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97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着金锋手腕的速度越来越快,那子龙袍在人们的视线中慢慢的消失,最后竟然化作了一幕金白交错的旗帜。
  风声狂起大作,就像是直升机开到了最大的转速,叫人睁不开眼来。
  无数人眯着眼睛咬着牙,奋力的抵挡着那狂风的侵袭,脚下却是一步步的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雪白如铁观音茶叶一般的槐花一瓣瓣的被狂风吹起,缤纷洒落,更似那天都城寒冬最狂暴的暴雪,随着那狂风漫卷,变成了一片片的鹅毛雪片,打在人脸上叫人隐隐作痛。
  场中已经不见了那子龙袍的影子,变成了金锋手中的一面旗帜,化作了一幕幕金白夺目的残影。
  那旗帜爆射出亿万道的金白光芒刺痛眼眸,叫人难以睁开。
  狂风大作间,金锋的身影也是越来越快,腾挪闪躲左突右冲,脚下步伐扭转翻滚,动作之快就连肉眼都无法捕捉。

  现场的人们不住的往后退,躲避那威不可当摧枯拉朽的气机。
  众人这时候的感觉就像是坐在了一叶孤舟之上,被那滔天巨浪高高抛起又复重重砸落,闭着眼睛张大口鼻努力的呼吸,强撑着自己不要倒下。
  心中的惊怖震骇却是远远超过了这狂风巨浪!
  五十斤重的子龙袍在金锋的手里就跟一件薄纱素服一般,这样的手劲腕力天下罕有。

  突然之间,只听见一声爆吼!
  “定!”
  狂风乍停间,院落里一片死寂。
  惊魂不定的众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慢慢的睁开眼来。
  也就在这个当口,徐新华浑身一个激灵,怔怔地望着金锋的身边。

  一瞬间,徐新华呆了。
  禁不住揉了揉眼睛,往前走了几步,再次定眼细看。
  这一看,嘴巴张得老大,再也合不拢嘴。徐新华整个人石化了。
  而站在徐新华身边的美男子广基面色大变,哪有半点方才的天塌不俾睨豪迈的半点风姿。

  呆呆傻傻的看着地面,瞳孔早已收紧,露出绝不可能的震惊和不信表情。
  白色槐花满天狂飞,好似绝美电影的画面,美到了极致。
  金锋静静的站在槐花树下,神色无比的平静,轻轻的缓缓的偏过头,露出一抹微笑。
  在金锋的旁边三尺外的地方,赫然站立着一尊银色的铠甲。

  那铠甲挺立如标抢般笔直,静静的杵在地上,宛如一尊没有人头的雕像。
  就像是充气的人偶,铠甲浑身上下鼓得圆圆的,无论是大褂还是手袖,都跟充满了气的人偶一般毫无分别。
  唯一遗憾的是,这尊人偶。
  缺了一个脑袋。
  这,是子龙袍!
  金锋微笑着冲着那楞基轻轻颔首,反手拎起四支背旗,缓缓柔柔的插在那站立的子龙袍的背后。
  右手一抬拎起金白战盔来轻轻的往子龙袍顶上一放。

  瞬时间,子龙袍便自活了过来。
  就如同西方收藏家里必不可少的战甲一般,子龙袍静静的杵在原地,战盔之下空洞透明的面孔无声的凝望着曾经熟悉的四合院,还有那完全陌生的新世纪。
  金锋轻吁了一口气。摘下满是汗水的手套,反手捻起肩上的一片槐花,淡然轻笑。
  “广先生。”
  “这是你要修复的绝世重宝乾隆子龙袍!”
  “请验收!”
  对面的广基如雕像一般的站着一动不动,显然也是被金锋这等神乎其技的手法震得失神失态。
  半响之后,回过神来的广基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来,看着近在咫尺的站得笔直的子龙袍,脸上第一次露出胆怯的神色。

  “随便摸!”
  “要是倒了,这件子龙袍……免收维修费!”
  手里拿着小丫头送来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冲着广基微笑说着,金锋回到槐树下坐了下去,眼角现出一抹疲惫。
  乖巧的小丫头给金锋点上烟,倒了一杯茶递给金锋,嘴唇轻启:“你都没说钱的事儿。”
  金锋轻轻看了小丫头一眼无声的回应:“这种人言出必诺,不用担心。”
  小丫头轻轻用唇语回应:“孙庆新说,男生女相,不是巨富就是巨贵。但他的指纹却是两个同心螺斗一个螺旋螺斗是,剩下七个全簸箕。”
  “同心螺斗隔三岔七,螺旋螺斗居其九,这种指纹排列的人,注定劳碌命。”
  金锋偏头看了看站在子龙袍旁边的广基:“孙庆新教的是对的,你自己算岔了。”
  小丫头眨眨长长的眼睫毛,黑黑的眼眸里尽是茫然。
  “卫恒卿也是这样的指纹。”
  金锋轻声的给出提示,小丫头眼珠子停滞半响,若有所思,却还是一脸的困惑。
  现场一片寂静,只有那槐花落下的声音,几乎不闻。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站在子龙袍旁边的广基似乎下定了决心,举手轻轻触碰了子龙袍一下,却是一下子就缩了回来。
  那感觉就跟触电了一般。
  这时候,徐新华也到了身边,麻着胆子先是敲敲子龙袍,顿时露出一抹惊怖。
  跟着,徐新华握紧拳头又在子龙袍上捶了捶,脸上满是震惊和不信。
  敲打和捶击子龙袍的感觉就像是打在刚刚解冻的肉块上,有些微软但却又有一丝弹性。
  这样的触感徐新华还真的从来没有试过。
  嘴里咝了一声,徐新华伸手摸了摸子龙袍的袖口,又摸了摸戏服的衣领。

  入手的感觉却是摸着旧时的篾席,子龙袍的纹理清晰而深刻,弹性张力也不低。
  这让徐新华感到无比的惊讶。
  自己干了一辈子的修复,从夏朝的绿松石配饰到齐白石的画,从来没遇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近乎玄幻一般的诡异。
  纯银纯金编织的戏服竟然可以像木偶一般的站直了,完全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自己好歹也是历内首屈一指的修复大师呀。
  自己,这几十年都他妈白活了。
  “难道金锋会妖术?”
  呆呆傻傻的看着这子龙袍,徐新华第一次怀疑起了自己信仰。
  微风轻轻的起来,带着那战袍后的四面小龙旗微微摆动,这一刻,子龙袍就跟活了一般。
  多少游园惊梦,多少梨园往事,随着这四面小龙旗轻轻吹送,漫入每个人的心中。
  许久许久,广基默默的转过头来向金锋颔首致礼:“金先生天工神技令人惊叹。”
  “谢谢您完成了我奶奶最后的遗愿。”
  “请,金先生算一算维修费用。”

  金锋长身起立到了广基跟前静静说道:“维修费用免除。”
  听到这话,广基不由得一怔。
  徐新华却是懵了。
  只听见金锋轻声说道:“如果广先生信得过,这件子龙袍我要留着……带去港岛。”
  “广先生应该懂我的意思。”

  广基目光轻凝,直直看了几秒,忽然间嘴角上翘,伸出手来笑着说道:“我明白金先生的意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