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5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昊骂马文生是鸭子,这是什么怪词儿?陈景蕊对这些含沙射影的话,可是知道得清楚。
  “哟,失敬失敬,在哪里高就呀?我和陆书记可是好朋友,”郑昊故意夸张地说道。
  马文生正要答话,陈景蕊拉了他一把,然后答道:“这个不关你的事。等你有求于他的时候,再说吧。”
  陈景蕊说着,拉着马文生就要走。
  郑昊脸都绿了,他看着两人继续执着手,忍不住骂道;“老牛啃嫩草。”

  马文生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是在说陈景蕊,他愤怒地回转身来,攥起了拳头就向郑昊冲了过去。
  郑昊哪里想到马文生作为一个政府工作人员敢动手呢?他也只是过过嘴瘾,打架的事,他可是害怕的。
  他看着马文生冲了过来,吓得掉头就跑,一路窜进了咖啡厅里,心里后悔万分,今天光顾约陈景蕊了,早知道应该带两个人防身呢。
  哼,等我找到了你的真实姓名,有你好看的。
  马文生冲到门口,被那里的保安给拦住了。

  “先生,先生,”保安认识郑昊,可不认识马文生啊,他们早把外面发生的这一幕看在眼里,当然要阻止马文生了。
  马文生被两个壮汉给拦腰抱住了,正在挣扎着,还要冲进去。
  这时陈景蕊已经走过来了,她轻轻地向马文生说了声:“文生,我们走。”
  马文生哪里肯走,他今天非得要给这个郑昊一点颜色看看不可。
  可是陈景蕊生气了。她怒喝一声道:“文生,你听到了没?走啊。”
  她说着,再也不理马文生,腾腾地走开了。
  马文生这才悻悻作罢,紧追几步,把陈景蕊给追到了。只见她眼里已噙满了泪花。
  “姐,”马文生伸过手来牵她,她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由他挽着,跟着她叫了部车,俩人来到了她所住的小区里。
  马文生在陈景蕊那里,真正地开始了和她的缠绵。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
  最后,马文生还是在陈景蕊不停催促下,这才离开了春安花园。
  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马文生和陈景蕊道别时,她再次在他的耳边说道:“有了你,我再也不会去找其他男人了。”这句话,让马文生走在路上,还是觉得全身热血沸腾。
  除了陈景蕊,和他有过肌肤之欢的女人,还有郭采妮、杨兰,这里还不包括和他有点暧昧关系的刘颖和县信用联社的查金芝,以及郑艳梅。
  马文生深深地清楚,他虽然在事业开始起步,可也就是县委书记王谨的秘书。
  这个秘书还没有上岗不说,单凭王谨对秘书要求如此之高,马文生就明白自己即将肩负的是什么职责。
  弄不好,王谨将他炒了,也是有可能的。
  除了工作上的事,他还是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这个年头,没有经济基础,就没有地位。想到郑昊眼里的那种轻蔑,马文生觉得他也该在多挣钱上动些脑筋。
  这几个女人中,对自己好的,除了陈景蕊之外,就是郭采妮。
  马文生能感觉到她们对自己火一般的热情,而让他最看不透的,则是杨兰和刘颖。
  杨兰跟着陈胜奇已久,她的性格发生了很多变化,价值观也估计有些扭曲了。
  要不,杨兰不会编排楚明珠。
  刘颖呢?她不愿意接他的电话,却将他的文章弄到了省委组织部的刊物《纵横》上。因此,刘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马文生并不清楚。
  等马文生来到了病房,给他打点滴的护士不一会儿就来了,她拍了拍胸口,夸张地说道:“你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马文生穿上自己前段时间为了去县城而置办的西服,又除去了脑袋上的纱布,看起来格外的帅气。这让那个小护士有些发花痴了,不住地打量着他看。
  “出什么事了?”马文生诧异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以为你偷偷溜走了,出院了,”她说着,又告诫道:“下次再出去,可要提前告诉我呀。不要害得我被护士长骂。”
  马文生憨憨地向她笑了笑。那个小护士竟然脸色一红,兔子一般跑开了。
  傍晚时分,春江饭店的许彩风和南平村支书李金发一道来看望马文生,三个人聊了一会儿,许彩风便提议出去吃饭。
  “刘委,我看你的伤也好得快不多了,出去喝点酒吧,”许彩风提议道。
  “去春江饭店?”马文生一愣。
  许彩风忙不迭地摆手,“哪能呢。你还没有出院,怎么也不会让你回去跑一趟吧。”
  李金发也说:“文生兄弟,老哥两个还有事找你商量。我们出去说。”
  马文生拗不过二人,加上又是囊中羞涩,便答应了。他说道:“出去行,我得请个假。”
  他说着,便走在前面,来到了护士站,那个脸上有着几颗雀斑的小护士正在打毛衣,马文生叩了叩门,“你好,向你请假出去吃个饭,行吗?”

  小护士抬起头来,听到马文生说得有趣,便扑哧一声乐了,“行啊,和他们?”她问着,那好奇的目光便在许彩风和李金发身上转悠。
  许彩风是开饭店的,他对于人心思的揣测,自然胜于常人,看到小护士是这个表情,便笑道:“放心,我们不是坏人,吃不了他的。要不,你也一道来?”
  小护士忙不迭地摆手,可是那脸儿又是一片通红。
  李金发哈哈大笑,在许彩风背上擂了一拳,“你呀,没事逗人家玩。真是为老不尊。”
  许彩风一边跟着马文生向外走,一边说道:“我哪是逗她?我是帮文生兄弟挑开这层窗户纸。文生,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老大不小的了,也该在这上面动动脑筋了。”
  马文生听到这话,摇头道:“这个还是不说了。”
  他这样一说,许彩风就停住了。他的消息一向灵通,对腾龙镇即将发生的人事变动,已有耳闻。
  在他的眼里,马文生是个有志向的人,不贪财,不嗜赌,会做事,敢担当,这样的人,放在哪里都会发光发亮。
  三个人就近找了家不大的酒店,来到了包间里。
  许彩风朝着李金发看着,“李书记,你说还是我说?”

  李金发笑了笑,“你是老狐狸,当然你先说。我先说了,不小心被你揪住了小辫子,可就麻烦了。我还是先点菜。”
  许彩风叹道:“点菜是我拿手的,说话应该是你拿手的,你可倒好,掉了个儿了。”
  马文生看到二人像是在打哑谜,有些急了,“你们要说什么,就快说吧。”
  李金发开口说道:“文生,我昨天就听说你在腾龙山上出了事,准备昨天来看你。结果被这老家伙给拦下来了,说你没有什么大碍。看你的人估计也多,我们还是等到今天下午再来,人要少一些。我们嘛,一来看你,二来呢,也想找点事儿做做。”

  马文生看着李金发,问道:“你那收割机买了?”
  李金发摇头道:“没有买。我就是为了这个事来的。这个老家伙说现在刚种了油菜小麦,还不到种水稻的时候。与其把收割机买回来放在家里,还不如先把钱拿出来,买台挖掘机。”
  “挖掘机?”马文生愣了,“你哪有那么多钱?你现在的钱,最多能买两个轮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