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4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货车还是没有刹住,轰的一声倒滑到坡下。
  整个车翻了,驾驶员从驾驶室里挣扎着爬了出来,见到地上躺着的王谨和马文生,刚刚心说侥幸的他又一次苍白了脸色。他以为是自己撞倒了马文生。
  王谨见到车翻了,这才明白刚才是马文生救了他。他朝着急急跑来的刘富贵吼道:“不要磨蹭了,赶紧打急救电话。送县医院,不,市区医院。”
  刘富贵也抓狂了。今天的事,够他倒霉了。如果不是马文生救了王谨,这个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他这个丨党丨委书记是做不成了。要不要坐牢,还得看运气。
  所以刘富贵拿起电话,急急地叫了起来。
  谁也没有看到组织部长陆艳梅的眼里有了泪光,她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好朋友陈景蕊拨了过去。
  “景蕊吗?我在腾龙镇,是这样,我这边有个,有个人受了伤,你赶紧让医院派辆急救车过来。人,现在呀?还是昏迷着呢,”陆艳梅看到一个男人奔到马文生身边,抱起了他。
  马文生却没有任何反应。

  陆艳梅的声音里都有了些哽咽。这个时候,谁也注意不到陆艳梅的异常,就算觉得她异常了,也以为是情急之下女人的自然反应。
  陈景蕊听到了陆艳梅的声音不对,急忙应声说好,她一边安排着叫车,一边安慰陆艳梅道:“小梅子,你别急。没事的,会没事的。”她的心里,已有了些疑惑。一个人受了伤,值得组织部长的小梅子如此惊惶吗?
  抱起马文生的,是王津生。
  王津生在这个时候做了这样的事,让他在王谨心中增分不少。
  王谨顾不上说什么其他的,又让驾驶员给县委办主任翟青锋打了电话。

  现场有个陆艳梅,可是她毕竟是女同志,不方便护送马文生到市区医院。
  也就在这个时候,马文生醒来了,“怎么了?”他问道。他刚才被石头的尖端撞了一下,头晕得厉害,跟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好,好,文生,你醒了,”王谨高兴地说道,“你忍忍,马上安排你去医院治疗。”
  马文生听到王津生说救护车马上过来,连连摆手道:“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他说着,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只见满手鲜血,他愣住了。跟着又道;“可能是头蹭破了点皮,不要紧的。”

  王谨走过来,指示道:“文生,你什么也不要说了,等车来,去医院检查后再说。你有没有事,得听医生的。医生说你没事就没事,你和我说了都不算。”
  刘富贵也走了过来,赔笑着向王谨说道:“王书记,您放心。文生这边,就让王书记陪着,一路送他送到医院。关键是您,您可能也摔伤了,也得去医院看看。”
  王谨刚才这一下摔得也不轻,不过他还是说了声不用,跟着他转过头来,向陆艳梅说道:“陆部长,我们等文生去了医院之后,立即赶回到了县里。”
  陆艳梅刚才给自己的好姐妹陈景蕊打了电话,心里就想着能和马文生一道去医院。
  马文生无意之间,就开启了陆艳梅的心扉,如今王谨让她回去,她实在是不愿意。不过她最终还是强忍着心中的难受,点头答应了。

  市医院距离这边也不过半个多小时路程,急救车不一会儿就到了。
  马文生被两名医生抬上担架,那边王津生也跟着上了车。
  王谨目送着救护车离开,脸色慢慢地变得凝重起来,他向刘富贵又做了一次指示,“腾龙镇的丨党丨委政府,要利用年底时间,狠抓安全生产。马文生同志那边,医药费要确保,实在有困难,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王谨说着,看也不看刘富贵和一旁的丁大江,就钻进了车里。
  陆艳梅见到王谨上了车,她也钻进了自己的车。

  县里的大小领导们坐车走了,只剩下腾龙镇的书记镇长,外加一个田二壮。
  田二壮嘿嘿地说道:“丁镇长,这人还真有运气。”
  丁大江皱了皱眉,没搭理他。
  田二壮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这话算是嫉妒了。如果王谨真出了事,那么刘富贵加上丁大江官帽不保,自己以后恐怕也再难有升迁的机会。
  龙江海惊魂甫定,凑过来向刘富贵说道:“刘书记,丁镇长,我们去春江饭店喝点酒,压压惊吧。”

  刘富贵这个时候哪有喝酒的心事。他哼了一声,便上了自己的车走了。
  那边丁大江也觉得好生没趣,也上了车。
  田二壮见到书记镇长都走了,留下了他一个人。他忽然觉得腾龙镇越来越难混了。
  还是跟在陈胜奇后面踏实。陈胜奇有过承诺,而且陈胜奇的表弟是人事局长,也不怕陈胜奇没有机会当上镇长。拱倒了丁大江,就是陈胜奇的天下了。
  到那时,刘富贵怕也说话不算数了呢。
  腾龙镇的事情按下不表,单说马文生被送到了市医院。
  此时已近午饭时间,马文生被推进了急诊室,王津生则去了收费处,他一摸口袋,这才发现他自己并没有带什么现金。好歹凑齐了八百块钱,交到了收费窗口,却被告知说不够。
  “不够?那不行啊。请你帮帮忙,我们是津县腾龙镇镇政府的,少不了你们的医药费,先帮我们看吧,”王津生这个丨党丨委副书记,第一次感觉到没钱的困难。
  “对不起,这个我们通融不了。除非你能拿来医保卡,”收费的是个小丫头,答话**的。
  王津生苦笑了一声,看来马文生这事还得耽搁呢。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走了过来,她戴着大大的口罩,那口罩将她的脸收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她来到了收费处,敲了敲窗户道:“腾龙镇的马文生,先开具,费用我来付。”
  “陈主任,刚才那个病人是您的亲戚?”那个小丫头迅速地办好了,然后将病历从窗口里递了出来,“这个人也是腾龙镇的,刚才他还在替马文生挂号呢。”
  那个女医生朝着王津生看了一眼道:“你是腾龙镇的王津生副书记?”
  “是的,是的,”王津生有些受宠若惊地答道,“您认识我?”
  女医生那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不认识。你可以回去了,这边由医院来安排。”
  王津生哪敢回去,他到这里来,既是刘富贵的安排,也是他乐意做的事情。他能做到这个丨党丨委副书记,本来是靠着自己本家的一个叔叔。
  叔叔是津县原来的商业局长,后来退休了。
  王津生上面没有了依靠,再也挪动不了半步。做这个副书记,王津生可是做了两届了。这次通过马文生,没准儿能巴结上王谨,所以王津生根本不想走。
  这个医生,正是陆艳梅的好姐妹陈景蕊。

  陈景蕊见到王津生不肯走,也不勉强,拿着病历,匆匆地向急诊室走过去。
  王津生尾随其后,他看着她的背影,那白大褂下面的腿儿可是纤细修长,肥大的白大褂都遮不住她的丰韵。
  马文生并没有什么大碍。一番检查之后,诊断的结果是轻微脑震荡,加上头部有个创口,包扎之后也就没事了。
  马文生听说没事,就想离开。可是却被陈景蕊给拦住了,“你们县里的陆部长来了电话,向我传达了你们王书记的意见,轻微脑震荡,就在医院住上三五天,观察一下,就让你回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