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93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摇摇头道:“我能猜到他们的身份,可是不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听你这么一说,倒是知道事情的原尾了。行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他们应该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了!”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
  看到李华心有余悸的样子,方长解释道:“他们身份特殊,怕事情闹大,不过时间过了这么久,也没有秋后算账,就是告诉他们,账是记着的,只不过翻了篇,如果再来找麻烦,就新账老账跟他们一起算。今天我也算是来得巧,算是给他们敲了个警钟吧。”
  李华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冲方长道:“走吧,换个地方,再吃点!”
  “我说你这人怎么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啊?”方长笑道:“存心的是吧?”

  “你把我扔岛城挖了三个月的粪坑,我带你来食堂吃顿人饭怎么了?”李华没好气地抱怨了一句。
  方长摆摆手道:“吃饭就不去了,过来找你有点事。今晚你值个班吧,收个病人。”
  “卧草,还收,这次又是受什么刺激的啊?”
  李华想起来前不久才送进来那个年轻小伙,嘴里随时念叨着,不要捅我的嘴,不要捅我的菊花,我杀了你,杀了你们……
  这可是个杀人犯,单独关押,没人说,鬼才知道他之前经历过什么。
  加之方长又打电话特别关照过,所以李华这小子异常的好奇,不过这小子这辈子应该好不了啦,精神崩溃不说,还有严重的自虐倾向,稍不留神就想着自杀。
  看到李华一脸好奇的样子,方长淡淡地说道:“这次来的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喜欢打人,我的要求很简单,这辈子都别让他再出去了。”
  “啊?”李华看到方长的神色时,马上叫道:“你不是把我从道德悬崖边拉回来了吗?这特么是又准备把我给扔下去?”
  “有句话叫,公道自在人心嘛!”方长笑道:“有的人总是在道德与法律的边缘走钢丝,仗着自己够无耻,什么都敢做,所以得让他们明白,做恶是要付出代价的。”
  李华心头一寒,杨信上新闻的镜头到现在都还在脑子里打转了,沉吟片刻道:“极端倒是极端了点,不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别只是说说而已。行,我去跟同事换个班,晚上到了打电话吧,我来接你们。”

  方长微微一笑,刚准备走,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如果一个人的意志力很坚定的话,怎么证明他有病呢?”
  “精神类药物可以让人亢奋,也可以让人安静,过量的话,基本就会不受控制,而且这种药一旦开始,恐怕就不能停,否则身体激素发生任何的转变都会让病情加重,嘿……我怎么会跟你说这些呢……”
  听到这话的瞬间,方长微微一笑,点点头,离开了四医院。
  来到大门外的时候,方长马上给楚云打了个电话过去,老规矩,打通了没人接。
  不过这一次方长没有等太久,一个未知号码回了过去,心情听起来不错地说道:“小子,怎么了?”
  “跟你前妻最近闹得挺不愉快的吧?”
  一听这话的时候,楚云的情绪显然有一个明显的变化,然后马上换了个地方压低声音道:“臭小子,神通广大啊,你画姐可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方长翻了个白眼道:“我求求你别把我妖魔化,今天我特么撞上你前妻让人来找你主治医生的麻烦,胆儿挺肥啊,你知道她用的是什么人吗?这特么要传出去了,让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该怎么想?”

  这下子楚云是真的生气了,喘着粗气重重一哼,叫道:“这个疯婆子,我就知道她干不出什么好事来。”
  “行了,你忍了这么多年估计也是给她留着脸,替我警告她,李华,对我来说有很大的用处,劝她别碰,要是若急了我,手里的事我暂时放放,腾出空来先把她解决了再说,楚老哥,你应该知道我干得出来这种事吧?”
  楚云一听方长这话的时候,毛都立起来了,方长什么背景,他从来没有打听过,不过他却知道方长说话,言出必行,即刻点头道:“我会警告她的,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会放过她。”
  两分钟时间,没来得及说再见,电话就已经自行断掉了。

  楚云站在平房外,冲远处守候的人挥了挥手道:“曹阳!”
  “到!”
  “过来!”等到年轻男子跑到跟前的时候,楚云叉着腰,愤怒地说:“回去跟你们队长说,非假时间,有人外出,给我查,哪些人今天去了都城,就算是给养员,也得查出来!”
  “是,楚部!我马上回去跟队长说这事!”
  等人一走,楚云真是气得胸口发紧,这个疯婆子真是一刻也不得消停。
  正当楚云气得半死的时候,沙画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他这副样子,轻轻抚了抚他的背道:“是不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先吃饭吧!”
  楚云看到沙画那温柔的样子,心就融化了,所有的烦恼一下子全都不见了。

  都城的夜生活在全国来说都是很有名的。
  刚过九点,灯红酒绿就像开启了另一个世界般,在几大主城区的各个夜生活中心,不计其数的年轻男女也不分肤色地出入各种夜店,十分的热闹。
  在林原路这一条最有历史的酒吧街上,有一家“老混混”酒吧。
  这家酒吧的老板的确是个老混混,而且在这一条街上非常的有名,他就是安心全。
  脸上的浮肿在灯光下看不太出来,可是这不能掩藏安心全的火气。
  然而坐在安心全对面,还有个更惨的,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端着酒吧狠狠地灌了一口啤酒下肚。
  这一幕把周围的客人看得目瞪口呆,有人惊呼道:“看到没看到没,这就是咱们都城的酒文化,轻伤不下火线,只要不死,晚上就要泡吧,就算输液,输的都是五粮液。”
  “草了,这不是传说啊……”
  “我特么原来还以为是夸张,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啊!”
  这些崇拜的话田伯恩是听不见的,估计听见了还能把他气个半死。
  安心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叫道:“我曰你先人,可不可以不要喝了,我特么问你合约为啥作废了?”
  田伯恩摇摇头,狠狠地说道:“不知道,今天我还在医院的时候,公司就被查了,所有的文件公章全部被扣了,而且当场就宣布你女儿的合同不具备法律约束,作废,我们老总之后打了七八个电话出去,要么不通,要么通了没人接,老安,你女儿这事只怕是黄了,而且说不定她们还得追究你的责任。”
  “追究老子的责任,操特么的,几千说没不没了,老子还没找她们的麻烦呢!”
  安心全憋不住心中的火了,冲田伯恩叫道:“当真没有钱赔了吗?”
  日期:2018-11-10 10: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