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5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瞧你,文生,我们还用得着客气吗?我们一道去陪炮手点炮,这命就拴到一起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可要常来常往呀,”王津生的话里,分明有着不经意的奉承。
  俩人又聊了一会儿,马文生正要挂断时,王津生又说道:“文生,你问问许彩风和李金发,他们能不能把腾龙的冬修任务全给吃下,如果能,干脆一次全给他们做好了。”
  马文生听到这话,忽然明白了。敢情刘富贵离开腾龙镇,已经不是新闻。
  王津生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估计接替刘富贵的十有**就是王津生。
  “恭喜你,王书记,也谢谢你,”马文生说道。
  王津生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回答道:“文生,看来你真是成长起来了。我已经把你的分工重新分到其他人头上去了。以后,你就可以不用管这边的事儿了。再来,就是视察啦。”
  马文生看到自己的猜测成真,也有感于王津生对他说了掏心窝子的话,便笑道:“王书记客气了。你这是众多望所归。不过腾龙有些复杂,你还是要谨慎些才好。还没有宣布吧?”
  马文生这话,可是说到了王津生的心里,王津生说还没有宣布,“等你周一回来,一道在会上宣布。”
  马文生挂断了电话之后,却又联系了许彩风。
  许彩风和李金发还没有回去,正在出租车里开着玩笑。
  许彩风说要给李金发找个漂亮的小姐,好好放一火。
  李金发骂道:“去你的。看不出你还真有干劲呢。”
  许彩风哈哈大笑,“你别装。你们村干部,一个个比鬼都精。上回我和一个小姐跳舞,她说认识我们这边一个人。我就问她认识谁。她说她认识一个叫许彩风的。我顿时就傻了。我就叫许彩风呀。可那小姐说我不是,那个许彩风,人家都叫他书记呢。”

  俩人正逗着趣儿,马文生的电话来了。许彩风听完马文生的话,差点蹦了起来,“好,好,我们都能吃得下。文生,这回我们真发达了。”
  李金发和许彩风得知马文生弄定了王津生这一块,心里甭提有多高兴。刚才对出去玩女人的提议拒绝的李金发又改了主意,他叫许彩风下车,说回去把马文生找出来,带他出去开开荤。
  许彩风不乐意了,“文生有前途。人家马上就是县委书记秘书了。你可千万别。”
  李金发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愣住了,狠狠地许彩风肩上击了一拳道:“你这人,太多心计了。你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
  许彩风嘿嘿地笑道:“没有了。再没有了。等文生离开了腾龙镇,我就是想有他的消息,也得等他自己来说了。就凭腾龙镇这帮干部,以后能比文生走得更远的,怕是没有了,嘿嘿。我们哥儿俩也算是送文生一程。”
  李金发听到这里,也没有了回去的心思,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乐呵乐呵一回。
  许彩风看着他的模样,就笑道:“刚才不是装得挺像的吗?今天我领你去个地儿,包你爽利。”
  许彩风领着李金发,直奔一家歌舞厅而来。那歌舞厅正在城市中最繁华中山街上。还没有走到,那边就有着灯箱在夜色下熠熠生辉。上面那四个大字,正是“文达舞厅”。

  李金发看着许彩风轻车熟路的样子,奇怪地问道:“这里,你来过?好熟的样子。”
  许彩风笑道:“我没有来过。可是我认识这里的老板。”
  李金发嗤的一声笑道:“说你胖你还喘。你在腾龙镇和我的名气差不多,到这里来,估计也是和我一样,举目无亲吧?”
  许彩风也不和他斗嘴,走进去了,就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迎了上来,“二位哥哥,里面请。”

  李金发对于这个称呼,简直是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好说好说。”
  两人来到吧台那边,那女人朝着李金发抛了个媚眼道:“哥哥,要大包还是小包?”
  “小包吧,”李金发虽然是穷区的村支书,可是对城里的娱乐场所也不是一无所知。小包肯定比大包便宜。
  “好的,麻烦哥哥先把包间的费用付了。小姐的钱,待会儿再结算,”那女子爽利地说道。

  许彩风拿出了一张百元钞递了过去,然后问道:“你们的老板桃红在吗?”
  那女子愣了愣,跟着又笑道:“原来是老板的朋友,敢问怎么称呼?”
  “我是你们老板原来的老板,你说一下,她就知道了,”许彩风随意地答道。
  那个女子也不知道许彩风说得真假,于是便没有收下那张百元钞,而是将两人引进了一个小包间,跟着又叫来几个穿着吊带裙的姑娘,“两位哥哥,你们挑吧。今晚老板请客。”
  许彩风得意地冲着李金发挤了挤眼睛。
  李金发这下子叹服了,他实在不明白这个许彩风到底有多大的法道,连这城里的歌舞厅老板都认识,还说这里的老板是他以前的伙计。

  “你别胡吹海螺装大气,有本事把老板叫来给我认识认识,”李金发当然不肯随便认输,向许彩风说道。
  许彩风有意在他面前显露两手,便笑道:“没问题。你先叫小姐陪着,我让这位姐儿去叫老板。”
  李金发挑了一个小姐坐到了身边,手就摸到那小姐的脸上。
  “漂亮的女人,你叫什么?”李金发挑了一下她的下巴问道。
  “我叫阿梅,”那小姐答道。

  “阿梅,好名字。这冬天就要到了,梅花可要开了哦,”李金发嘿嘿地说道。
  “哥哥,不要乱动啦。我们唱歌好不好?”阿梅媚笑着说道。今天是老板请客,她也拿不到什么油水,让这个人白占了便宜,她可是不愿意的。
  许彩风也挑了一个小姐,跟着向妈妈桑叫道:“快去叫桃红呀。还愣着做什么?今天不用她请客,我来买单。就算替她捧回场。”
  妈妈桑苦笑道;“老板正在陪酒,一下子来不了。她说了,让我来招待您二位。”

  许彩风一愣,正要说什么时,冷不丁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酒气薰天的瘦高个儿,“听,听说桃红的老板来了,我倒要认识认识。是谁呀?站起来给我看看。”瘦高个儿一进来,后面又跟着进来几个跟班似的人,一个个起哄道:“对呀,站起来给三哥看看。”
  许彩风心说妈的,这里来了闹事的。他站起身来,笑道:“这是哪位哥,怎么称呼?”
  那三哥儿手指到了许彩风的鼻子上,轻哼一声道:“就你是桃红的老板?我看着你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老板样嘛。”
  许彩风心头火起,却是隐忍着。
  桃红也走了进来,见到这个阵势,忙向那个三哥赔笑道:“三,三哥,我们还是去喝酒吧。等杨姐来了,让她来陪陪你。”
  三哥这才点点头,又指着许彩风的鼻子喝道:“以后少***猪鼻子插葱乱装象。到了这个地盘,就是我说了算。”他说到这里,又向桃红说道:“快点叫杨兰来,老子等得心儿急了,正要泄火呢。”

  许彩风开的是饭店,吃的是脸色饭,自然没有和这个三哥较劲。
  但是一旁的李金发恼了,他看到了桃红,就明白了这个老板是谁了。原来她是春江饭店的服务员,难怪许彩风这么牛气。
  可是牛气到了最后,被人家指着鼻子教训,这口气,李金发可是忍不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