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52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呀?刚才我被一拨一拨的人闹得心里烦,要是有好地方需要我陪你的话,你尽管说,”马文生笑道。
  他这一笑,陈景蕊就觉得不对味儿,她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可是那目光原本是凶凶的,到了他身上之后,却又变得嗔味儿十足,就连她的嘴唇儿都撅了起来。
  “我,我说错了,还不行吗?”马文生见到她这般模样,心里一漾。
  陈景蕊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她还在想着自己的一个头痛事儿。
  “我家里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非得让我去相亲。地点就在医院不远的咖啡厅里,你陪我去一趟,让人家死了心,好不好?”陈景蕊这么说着,又觉得对马文生不公平。

  马文生还没有结婚,如果陪着自己去相亲,那他的身份,就值得让人审视了。但是不让他去,自己一个人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如果你不同意,就当我没说,”陈景蕊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没问题,我陪你去,当你的护花使者,”马文生说到后面,声音就低了些。
  陈景蕊脸上一红,再说话时,那声音便有些粘了,“文生,谢谢你。虽然,不过,其实,”她这么说着,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词。

  “姐,你到底想说什么呀?什么时候去?”马文生被她这样说着,脑子里一团混乱。
  陈景蕊生性其实有些大大咧咧的,就是对于婚姻之事,她有种恐惧感。等她遇到了马文生,隐隐有了和他在一起的想法。
  只是,她已经30多岁了,而马文生还是那样年轻,他们在一起,还有可能吗?
  “马上就去,人家等我去吃饭呢,”陈景蕊有些扭捏地说道。
  马文生惋惜地叹了口气,“真可惜。”
  “怎么了?”陈景蕊问道。
  “早知道这样,刚才我就不吃了,索性和你们一块儿吃。西餐的味道,可真是好呢,”他夸张地说道。
  昨晚吃西餐时,陈景蕊还是教过马文生一番的。怎么拿刀,怎么拿叉,就像是一个无微不至的好姐姐。

  “去你的,”陈景蕊低声说道。
  俩人说着,陈景蕊便替他揭了一下额头上的纱布,发现那里已经结了痂,便替他取了纱布,然后又理了理他的衣服。她这么细腻周到的整理着,让马文生心里好不温暖。他在陈景蕊这里,忽然找到了家的温馨。
  “姐,”他低声地叫道。她那身白大褂,在他看来,就像是一个希望。这种希望,照亮了他内心中所有的纠结。
  陈景蕊距离马文生近了,便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不对劲儿。
  陈景蕊有些羞了,“没出息。”

  马文生嘿嘿地笑了,他在她精致的脸上乱瞅着。这让她的脸色越发得红了,“别闹了,等我们去过了,回来我好好地犒赏你。”
  马文生听到犒赏这个词,便窃窃地问道:“姐,怎么犒赏?”
  陈景蕊的脸色红得都快能滴血了,“你想怎么犒赏,我就怎么犒赏,行了吧?我真是怕了你了。”她这么说着,可是语气里已经了有缠绵。
  去咖啡厅的路上,陈景蕊告诉马文生,即将和她相亲的,是大朗市工商联副主席郑昊。“他在这个城市,开了很多家的商业连锁点,快捷酒店,算是成功人士吧。”
  马文生听到这个介绍,便哇了一声道:“那他不会是老头儿吧?”
  “什么叫老头儿?我,我像是和老头儿相亲的人吗?我爸爸和他有商业合作,只是说让我和他见见面。没想到他来过医院几次,就隔三差五地送花来,今天,他正好约我,我也想和他作个了断,”陈景蕊介绍道。
  马长生正要接话,却听到口袋里的手机滴的一声。他掏出来一看,却是陆艳梅。
  只见陆艳梅写道:“你今天表现不错,很得体。”

  马文生看到这里,又有些迷糊了。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和好几个女人有过纠葛。这几个女人,一个个都是与众不同,可又是一个个天生丽质。如果他对于她们,采取的是熟视无睹的态度,那岂不是暴殄天物吗?可是,他又觉得自己很难在她们之间游走。
  陈景蕊见到马文生默不出声,又见到他看了手机,便猜到是什么人给他发了短信。她做梦也想不到是陆艳梅。因为上午陆艳梅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来看她。而是匆匆地走了。
  “文生,”陈景蕊轻轻地叫了一声。
  “嗯?”马文生回过神来,朝着陈景蕊看了一眼。一看,他才发现自己走到了陈景蕊的身后去了,他快步上前走了几步,轻轻地拉起了陈景蕊的手。
  陈景蕊的脸又是一红,不过她任由他将她的手攥着,朝着咖啡厅走去。
  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个郑昊死了心。
  此时,陈景蕊想不到这件事,对于马文生来说,其实是个难缠的开始。
  “你不接受他,是因为我吗?”马文生忽然问道。他的情商不低,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昨天晚上,陈景蕊说她有男朋友,估计这个男朋友,就是他马上要见到的郑昊。
  陈景蕊被他问中了心思,也不答话,只是朝着他看了一眼,那一眼,里面包含的含义,只有她自己才清楚了。
  马文生和她走在一起,远远地看到了咖啡厅门前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车,一个穿着笔挺银灰西装的男人站在那里,手里还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
  见到陈景蕊和马文生手执手走了过来,那人眼里闪过一丝惊异,不过也是瞬时而过,跟着就是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

  “阿蕊,你来了?我听说你下午轮休,特地请你到这里来坐坐,”说话的人,显然就是郑昊了。
  马文生看着他那满脸油光的样子,就有些生厌了。不过,陈景蕊没有让他说什么,他也不便先开口。
  “谢谢。我下午只想逛逛街,”陈景蕊不但没有松开马文生的手,反而和他握得更紧了。
  马文生也不以为意,他感应着她的小手传递过来的热量,也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那好啊,我们进去坐会儿,我陪你去,”郑昊早将俩人的动作看在眼里,他的心里恨得要命,可是他选择的却是无视。
  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倒是不错。不过从骨子里现出的寒酸,郑昊是能感觉的。他不理马文生,就是要折辱马文生。
  “不用了。我和文生一道去,谢谢你的花,花很漂亮,不过不适合我,”陈景蕊这话一出,就是拒绝了。
  本来这些话,她是准备留到包间里说的。可是郑昊既然站到了外面,而且他看马文生的目光里,透着一股子傲气,这让陈景蕊很生气。
  本来还想顾及郑昊面子的陈景蕊,决定不再给他面子了。

  “文生?就是你身边的这个?他是农村人吧?”郑昊轻蔑地说道。
  “是的。我是农村人。这个国家,60年前都是农村人吧?”马文生也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郑昊听到马文生这么一说,脸都气歪了。他在这个城市,就连市委书记陆子强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没想到一个农村出来的年青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说得好。会飞的是天鹅,不会飞的,只能是鸭子,”郑昊高傲地答道。
  “郑老板,你不要看不起人。你是生意人,应该懂得进退。文生虽然是农村人,可他也是国家工作人员,”陈景蕊毫不客气地给郑昊冷脸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