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26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能赚多少钱?他觉得还没有自己家的砖窑厂靠谱。
  反正大家都不看好关云山搞的这个超级市场,除了关晓军。
  周末。
  关宏达一家人坐在关云山吉普车,沿着大路向云泽市西北方向走去。
  今天是关宏达的姐夫庞海的八十岁的生日,他们一家人今天是专门为庞海贺寿去。
  庞海现在已经从监狱里出来三四年了,当初他到家后,家里两个儿子一个闺女都不理会他,关晓军的姑奶奶关红巧拿着棍子要把他打出家门,最后还是邻居劝阻,才把他放回了家。
  庞海不在家的这三十多年,关宏巧一人拉扯家里三个孩子,当真是困苦不堪。
  当初庞海在的时候威风八面,照顾过全村人,后来开始斗地主的时候,村民感激庞海的恩情,倒是没有对关宏巧母子们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也没谁欺负她们。
  但人祸没有,天灾却是不断,六十年代初,国大饥荒,整个云泽地区,饿死了不少人,关宏巧实在没办法,把三个孩子的大儿子送到关宏达家里住,二儿子留在自己身边喂养。

  她是裹小脚的妇女,干不了重活,农活都难以做好。
  当时关宏达家里也穷的厉害,但是姐姐家连一个劳力都没有,他虽然困难,也还是把自己的外甥安置在家里悉心照料。
  庞海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庞世龙,二儿子叫庞世虎,女儿叫庞世华。
  庞世龙关云山大个十来岁,他在关宏达家里住着的时候,关云山还没有出生呢。庞世虎与庞世华也关云山大不少。

  老大庞世龙在关帝庙一直住到十七岁后,才回到庞家庄的家里。
  可以说,关宏达虽然是庞世龙的舅舅,实则是半个父亲,若是没有关宏达收留,庞世龙早被饿死了。
  庞世龙结婚的时候,没钱盖房子,还是关宏达做主,直接从大队的砖窑厂里拉出三万块砖,送到了庞家庄。那时候的砖窑厂还是大队的,尚未被关宏达盘下来,关宏达在当时做出这种举动,实则是担任了极大的风险。
  若是有人告发的话,关宏达少不了要吃一番大苦头,好在关宏达人缘好,这件事竟然被他压了下来,一直到前两年才将这五千块钱的砖钱还给了大队。
  这一番恩情,庞世龙终生不忘,一直铭记在心。

  后来关宏达去世后,庞世龙每到过年,都去关晓军家里给关晓军的奶奶王欣凤磕头请安,一直到了七十多岁,拄着拐杖也要给舅母磕头。
  庞海从牢狱里出来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关宏达家里,非要给关宏达磕头感谢,拦都拦不住。
  只有经历过饥荒的人,才知道当初关宏达收留自己外甥时是多么不容易。
  庞海知道,所以他才会对关宏达磕头致谢。
  现在庞海八十大寿,在农村来说,八十寿诞非常重要,所以叫大寿。
  关宏达非常重视,便率领一家老小去为他贺寿。而关帝庙村的一些老人知道后,也都自发的要去表示一下。
  现在关云山的吉普车后面还跟着一辆吉普车与一辆五菱拖拉机,开吉普车的是关山虎,里面拉着的是关云山的干爹孔连顺还有几个老爷子,后面开拖拉机的是关云堂,这辆车子是关云山送给他的。
  关云堂是关云山的堂兄,关云山还不是脾气,最喜惹是生非,但与关云山关系非常好,后来关云山这拖拉机用不着了,送给了关云堂,连村支书的位置也让给了他。
  关云堂为人义气当先,虽然脾气不好,但为人热情,心地不坏,又有关宏达暗指点,这个村支书倒是当的有模有样。
  现在他开着的五菱拖拉机的车斗子里,坐了十几个老人,这些老人都是在当年受过庞海恩情的人,此时得知他的八十寿诞,便要与关云山一家人一起去贺寿。
  关云山本来想将自己的吉普车让这些老人坐,但被他们拒绝,现在大热天的,在吉普车里也不凉快,还不如在拖拉机车斗子里吹风呢。
  拖拉机车斗子被众人支起了一个用化肥袋子缝制的顶棚,用来遮挡阳光。车的老人,坐在车斗子里,手拿蒲扇侃侃而谈,倒也快活。

  庞家庄在云泽市的西北角,距离云泽市区有五六里地,但是距离关帝庙村差不多要四十多里地了。
  关云山这辆车在头里走,正开着呢,见前面有一个拉着板车的人站在路间不住挥手,示意车子停下来。
  关晓军正坐在副驾驶,见到面前这人,不由得大为好,此人一身西服领带,脚下大头皮鞋,一头白发,乃是一个穿着体面的老人。
  这老人这一身装束,是放到三十年后也不过时,一看是一个成功人士,在这个年代更是不可多见,连市长也没有他穿的这么体面。

  可这么一个老人,此时却拉着一辆板车走在了路央,怎么看怎么不协调,画风极为不对。
  别说关晓军好,是关云山也感到有趣,见这老人招手拦车,他便将车子停了下来,脑袋从车窗探了出去,“大爷,你这是怎么回事?”
  拉板车的老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一脸的懊恼之色,“哎呀,别提了!这个倒霉哦!”
  他将板车停靠到路边,向关云山的车子走来,“你是要去庞庄吗?能不能捎我一下?”

  关云山一脸为难,“大爷,我捎着你没问题,你的车子我可没办法拉着走。”
  “车子不要了!”
  这老人虽然一口云泽地区的方言,但却夹杂着一股子浓浓的港台腔,“倒霉哦,没想到回一趟家,搞成了这个样子!”
  坐在车里的关宏达打开车门走出,看向这个西装革履的老人,越看越面熟,试探着喊道:“山?”
  对面的老人身子一震,惊讶的看向关宏达,“欧呦,你是谁?你认识我?”
  关宏达大喜,高声道:“山,你还没死?你这是啥时候回来的?”
  对面的老人一脸的疑惑,瞪圆了眼睛,仔细的看着关宏达的面容,从脑海里不住搜寻昔日熟悉的人物,忽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指向关宏达,嘴皮子直哆嗦,“宏达!你是关宏达!你也活着呐?”
  他大叫起来,老泪纵横,“是,我是庞山,我回来啦!”
  庞山,庞海的亲弟弟,解放前是国党的一名军官,后来跟随国党逃到了南方宝岛,在那里成家立业。后来因为老婆有点关系,退役后,便开始做起了橡胶生意,做的较成功,虽然不宝岛的大富豪,但身家也是不菲。

  他在宝岛想大陆想的不得了,但又不敢返回,直到九十年代才鼓起勇气来大陆探亲。
  此人回大陆之后,闹了一个笑话。
  他回家探望自己哥哥庞海的时候,在附近的集市看到买吊炉烧饼的时候,勾起了童年的记忆,便想着买点烧饼拿到自己哥哥家里去。
  打烧饼的人问他买多少,这庞山在宝岛生活习惯了,随口说道:“买一百块钱的!”
  一百块台币在宝岛的购买力不是很大,买东西其实买不多少,可这一百块人民币,在九十年代初,那可是不小的钱了,购买力极为可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