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5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金发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你说什么呢?放尊重些。”

  桃红见到好不容易平息的事态又一次被挑起,她哪里能让事态继续发展呢,便缠在三哥的胳膊上,拖着他走,“三哥,三哥,我陪你去喝点酒,等杨兰姐来了,让她来陪你,好不好?哦?”
  三哥将桃红推了个趔趄,“走开。”
  他说着,抡起掌来,一掌就打在李金发的脸上。
  李金发气爆了,抢过一张凳子,就朝着三哥的头上砸了过去。
  那边几个马仔一冲而上,将李金发手中的凳子抢了,对着李金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许彩风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主,可是他不能让李金发就这样吃了哑巴亏吧,一边劝阻,一边说要报警。
  “报警?好啊,弟兄们,不要打了,就守在这里,等丨警丨察来,告诉丨警丨察们是我们打的。看看丨警丨察怎么说,哈哈,”三哥狂妄地笑了起来。
  许彩风掏出了手机,拨打了110,报了警。那边想了想,又给马文生发了一条短信,“文生,在市里的公丨安丨口子有熟人不?我们在文达歌舞厅出了事。”
  马文生此时正和杨兰在一起。他给许彩风打过电话之后不久,杨兰就来了。她穿着一袭白色小袄,下面是条蓝色的牛仔裤,这让她看起来腰身婀娜,双腿修长。
  “文生,吃了吗?我给你煲了汤,”杨兰看着他浅浅地笑道。

  马文生看到杨兰,心头不由得一阵愧疚。自己才和陈景蕊分开没多久呢。
  跟着他又恢复过来,答道:“兰姐,我吃过了。”他接过杨兰手中的保温桶,“这个汤,我留着明天吃。”
  杨兰站在他的跟着,柔声问道:“你好些了吗?头痛吗?”
  马文生当然头痛。不过他头痛的,不是受伤导致的,而是他究竟将如何面对杨兰。

  杨兰似乎察觉到他的不安,又说道;“我这几天没来,是因为文达歌舞厅开起来了。就在附近的街上,我们过去看看?”
  马文生正想出去,忙不迭地说了声好。俩人便走出了病房,朝着中山街而来。
  “你的动作可真迅速,才说的事,就办成了,”马文生走出了医院,胆子就大多了。只要不被陈景蕊看到杨兰的出现,那就一切安好。
  杨兰似乎有些尴尬,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也只办成了这一件事,这件事还是桃红办的。”她这么一说,马文生立即明白了。
  杨兰和陈胜奇并没有离婚,而且她也没有辞职。

  “这也挺好的,你让桃红在前面,自己在幕后做个老板,也是不错的,”马文生安慰道。
  杨兰见马文生如此善解人意,心头一宽,“只要你不怪我,那就好了。”她说着,就挽起了马文生的手。
  马文生的手很是冰凉,这让杨兰微微诧道:“你冷吗?”
  马文生还没有答话,那边杨兰的手机先响了,“是桃红,我接一下。”

  杨兰接听了桃红的电话之后,脸色就变了,她急急地向马文生说道:“舞厅里出了事,我得立即赶回去。”
  “什么事?”马文生也紧张起来。
  “是朱三,是这条街上的老大,桃红办好了舞厅的手续,我们还求了他帮忙罩着。他今晚非要和我喝酒,被我拒绝了,”杨兰一边小跑一边答道。
  马文生正要再说什么,这时他的手机滴的一声响了,他心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难道是陈景蕊来信息了?他拿出手机,却是许彩风的求救短信。
  马文生急了,跟着杨兰就跑到了文达歌舞厅那边。
  文达舞厅的大门前,停着一辆警车。
  警灯正在闪烁着,中山街派出所所长朱大明正带着两个干警在许彩风那个包间呢。
  “怎么回事?”朱大明脸色阴沉地问道。他长得矮矮胖胖的,一双绿豆眼睛正发着贼一样的光芒。有人聚众打架,对他来说,可真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
  “警官,他们走进来,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打人,”许彩风看到朱大明的模样,心里就哀叹了一声。看样子,今晚是讨不了好了。
  朱三哼了一声道:“我进来问了一下谁是桃红的老板,就被你们恐吓。你们不就是老板吗?有什么了不起?”
  朱大明再不询问,转向那两个干警道:“把这两个老板带走。有了几个钱,就可以随意打人吗?”
  干警掏出手铐,就将许彩风和李金发铐上了。
  这时马文生和杨兰也到了门口,“等等,这是怎么回事?”马文生问道。
  “哟喝,还有人强出头呀?你是什么人?”朱大明根本就不鸟马文生。

  不过朱大明对马文生也没兴趣。
  那两个是老板,估计可以榨出点东西来,也不枉自己白跑了一趟。
  朱三的势力在朱大明的眼皮子底下活动,没有朱大明关照,显然是强大不了的。
  许彩风直到打过报警电话,这才明白了自己的行为是错的。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我叫马文生。这位警官,既然抓人,总得有个理由吧?他们犯了什么法,你们一进来就要抓人呢?”马文生已经看到了许彩风眼里的泪光。
  他知道,能让这个在腾龙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许彩风伤心了,他肯定是遇到了天大的冤屈。
  “好,那我就来告诉你,”朱大明冷冷地说道,“他们在包间里找小姐,对误闯进来的这位兄弟动手开打,你说,他们应不应该抓?”
  马文生冷笑起来,“这是他说的,还是你说的?”
  对方这么多人,而许彩风和李金发就两个人,这不是明摆着被人揍了,还让人家在头上扣了个屎盆子吗?
  “你放肆,”朱大明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指责过,他哪里肯受这样的冤枉气,“这个人不满,也把他带到所里问问。”
  他要让马文生明白,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人是怎么被打成顺民的。
  “等一等,朱所长,给我一个面子,这事就到此为止,我请各位警官喝一杯,”桃红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她立即插话进来劝道。
  朱三自从杨兰进来后,那放肆的目光就没有离开杨兰的脸。

  他听到桃红的话,淫笑道:“要是这位阿兰小姐陪一陪,估计朱所长是会给这个面子的。”
  朱大明也是饿鬼,他听到朱三这么说,目光便也转向了杨兰。一眼看过,他顿时被杨兰那种熟妇的美给折服了。
  朱大明本来是在执行公务,在这样的场合下,起码不能说违背自己职业要求的话。
  可是杨兰的美貌,让朱大明丧失了心智,他也乐呵呵地说道:“这位就是老板娘了?老板娘出面,我当然会酌情处理的。至于喝酒,等我们录过口供再说吧。”
  马文生气得简直快抓狂了,他怒喝一声道:“这位丨警丨察同志,你看看你还像是个丨警丨察吗?有你这样执警为民的吗?你真是个这个队伍里的败类。”
  朱大明听到马文生这么一喝,脸上已布满了阴霾,“说得好,说得太好了。我倒想在今天晚上领教领教你的教诲。铐上,带走。”
  马文生气得浑身发抖,他不知道郭采妮究竟能否帮他这个忙。
  马文生进来的时候,已经和郭采妮通过电话。
  郭采妮问清了事发的路段,便告诉他没有问题,她虽然在外地,也是可以协调好这事的。

  现在,就等郭采妮来帮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