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5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饭的时候,陈景蕊开始娓娓地说了往事,“我和梅子本来都是大朗人。梅子的爸爸和我的爸爸一样,都是做生意的。后来她听从她父亲的吩咐,嫁给了一个高官的儿子。这就是政治和经济联姻吧。她嫁过去之后,过得很不幸福。我看到她那个样子,也就不敢嫁了。所以我至今都选择单身。我们的家虽然都搬到了省里,可是我对这里有感情,省医学院硕士毕业后,我选择了在大朗工作,也可以躲避父母催婚呢。房子呀金钱呀那些,也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

  马文生听到这里,诧异地问道:“陈姐,你,你没还有结婚?”
  陈景蕊潇洒地答道:“当然。我可不想过早地把自己捆绑在婚姻上面。偶尔来个友谊赛什么的,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马文生心里一跳,忽然想到刚才在她的办公室里,她那个样子。不过,过了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所以马文生一时间觉得无话可答了。
  陈景蕊见到他不出声,便伸过手来握住了马文生的手,“文生,你就像是一块璞玉一样,没有经过雕琢。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很难有无缘无故地爱,也很难有无缘无故地恨。我对你有点感觉。只是,我不想那么快。”她说话时,目光和马文生对视着。
  马文生见她说得动情,也深深地说道:“陈姐,你的好,我永远记得。”

  马文生抚摸着她的手。那手很长,皮肤也很是细腻光滑。
  马文生摸着,而她也回握着马文生的手。灯光下,他分明可以看到她手腕处,有一颗蓝色的痣。
  “我听过林忆莲的一首歌,”陈景蕊缓缓地说道。
  “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马文生答道。他忽然有些明白了陈景蕊。原来生在富贵之家的人,也未必就是天天快乐。你得提防着那些人对你是别有用心,你还得承受着家庭为你铺设好的道路。就像陆艳梅。
  “文生,你很聪明。你能做到县委书记的秘书,相信对官场也有所了解了。权力场,也就是利益场,你懂得利益的方向,以后就不会走得太差,”陈景蕊也不明白自己了。
  平常她对于男人,向来是没有多少好感的。如今对于马文生,她却反应不一样。
  这种复杂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她一时也分不清了。
  俩人吃过饭,又是缓缓地往回走着。俩人并肩走着,任凭着那雨点啪啪的敲击在伞上。
  马文生撑着伞,有意地往她那边去了一点。这样她完全淋不着,而他呢,肩膀处则再次被雨打湿了。
  等到了医院门口,马文生以为她会和自己一同进去。
  可是陈景蕊走向旁边的一个小巷口,轻声向他说道:“我走了。我怕我陷得太深。文生。”
  她那声音低沉,几不可闻,这让马文生几度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陈景蕊连伞都没留给马文生,逃也似的走了。
  马文生站在夜雨之中,忽然感觉自己内心深处某根弦被拨动了。

  许久之后,他才摇了摇头,转身向医院走去。
  不可太滥情,马文生告诫自己。
  王津生第二天早上就到了市医院。他有些郝然地告诉马文生,昨天下午镇上开党政联席会,布置冬修水利的事儿。“我来得匆忙,镇上没车,打的来的。”
  马文生笑道:“谢谢王书记。多谢。”

  王津生轻声说道:“文生,镇上最近气氛不太对劲。你到医院后,下午中学教师到了政府来请愿,陈胜奇批了奖励工资之后,然后就到县里去开会去了。连镇上的党政联席会都没参加。”
  马文生知道陈胜奇在搞怪,这是他从许彩风那里听到的,不过他也学精了,有些话不等对方抛出心底话前,他是不会说的。
  “哦,我明白了,”马文生答道。
  王津生也想探探马文生的底。他刚才的话,实际是想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陈胜奇和村干部们密切联络,这一点王津生已经知道了。冬修水利之后,就是镇人代会。难道陈胜奇想坐上镇长的位置?
  再想到党政联席会散会后,刘富贵和丁大江二人又忙不迭地去了县里,王津生当然更加敏感。这个时候,他多想有人帮他一把,让他改变自己在腾龙镇的处境呀。
  王津生和马文生聊了一会儿,又道:“你没有什么大碍了,我也要回去了。这次冬修,我还分着一个村的任务呢。”
  马文生自然不好留他,再说留下王津生做什么呢?难道就是和他聊天?“王书记您忙,”马文生客气地要送他。

  王津生被马文生送了门口,那边一个穿着墨绿上衣的女孩儿正在医院对面冲着马文生微笑。
  “马文生,”她见到马文生也看到了她,便向他挥手道。
  “楚明珠,”马文生叫了一声。不管怎么说,人家是来看他的。他当然要给点热情吧。
  王津生把这一幕看在眼里,他笑了笑,跟着就打了辆出租车离去了。
  “怎么样,好些了吗?”楚明珠掏出了一束百合,在马文生的跟前扬了扬。
  “我没事,本来都能出院了,可是刘书记他们不让,”马文生领着楚明珠朝着病房那边走,一边问道:“你不是说胡娟也来吗?”
  楚明珠应了一声啊,然后笑道:“她说她计生办有事,一时来不了。我也不等她了。”
  楚明珠这么说着,马文生便清楚了,看来这个胡娟认为自己不值得她来看吧?
  可是,楚明珠却又为什么说一道来呢?这样一想,马文生便认为楚明珠本来就是一个人要来,故意说了一个胡娟,好让她不那么尴尬。
  “文生,我听说有人想在你那借的那两万块钱上做文章,”楚明珠看着马文生,她说话时,那目光并不和马文生对视,可是那张俏脸儿,分明有些红润。
  马文生立即想了起来,他当初和刘富贵去县城,可是向楚明珠借了两万块钱的。那钱被他送了出去,交到了县委副书记苗圣国手中。到现在,他还没有处理。

  “这个,我想先问一问刘书记,”马文生对楚明珠还是抱有戒心的。
  这个女孩子,外表看起来清纯,可是杨兰告诉过自己,她和丁大江有一腿。马文生不敢不防着她。
  “文生,我这是关心你。换个人,我说都不会说。你凭着自己的真本领,坐上了镇领导岗位,我可不想看到你摔下去。有人说我和丁大江有什么,其实那是废话,我都懒得理。丁大江是我的堂舅,”楚明珠说到这里,又沉默了一会儿。
  马文生听到她这么一说,就算他是傻子,也能明白楚明珠的意思了。也许她早对自己有了心,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关注过她吧?

  或者,正是杨兰的话,让他有了先入为主的成见。马文生看着楚明珠,低声说道:“谢谢你,明珠,我会尽快处理的。”
  楚明珠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我走了?”
  马文生嗯了一声,便要送楚明珠。楚明珠却又显得不太想走的样子,在病房里转了一圈儿,最终还是离去了。
  快走到门口时,她飞快地说道:“文生,你很帅。”她说着,脸儿一红,便跑也似地走了。
  马文生回味着她的话,怔了一下。她这是做什么,来挑自己吗?还是故意向自己示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