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6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谨说了声走吧,跟着就上了车。他也没再让马文生做那些花拳绣腿似的文章了,而是向马文生招了招手,“去把王镇长叫到我的车里来。”

  王谨的话音一落,那边马文生就去叫王明芳。
  看到金明亮有些委屈的眼神,马文生轻声说道:“金书记,王镇长从工地上来,王书记对兴修进度很着急。”
  他这么一解释,金明亮就解决了心头疑惑。他也钻进了自己的车里,这回他抢在翟青锋前面带路。
  王明芳对于马文生,自然多看了好几眼。
  这个人是王谨秘书,他的身份是勿庸置疑的了。以后和他走近点,就能掌握王谨的动态。
  王明芳一个女性,能做到镇长的位置,离不开纪委书记曹文雪的提拔。可是她知道,要想再进步,没有王谨的支持,她是走不远的。

  津县的名称由来,来自于津河。
  津河在外围将津县全县走了一圈。这河是大江的支流,每年到了汛期,防洪任务格外严重。
  历史上津县圩堤决过十多次口,每一次都给当地百姓带来深重的灾难。
  最近的一次,正是发生在王谨的前任手里。前任因此被勒令提前退休,腾出了位置让给了王谨。
  所以王谨对于圩堤一事,看得格外得紧。他将刘富贵由腾龙镇书记调回到县里任水利局长,也正是因为这个。
  城关镇的河堤长约四公里,呈一个扇形,城关镇就在扇子里面。车到了河堤上,王谨看到每隔一段距离都插了各色的旗帜,另外还有数十条绸幅标语,写的都是“大干快上,誓将冬修胜利抓到底”“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河床上则是上千民工在那里挑土,看得王谨大皱眉头。
  “王镇长,津河水位历史最高点是多少?”王谨下了车,向王明芳问道。

  王明芳答道:“30多米。”
  “30几?”王谨有些不高兴了,他指着河堤说道:“冬修工作,县里的动员会召开已有十天。这十天,就是这样的进度?你修来修去,不过还是一条小埂。能防多大的水?你准备防多大的水?我的镇长,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呀。我们的群众,懂得多,你可以向这里的土专家请教。我的意见,要把津县今年的水利兴修工作,做到历史上最好,要能防百年一遇的洪水,这才叫够。河堤底部,要用石头加固,用水泥砌上来。你作为指挥长,要做好预算,城关镇是全县首屈一指的大镇,要把这项工作,做成全县的亮点。我们要在这里,开全县的现场会,你明白了吗?我的同志。”

  王明芳面红耳赤,她不停地点着头。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王谨叫进车里,
  原来王谨是因为她是城关镇水利兴修的指挥长。对于兴修水利有着直接的责任。
  农加国等人也站在一旁听着,农加国对于水利兴修这一块懂得也不多。他毕竟是省委办公厅下来的,原来从事的主要是文字工作。对于王谨这样的意见,他是拿不出来的。
  王谨又走了一段,顿时觉得兴味索然,他转向马文生说道:“你马上给刘富贵打电话,陆部长上午去宣布任命,他也应该到任了,让他也到这里来。”
  马文生不敢怠慢,立即给刘富贵打了电话。
  刘富贵刚由腾龙镇到了县城,中午腾龙镇为他摆了欢送宴,他喝了不少,脑子里正晕乎着呢。
  听说王谨让他马上到城关镇的冬修现场,他吓了一跳。
  刘富贵撒谎道:“我这就赶来。”他的意思,他还在腾龙镇。
  马文生听着他说话都不利索,肯定是喝了不少。于是向王谨汇报道:“王书记,他正在赶往县城的路上。”
  王谨挥了挥手道:“文生,你留在这里等他。他来了,你把我的意见传达给他。冬修,要有更高的着眼点。”

  王谨说着,就上了自己的车,跟着小戴就发动了车,一溜烟地离开了。
  农加国等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这才各自上车走了。
  金明亮知道这回他是拍马屁不着,拍到马腿上了,自然胆战心惊,见到留下来的人只有马文生一个,忙不迭地赶过来说文生,我的好兄弟,帮帮哥一把。
  “王书记开水利兴修动员会的时候,就说得笼统,高规格地兴修水利。高到什么程度,他可是没有说,”金明亮恳切地向马文生说道,“你在王书记身边,总比我们清楚,介绍一下吧。”
  王明芳也是一脸期待地看着马文生。马文生想了想,便问道:“既然王书记说高规格,说能防得住百年一遇的洪水,那金书记和王镇长得先查一查,那些年洪峰最高位是多少?”
  金明亮点点头道:“我们镇上也有水利会,这个能查到。用石头垒起来,用水泥粉刷,这个费用,可是有些多呀。”

  王明芳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说钱的事儿了,便插话道:“金书记,就按王书记的要求来做。我们回去先开个会商量一下,看看年底能动用的资金有多少?”
  马文生这个时候脑子里忽然来了个主意,他笑道:“这个我倒是可以给你们出个主意。腾龙镇那边有个采石厂,石矿是不用愁的,派车去拉就成了。我来联系一下看看。”
  金明亮听到这话,眼前一亮,连声说好。
  龙江海接到马文生的电话,说是这边要石矿,也来了劲头,“石头的事儿简单,就是费用也不高,水泥我也可以弄来,城关镇可以用镇财政的名义向我这边暂欠也是可以的。谢谢你呀,文生兄弟,以前都是哥哥的不是,以后我们就是亲兄弟了。”
  王明芳听到马文生的这个消息,激动地抓住了马文生的手道:“谢谢你,马科长。你可真是我们的福音啊。走,我们城关镇今晚请你吃顿好的。”她这么说着,跟着那肥嘟嘟的手就拍在马文生的肩膀上。

  马文生心道这个女人还真是豪爽呢。他笑了笑道:“我们还是等刘局长来了再说吧。”
  刘富贵却是迟迟不到,马文生又给他打了个电话,听说王谨走了,刘富贵这才赶到了。他还是一脸的醉态,眼睛都眯成了缝。
  马文生见到今天是什么事也谈不成了,便站了一会儿,就要离开。
  金明亮和王明芳怎么挽留,也留不住。金明亮便让自己的车将马文生先送到了县委那边。
  回到了县委大院里,王谨却不在办公室里。马文生便将王谨今天的视察写成了一个短讯,跟着他觉得不妥,又将短讯加长了些。可是读起来还是干巴巴的没内容。马文生便跑出去找陈源。

  “陈主任,您这里有津县的县志吗?”津县有过发洪水的历史,那么县志上肯定是有记载。
  陈源推了推眼镜,说了声有,“这个东西,你也有看的兴趣?”他问着,站起身来将背后的橱子拉开,取了一本线装书递到了马文生的手里。
  马文生道了谢,就抱着县志来到了王谨办公室的外间坐下了。县志里果然有津县发洪水的记载,他一一地将关键点抄录下来,跟着又上网查了查其他地方兴修水利的方式,等他将王谨的讲话穿插到津县的水利兴修沿革之中,已是洋洋洒洒的一大篇文章了。
  做好了文章,马文生又将稿件送到了宣传部长贾维庆那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