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6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维庆是个中年人,以前也是做过乡镇长的,自然圆滑世故。听马文生说这个是准备发到县报上的稿件,贾维庆认真地看完了,又提笔将王谨的讲话移到开篇处。一篇官样文章终于定形,却是《县委书记王谨同志强调,今年的水利兴修,要高规格,高标准地真抓实干,一劳永逸地杜绝水患之忧》。
  改好了稿子,贾维庆递给了马文生,笑道:“文生啊,你看看?”
  马文生适时地拍马道;“贾部长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啊。这样一改,这个文章的档次至少上升了几个高度。”
  贾维庆听到马文生这么一说,对马文生倒真是刮目相看了。“好,不错,文生真不错,有前途。这个稿子,我可留下了。”
  贾维庆说着,在稿件后面写上马文生的名字,又给部里的外宣科科长打了电话,让他立即将稿子传真到大朗日报,“问问主编,能不能明天见报?”
  宣传科长拿着稿子看了一遍,立即走了出去。等他再进来,便是满眼笑意,“部长,那边同意明天见报。发头版,底栏。”
  贾维庆也高兴了,站起来拍了拍马文生的肩膀,“文生,你这回算是立了功啦。我们部里,也要给你记一笔。”原来外宣文章,最后宣传部都要归口。
  马文生能在大朗日报上发个头版,光是文章奖励也有五百块。

  马文生回到办公室里,他将自己的手机调到静音状态。
  下午王谨的手机响了几次,都是乡镇长书记们的来电,都被马文生以王书记在开会为由挡了驾。
  马文生在这个时候,已经明白王谨至少有两部手机,一部是专门用来接下属电话的,另一部则应该是接上级电话的。不然他不可能将手机丢给自己,就不管不问了。
  快到下班时间,马文生接到一个电话,正是王谨自己打过来的。“文生,明天早上八点和小戴一道来接我。我住在迎宾宾馆里。房号是8808。”

  马文生连声说是。
  “你见到刘富贵了吗?他喝多了吧?”王谨随意地问道。
  马文生心头一凛。原来王谨知道刘富贵迟迟不去城关镇水利兴修现场的原因。他是个精明人,有意不点破而已。
  马文生一边应着说是,一边心道自己以后可要小心谨慎。
  王谨的心思缜密的程度,达到了令他吃惊的程度。
  到了下班时间,那边翟青锋迈了进来,看了一眼王谨办公室里间的门是关着的,便提着包走了。
  那边秘书科的陈秋洋也过来了,瞟了一眼王谨的办公室里间门,然后向马文生说道:“晚上有安排吗?我们一道出去吃个饭?”
  马文生正要答应,想想却说:“不,不用了。”

  他怕陆艳梅晚上再来找自己,如果自己那里是铁将军把门,会让她怏怏不乐。
  陈秋洋见他不肯,也不勉强,笑了笑就走了。他觉得马文生虽然能跟在王谨后面,也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
  县委书记秘书,晚上竟然没有饭局,这真是太搞笑了。
  等马文生出了门,发现大部分办公室的门都关了。他正想去陆艳梅那里看一看,可是想到她的告诫,便生生地止住了脚步。
  恰在此时,陆艳梅来了短信,“文生,好好工作。”这个话的意思,让马文生想了很久,这才作出了他的判断。看来今晚陆艳梅是不会再到他这儿来了。

  马文生出了楼,一辆黑色的车悄无声息地驶到他的身边,跟着车窗摇下,露出一张靓丽的脸来,她向马文生笑道:“马科长,等到你可真不容易呀。走,我们去吃饭。”
  马文生一看,原来是城关镇的那位少丨妇丨镇长王明芳。
  她坐在驾驶室里,身体斜着,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向马文生说道:“马科,看在我一个镇长来为你开车的份上,晚上赏个脸吧,我请你吃饭。”
  马文生听到她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想拒绝也是不可能了,于是便上了车,一边关着车门一边问道:“王镇长,太高档的地方我可不敢去。”
  王明芳露齿一笑,“不会的,人不多,高档的地方不去,就找个清雅的地方就成了。”她说着,将车发动了,径直朝着大朗市而去。
  马文生见她不一会儿就驶离了县城,有些急了,“王镇长,这是要去市区呀?不行,太远了。”
  王明芳摇了摇头,“不会去市区的。你放心,就在前面。”她说着,果然将方向盘朝左一打,便驶进了一条小径。
  那小径也不过两车道宽,却是水泥路面,再往里去了一会儿,便是一个农家院落,正门上有个匾额,上面写的却是“农家风情土菜馆”,两边还有灯箱,一个写着“正宗土鸡”,一边写着“退蛋”。

  “退蛋是什么呀?”马文生有些好奇。这样的地方,相信菜肴的价格不高,也是他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要是接受了王明芳的大吃大喝,传到了王谨的耳朵里,十有**会引发不高兴。那就得不偿失了。
  王明芳停了车,却没有急着下车,而是轻轻地说道:“这个退蛋呀,可真是好东西。”
  马文生猜道:“得,我明白了。退蛋就是母鸡抱窝没孕育小鸡仔出来的蛋吧?我们老家也有。”
  王明芳哟了一声道:“没想到马科也懂行啊。对对,就是这个。”她说着,风风火火地下了车,走在前面引着路。
  这个农家饭馆的生意看来并不咋样,马文生跟着王明芳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装修倒是挺不错的,大堂里古色古香,外观看起来像是农家宅院,可是那都是些高仿,所有的装潢材料材质可是很高档。
  马文生四下扫视了一圈,然后说道:“这里没有什么客人嘛。”
  王明芳只是笑,也不答话,等服务生引着他们来到后院,再往前走了数十步,外面便是一个竹林,竹林旁有一排雅舍。
  “真是别有洞天呀,”马文生叹道,“食不可无鱼,居不可无竹,这样的意境,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
  等二人走进了一个雅舍,王明芳将身上的大衣一旋,便露出粉红色的线衫。
  她殷勤地过来,要替马文生解下西装。

  马文生忙不迭地答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他刚解开西装的扣子,就有些为难了。因为他里面穿的,还是几年前买的羊毛衫。那羊毛衫衣袖袖口都炸口了。
  “算了,里面也不热,”王明芳眼睛何等毒辣,她一句话就化解了马文生的尴尬,跟着她将空调的遥控器握在手里,摁了一个24度,保持屋子里温暖就成了。
  “王镇长,难道就我们两个吗?”马文生迟迟不见有其他人进来,有些疑惑地问道。
  王明芳认真地看着马文生,“马科,说起来不怕你笑话我。今天我挨了王书记一顿批,我哪里还有心思请其他人呢?就想和你聊聊天,这个面子,你今天无论如何也得给我。”
  日期:2018-11-11 10: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