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6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只叫可惜,忙走过来拾起。
  他这一过来,就分明闻到了她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儿。
  “好香,”马文生轻声说道。
  郑艳梅的脸更红了,她垂着头,那脖子处雪白一片。发茬处青丝屡屡,那发根都是分明。
  郑艳梅身体一颤,她害怕马文生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可是马文生已迅速地站直了身子。他生怕她生气,那样就不好了。
  “你好大的胆子,”她故意绷着脸说道。
  马文生有些怯了,郑艳梅心里又是一软,“你呀,人家正忙着呢,你可倒好,乘机会揩油。”
  郑艳梅这么一说,马文生只觉得心里一荡。他大着胆子去凑了过去,这一回,他倒是蹲下了身子。
  郑艳梅正在埋头摘菜,见到他蹲下来,只是微微一笑。
  马文生便凑过去,一下子扳住了她的脖子,就要凑过去。
  郑艳梅手里抓着菜,可谓手忙脚乱,但她没再故意吓唬马文生。
  因为这个男人,已在不知不觉间拨动了她的心弦。可以说,她的生命之门已为他开启。

  此时的郑艳梅,既然能到这里来,对于马文生的小动作,自然也是不会拒绝的。
  俩人分开后,郑艳梅轻声说道:“文生,到了县里来工作,我们能相处的时间就多了。可得小心些。”她这么说着,自然指的意思就是他们在偷。虽然他们还没有迈到那一步,可是按这个情形下去,还会远吗?
  这样一想,郑艳梅更是眼柔如水。
  马文生还想进一步动作,已被她撵走了。“快去做饭。”她轻笑道。
  这一晚马文生将她带来的菜全部做了,一盘一盘地端到桌子上来,就和郑艳梅坐在了一起吃着。
  外面的门已经关上了,这条路上的住户不多,而且很是稀散。

  因此,郑艳梅也不用担心会被别人发觉她到了这里。
  俩人一边吃着饭,一边聊着天。通过郑艳梅的叙述,马文生对目前县里的政治环境有了些了解。
  县长农加国是省委办公厅下来的挂职干部,他迫切地想出政绩。可是津县是个穷县,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企业。所以农加国拼命折腾的,就是农业。他甚至对于目前流行的招商引资也没有太多的兴趣。
  因为津县交通不便,劳动力以外出务工为主。就算外资进来,也很难生根。
  书记王谨原本是市里供销社主任,下到津县来,市委书记陆青水对王谨的期待很高。可是因为搭班子的是农加国。农加国做事有些独断专行惯了的,这让懂得津县情况的王谨竟然放不开手脚。
  “王书记想做事,也能做事。可是手脚被束缚住了。他到这里来,也先后用了几个秘书,最后不是因为和县政府那边暗通款曲,就是不对他的胃口,最后都被他撵走了。你来了,可要小心点,”郑艳梅对于马文生,说得自然就多了。她喜欢上这个男人,自然希望他能有一个更高的起点。
  腾龙镇她去过,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那样的环境,不适合马文生。
  马文生频频点头,跟着又主动地问起了翟青锋。“翟主任怎么样?和王书记贴心吗?”
  郑艳梅想了想,答道:“这个人的城府很深,据说前任书记在这里,他就是县委办主任了。也不见他升迁。目前县里的风向不定,干部们都很敏感,还很难说谁是谁的人。”
  马文生原本想着到了县里,做了王谨的秘书,就是小首长似的,只要服侍好王谨,就没有什么太多的事了。听到这些,他不禁有些心里打鼓。
  原来津县的县委和县政府班子,和腾龙镇的丨党丨委政府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都是二老爷不理大老爷。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官场上讲求的是隐,忍。圆滑世故不是好词,却不失为处世之道。你在书记秘书职位上,说难也难,说易也易。说易,就是只跟定一个人就成了;说难,难就难在要了解王书记自己究竟想做什么。他现在最想做的,估计就是找个契机,一举改变他在津县无太大作为的面貌。如果你能这方面下功夫,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前途了,”郑艳梅耐心地教诲着马文生。
  这一番教诲,实际上是让马文生少走了很多弯路。可以说,他还没有进入县委办,就先学会了该做些什么。
  郑艳梅说过了,马文生便开始收拾碗筷。俩人不知不觉间,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
  郑艳梅捂了捂肚子,浅笑道:“我吃得好饱。文生,你真会弄。”
  马文生听她说得动人,脸上窃窃一笑。

  这一笑,让郑艳梅产生了联想,她脸色一红地轻启朱唇道:“你什么都乱想。”
  马文生忙不迭地答道:“我可真没乱想。”他一边解释着,一边笑得更是灿烂。
  郑艳梅终于憋不住羞了,嗔道:“你再笑我就回去了。”
  马文生慌了神了,他连连摆手说不笑了,真的不笑了。
  郑艳梅见他收住了笑,便走过来,说道:“我来洗碗。”
  马文生哪里会让她洗碗呢,迅速地将碗筷洗净了,跟着又烧了壶开水,可是怎么也找不着茶叶。这个东西,那二位老兄可是没有替他准备的。
  “文生,你是哪里人呀?怎么没有见过你的父母呢?”郑艳梅把话题转到了马文生的家人身上。只有这样,才能暂时让她避免尴尬。
  “我是朗东陈县人,父母都是农民。我在朗西省上的大学,毕业后正逢着津县招考公务员,于是报了名,没想到被分到了腾龙镇,”马文生提到了当初的心酸事儿,也是百感交集。他明明报考的是津县政府办,结果考上了,却成了腾龙镇政府的干部。腾龙镇更绝,把他弄到了西郭村,还专门设了一个办公室主任位置给他。
  郑艳梅是从省里下来,她当然知道公务员考试的安排。问清了马文生报名的年份,她便思忖起来。
  她是津县的组织部长。她的前任,贾全才,现在是人大常委会主任。
  副部长朱更生,兼着人事局长,估计马文生的分配事宜,是朱更生一手操作的。

  “文生,对于县里的人事,我接触过一段时间,知道的比你多。你以后对人,都要留个心眼儿,千万不能误中了别人的圈套,不清楚的,不知道的事,都要走一步看一步,也可以问问我,我们也要警惕些,不能被人抓到了什么,或者觉察到了什么,”郑艳梅说到这里,又告诉马文生,要把县里重要部门的领导的手机号码记在脑子里。
  “王谨做事很细致,一点点不到的地方,他都会不高兴。而这种不高兴,他可能还不会立即说出来,”郑艳梅对于马文生,真是悉心地教导,生怕他遇到了挫折。
  马文生一一地记在心里。记电话号码这样的事,他在腾龙镇就做过,也不太难。
  领导的手机号一般都是电信部门特别安排的,都有着规律。
  夜深了,郑艳梅这才悄悄离开。
  马文生有心想留她住一夜,可是最终还是没敢。
  第二天一早,马文生这才从床上爬起来,随便洗漱了,便上了街,买了些早点吃了。
  等他赶到县委大楼里,秘书科里除了扫地的老顾,一个人影儿也不见。
  老顾这个人反应快,见到马文生,他先是向马文生笑了笑,跟着问道:“上班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