他只好自己拉着车往庞家庄走。
  但他忘了一件事,他年轻的时候,从集市步行回庞家庄根本不算是一回事,但如今年迈,体力不支,又兼路面崎岖不平,这板车拉着拉着拉不动了。
  这个时候的平板车,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地排车,平常青年人推车或者拉车都还算是轻快,农村的老年人拉着也不算事儿,可是庞山养尊处优了好多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干过体力活了,他七十来岁的人,能有多大力气?大热天的拉着车子走了一阵子,便已经受不了了,后来在路心烦意乱之下,直接将车子送人了,烧饼也不要了。
  这件事被本地人当成笑话,说了很多年,关晓军一开始也是从这个笑话知道庞山这个人的。
  这老头回到老家后,往云泽地区投资了不少钱,准备搞工厂办实业,但最后全都失败了,后来开了刨花板厂子,算是挣了点钱。本来如果这厂子一直开下去的话,前途肯定光明,但是他后来不知抽什么风,估计被人撺掇,将刨花板厂卖掉后,在云泽市区的西面买了几千亩地来种树。
  这在当时的人看来,简直是莫名其妙,后来关晓军从关云山嘴里才知道,原来当时有人告诉庞山,云泽市要往西面大开发,所以庞山才在西面买了这么多的地,而且一买是七十年,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要等开发的时候,搞点补偿款。

  可是谁知道云泽市开发是开发了,开发的不是西面,而是直接往东开发了,日后修建火车站,搞高速公路,全都是在城市的东面搞,西面一直到三十年后,还是保持了原貌,一点都没动。
  庞山一等不开发,二等不开发,等了好几年后,知道自己是被人骗了,当时伤心之下,从老家装了一瓶土返回了宝岛,此后再也没有来云泽。
  倒是庞山的儿子庞世猛后来在云泽地区盘了一家厂子,很是挣了一笔钱,但后来把厂子又转手卖掉,也返回了宝岛,此后他们一家人与关云山家里再没有交集。
  今天看到面前这个老人是庞山,又见他如今狼狈的样子,关晓军顿时想起了关于他的一些事情。
  他只听说过庞山的名字,还从来没有见过他,此时仔细看去,只见他四方脸,狮子鼻,身材发福,气管好像不太好,喘气声离这老远能听得到。
  关宏达与庞山见面后,两人都激动不已,互相握着对方的手,好长时间都不松开。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关宏达看着面前的庞山,笑道:“这么多年,也没你的信儿,连海哥都以为你不在了呢!”
  庞山大声道:“我写了啊!我每年都往老家写信,可是一直都等不到回信,我还以为大家都不在了呢!知道个月,我才收到我大哥的回信,我才知道,原来大哥大嫂都还健在!”

  “我哥哥竟然还活着,那我说啥也得来一趟看看他,看看大嫂,孩子们说准备好了再来,我等不及啊,我说什么也得赶到大哥过寿才行,还有啊……”
  他说到这里,眼泪止不住流下,“我都多少年没有给我爹娘扫过墓了!”
  老人的思乡之情溢于言表。
  关宏达道:“回来好,回来好!今天大哥过寿,你一来,啥都强!”
  两人握着手说了好一阵子,车的众人都见过之后,关宏达瞥了一眼旁边的地排车,好道:“你怎么拉着这么一辆车啊?哎呦,还这么一车烧饼!这是怎么回事?”
  庞山一脸尴尬,“别提了!多少年不回家,这一回家闹出了笑话!”
  他手指地排车的烧饼,将买烧饼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关宏达,“咱们国家现在钱这么经花啊?在岛,一百块买不了多少东西!”
  关宏达哈哈大笑,“买一百块钱的烧饼?这得买多少啊?卖烧饼的这人也不行,不知道帮你送过来?回头我找他说理去!”
  庞山摆手道:“好啦,没事啦,这主要是怨我糊涂了!”
  关宏达越想越好笑,道:“咱们走,让孩子把车子抬到拖拉机去,这些烧饼嘛,拉到庞庄行,今天贺寿的人不会少,正好给大家吃!”
  庞海今年已经八十岁了,眉毛胡子都白了,昔日的威风煞气,早被时光磨平。
  虽然平时里的脾气依旧火爆,但毕竟是接受了三十多年劳动改造的人,在行事方法早与昔日的那个意气风发嚣张跋扈的庞海不一样了。
  他现在每天早六点半都要准时起来,出去跑步锻炼身体,然后必须干点什么活,心里才能踏实下来,两只手若是闲下来,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这是他常年在监狱里留下的生活痕迹,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之,在他刚刚回家的那几天,听不见哨子声撒尿拉屎都困难。他在监狱里的做的是编框子篮子等东西,在家里实在闲的发慌时,把这手艺拾了起来,买了藤条,没事儿编框子,篮子,还有做竹耙子等工具,做好后送人,也不卖钱。
  他在当初收了不少徒弟,出狱后很多徒子徒孙都来探望他,没人都会孝敬他点生活费,最基本的生活而言,他是不缺吃喝的,甚至大多数人都生活的要好很多。
  今天他八十大寿,徒子徒孙们特意请来了戏班子来村子里搭台子唱戏,为他祝寿,吹吹打打的响声传遍了整个庞家村。

  “老二还活着啊,他还说他要回来!”
  坐在卧室里,庞海看向关宏巧,“他还说要为我祝寿呢,咋还没来啊?”
  关宏巧道:“人家在宝岛,还要坐飞机,还要坐火车,到最后还要坐汽车,哪能说来来?再说了,山也不小了,现在也七十来岁了,肯定走不快!”
  夫妻俩如今已经和好了,关宏巧虽然对庞海恼恨异常,但毕竟是夫妻连心,嘴发狠,说要把庞海赶出家门,可见他如今白发苍苍的样子,怎能狠下心来?最后还是让庞海回了家。
  他们在前段时间收到了庞山的来信,通过两回信之后,庞山便在最近的一封信说要赶回老家为大哥祝寿。

  庞海在家里都等了庞山半个月都,现在都到了自己的生日了,还不见庞山的消息,心很为自己的弟弟担心,生怕他在路出了什么事情。
  庞海正在屋里与关宏巧说话,听见大儿子庞世龙走进了屋里,“爸,我舅舅他们来啦,我二叔也跟着他们过来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