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977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慈禧把杨小楼调戏得差不多了,才把戒指取下来让太监转交。
  还有一次杨小楼在宫里演戏时耍珠子,不小心将戏台角上放置的檀香木架子损坏了。
  慈禧见此即传唤杨小楼见驾,众人都悄悄地替杨小楼捏了一把汗。要知道,那时候的老佛爷就是神。
  而且还是到了更年期喜怒无常的神!
  谁知慈禧竟和颜悦色地问询他为什么会出此差错?听说杨小楼身体不适之后。慈禧心痛得不得了,不但没有丝毫责备责罚,还额外多赏赐了银两。
  至于赏赐的银子那就不用说了,跟他一起搭戏的谭鑫培大师就说过,凡是给慈禧唱戏,杨小楼得到的封赏必是双份。
  最牛逼的,那就是慈禧赏赐给杨小楼的这件子龙袍。
  当这件清宫造办处耗尽心血为乾隆制作的战袍被慈禧赐给杨小楼的时候,顿时在天都城引发了超强地震。
  据说杨小楼在穿了这件战袍上台表演长坂坡的时候,花甲之年的慈禧听得那是如醉如痴,情不自禁。

  也就是因为这件战袍,让杨小楼与慈禧的关系被无限放大,整个世界传得风言风语,上到王公贵族下到贩夫走卒。
  慈禧对于这样的传闻倒是不在乎,可杨小楼在乎啊。
  自己在慈禧眼里无非就是一个茶余饭后的宠物,但在其他爱新觉罗族人眼底,也就是个畜生一般的戏子而已。
  惹怒了哪位铁帽子王,随便找个由头就给自己埋了。
  于是乎,杨小楼就想要把子龙袍还给慈禧,可这怎么还得回去?
  老佛爷送出去的东西竟然敢不要,你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

  子龙袍还不回去,杨小楼为了保住小命,但凡是慈禧再传他进宫唱戏,他便装病。
  一回两回的还能忽悠过去,长期肯定没法子。
  最后杨小楼使出了杀手锏,去了白云观出家做了道士。
  慈禧可没放过杨小楼,但那时候的她已经病入膏肓,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没多久也就完了蛋。
  慈禧死了三年以后,辛亥革命爆发,大清国彻底完蛋了,杨小楼这才重返舞台。
  当杨小楼再次复出的时候声望完全不减当年,跟梅兰芳好多位大师都有搭台唱戏。
  但那件传说中的子龙袍却是再未见他穿过。

  久而久之,这件子龙袍也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老一辈的人一个个走了之后,子龙袍的神话留在了后世子孙的记忆中,现如今知道的人,真不多了。
  传说中,子龙袍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不用挂衣架,而可以直接放在地上,当做人偶盔甲。
  这是他最神奇的地方,当年有人问过梅兰芳大师这个问题,梅兰芳大师的回答是。
  “重而不坠,坠而不倒。”
  “天工神技,莫过如此。”
  静静的看着这件失传了整整百年的绝品子龙袍,看着那戏服上闪闪发光的金团龙,徐新华依旧保持着目瞪狗呆的模样,魂都是飘的。

  金锋的眼瞳闪烁,轻轻念出一句话来。
  “交友须带三分侠气,作人要存一点素心。”
  听到这话,美男子广基陡然转头望向金锋,失声说道:“这是当年杨小楼写给袁克文的诗。”
  金锋冲着广基说道:“准确来说,是杨小楼在袁克文三十三岁生日时候写的。”
  广基眨眨眼露出一抹敬佩。
  金锋戴上手套缓步上前,站在这件世间独一的戏袍跟前,轻轻抚摸了半响,心底伤怀禁不住闭上了眼睛。
  “广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浪清秋老先生的后人吧。”
  “传说杨小楼当年受到高人指点去白云观做了道士逃过了必死一劫,子龙袍被当做报酬送给了那高人。”
  “那人又把子龙袍带到了魔都,送给了袁克文。”
  “袁克文在魔都花天酒地挥金如土很快就没了银子,这件子龙袍就抵给了你的曾外祖父。”
  “我说的对不对?”
  广基眼中闪过一抹惊骇,肃然颔首,言语清润:“金先生果然是天下第一鉴宝宗师。”
  “我也是在三十岁那年、奶奶临终时候才告诉我的。”
  金锋嗯了声,淡淡说道:“广先生今天来……”

  “坏了!?”
  “哪儿坏了?”
  听了广基的话金锋相当惊错。
  广基今天来找自己,是请自己修复子龙袍的。
  子龙袍坏了!
  立不起来了!
  惊愕之后,金锋掀开子龙袍的大褂,探手往内一摸,顿时现出一抹心痛,立马挥手。
  徐新华戴上手套上来,小心了又小心配合着金锋将子龙袍牵开。

  入手处极重,徐新华也是暗地骇然,光是这件大褂就有三十斤重,定眼细看,徐新华又复吃了一惊。
  里面的银丝和金丝缝合竟然找不到一个头现,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堪称天衣无缝。
  要知道,这是在两百多接近三百年前人工编织缝制出来的,拿到现在把神州仅存的几个大师们请来一起做,没个三五年也别想搞出来。
  老祖宗们留给我们后世子孙的珍存,实在令后世子孙们汗颜。
  心里感慨万千,徐新华摸着摸着也是一头雾水。
  这……子龙袍没有问题啊。

  各个接口都是纹丝合缝就跟新的一样,毫无一丢丢异常,更无一丁点儿异样。
  “广先生,是不是您记错了?”
  “这子龙袍……真的能立起来?!”
  徐新华说完这话,也是觉得有些后悔。因为广基看自己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的……

  不屑。
  “徐老说的也有道理。或许我的记忆也有所偏差。”
  “在我奶奶临去之前,沈家沈子敬世伯和沈佳琪小妹一直守在奶奶床前,就是为了这件子龙袍。”
  听到这话,正在细细整理着子龙袍的金锋轻轻一滞,半垂下了眼皮。
  广基继续说道:“也不知道子敬世伯是哪儿得来的消息,知道我奶奶手里握着这件绝世重宝。他与我父亲商议,开出十亿宝岛币加一个鸡缸杯换购子龙袍……”
  “我父亲也同意了。”

  “于是就问我的奶奶……”
  十亿宝岛币折算软妹纸是两亿二,外加一个鸡缸杯差不多也就是五亿软妹纸。
  钱倒是好说,不过鸡缸杯却是真正的宝贝了。
  金锋听了不动声色,无声的抽了两声冷笑。

  “我奶奶卧病在床一直昏迷并没有问出来结果,当天晚上,轮到我守我奶奶的时候……”
  “我奶奶却是突然醒了过来,把子龙袍的事情告知了我。”
  “说完了子龙袍的事,我奶奶也就去了……是我给我奶奶接的最后一口气。”
  广基的语音有些沉闷,金锋回头轻轻颔首表示默哀。
  “这件子龙袍,你一直留着,没卖给沈家?”
  广基重重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