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4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贫困村,还设了办公室。主任一人,什么级别?天知道?村干部都被称作泥巴腿干部,马文生在那里可是吃皇粮的干部被村干部管了,谁也不相信这个人会有出人头地的时候。
  然而,幸运女神似乎开始眷顾马文生了,他由西郭村办公室主任到了政府办任副主任,跟着又到了经委任主任,现在却又成了丨党丨委委员。
  照这种升迁模式,怕是腾龙镇后面的日子还姓刘,先是刘富贵,再是马文生。

  王谨随后作了讲话,他说得很简短,却听得腾龙镇干部们热血沸腾,“一个干部,就是要做事。马文生这个同志我了解了一下,他原来是村干部嘛。到了政府之后,先是帮助村两委谋发展,接着又和镇领导一起到采石厂和炮手一道点炮。正是因为有对事业不怕牺牲的精神,有对事业绝无二心的忠诚,县委才决定,把这样年青的同志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如果说马文生年轻了,那这样的年轻干部被提拔,就是一个启示,县委就是要让认真做事的同志承担更多的职责,履行更重要的责任。我相信,腾龙镇不会只有一个马文生,全县也不会只是在腾龙镇有一个马文生。”

  马文生听着王谨的话,忽然明白了王谨的用意。
  王谨是想在他的任命这件事上,真正把津县的局面打开。有活力才有推动力。
  马文生从王谨这一手中,领会到了很多的东西。
  县电视台记者欧阳宛儿指挥着摄像记者拍摄,她站在走道里,朝着马文生点了点。那个摄像记者扛着摄像机,对着马文生来了一个大特写。

  欧阳宛儿穿着一件白夹克,下面是一条黑色牛仔裤,配着一双白运动鞋,一头乌发束成了马尾辫放在脑后,走起路来很是轻盈,她经过马文生身边时,朝他轻轻地笑了笑。
  马文生也还报以微笑。他在农机局见过她,这个女孩子当时还朝着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她那苹果似的脸儿,双颊还有些微微的红晕,不由得又多看了一眼。
  此时欧阳宛儿已经走过去了,却又回过头来,又朝着这边看了过来。恰好和马文生四目相对。她迅速地收回了目光,跟着走出了会场。
  会议结束后,王谨点名让马文生留了下来,“马文生,王津生同志,也和我们一道去一趟采石厂。我倒要看看,这个采石厂到底有多少利润,让我们的刘富贵同志如此爱不释手。”

  刘富贵在一旁听了,心里一阵狂跳。他感觉到了王谨对他的不满,而这个不满,在前几天分明还是没有的。难道王谨真的有意想让他离开腾龙镇了吗?
  王谨把马文生叫进了自己的车里坐着,马文生忙不迭地跑了过去。
  他这一跑,对于腾龙镇的领导们来说,可是一个极其刺激的动作。他跑得快捷,说明他年轻。他能坐进县委书记的车,说明他得到了器重。
  这样的人,留在腾龙镇,对在场的领导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文生同志,你那篇文章,我看了好几遍了。你的有些想法,符合省市经济会议精神。我很喜欢。说说,你对全县的经济工作都有哪些思考?”王谨上了车,坐到了后排驾驶座后面。

  而马文生在他上车之前,将手搭在车门顶上,让王谨钻了进去。
  这个动作,被在场的腾龙镇干部看在眼里,一个个暗骂马文生是马屁精,可是又一个个暗恨为什么有这样机会的人不是自己。
  马文生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上,他想了想答道:“王书记,我当时写了一些材料,都是信马由缰,王书记这么夸奖我,我都无地自容了。”
  马文生这话说得真诚至极,饶是王谨久经风浪,也是暗暗喜欢马文生的实诚。
  “你说说,说错了也不要紧,”王谨鼓励道。
  “像腾龙镇这样的以农业为主的乡镇,想像当年那样搞乡镇企业,已经不行了。如今市场经济的大潮席卷全国,腾龙镇的剩余劳动力,只能以劳力输出为主。劳务输出,这是一条腿;另一条腿,我觉得应该找到地方特色,”马文生静静地说道。他就腾龙镇经济发展的事,想了很多,却发现没有一条能是快速走出困境的道路。
  “唔,还有呢?”王谨意识到马文生不敢说全县。可是津县也是以农业为主的县呀,这小子,挺灵活的。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可以扶持几个典型。但是典型的带动力有限。我觉得腾龙镇这边距离市区的直线距离很近,要是能有一天划进市区,融入市里的招商引资形势,倒不失为一条好路子,”马文生大胆地说道。
  王谨不由得吃了一惊。把腾龙镇划进市区,一个月前市里召开经济工作会议时,市委书记陆子强把王谨叫了过去,专门谈了这个设想。
  国家对耕地控制得太紧,市里的可用地指标有限。
  陆子强的想法是,把市区的企业全部迁到南边来,在这边建一个大型的工业园区。

  陆子强专门就这事和王谨进行了探讨。
  这是市委一把手的想法,还没有付诸实施。这个马文生,还真能想。他的想法,竟然和陆子强不谋而合。
  再想到刚才马文生将手搭在车门上,让自己迈进车里。王谨思索了一会儿,一个想法彻底地成熟了。
  “好,我们下一步再讨论这事,”王谨见到腾龙镇的采石厂到了,并不再和马文生说什么。他的车其实是跟在刘富贵的车后面,再后面是陆艳梅的车。
  刘富贵的车一停,王谨的车也跟着停了。

  龙江海早就接到田二壮的电话,说县委王书记和组织部陆部长到他这里来了,龙江海早早地迎在山坡上。
  等王谨下了车,龙江海忙迎了过去,“这位就是采石厂的承包人龙江海,”刘富贵向王谨介绍道。
  王谨唔了一声。马文生跟在后面,他发现唔这个字,是王谨的口头禅。
  “这里的一年收入还不错吧?”王谨并没有走进办公室的意思。可是这一阵风吹来,那石粉混和的灰尘飘到了王谨的身上。
  王谨呛着了,咳嗽了两声。

  刘富贵赶紧说道:“王书记,到里面来问吧。”
  王谨却没有挪步,而是看着龙江海,等着他的回答。
  “一年有两百来万吧,上交镇财政一部分,交到几个村一部分,剩下的就是工人工资和日常管理费用,”龙江海不敢不说实话。
  可是完全说实话,他也不敢。毕竟他还没有得到刘富贵的指示。
  王谨眯着眼睛,看看龙江海,又看看刘富贵,目光又飘忽了一会儿,这才背着手,朝着山坡处走去。
  那山坡上方,正是一台碾石机,在轰隆隆地碾着石头。两台货车正在那里等候着石子,一辆已经装好了,朝着山坡上驶来。
  王谨走到山腰下方,那车吃力地爬着坡,忽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那车没有驶上去,止不住地往后面滑了过来。
  车的后面就是王谨。王谨还往碾石机那边走。眼见着就是一场大祸。
  刘富贵想跑过去,可是腿下发软,怎么也跑不动。其他人也吓傻了,一个个惊呼起来。
  马文生疯狂地朝着王谨奔了过去,他的速度很快,可是也快不过车滑行的速度呀。
  眼见着那车就要撞倒王谨时,司机拉动了手刹。车停了一下。
  马文生还在奔跑着,他抱着王谨朝旁边一滚。
  王谨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倒在地。
  而马文生自己,则撞到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头部受创,鲜血直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