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24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按照他如今的家庭条件,关云山完全可以把他们姐弟俩全都转到云泽市学去,根本不用在凤山乡这个乡镇学学。
  但是关阳如今已经快到了考的关键时刻,关云山不敢贸然将她转到市内的学,而关晓军则不想过早离开凤山乡,因为关宏达夫妇现在有点适应不了市内的生活,又返回了关帝庙村。关晓军舍不得离开他们。
  如今的关宏达在退休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了,他决定正儿八经的卖凉茶,不是那种小打小闹的卖,而是想要建厂子,成规模的售卖,不过这个主意只是已经形成,还没有实施,砖窑厂的事情其实已经够他忙活的了。
  也在张新杰去世之前,有一则流言开始在云泽地区流传开来,连关帝庙村的村民都在互相传递。
  “哎呀,我可听说了!”
  在一个星期天的午,关晓军的姑奶奶兼小学老师关宏叶,正大惊小怪的跟关晓军的奶奶王欣凤聊天,显得极为气愤,“有专家说了,咱们这红旗河的臭水跟毒药差不多,老是这么闻,人都要短命十年!生下来的娃娃不是残疾是有病!”
  她拍着巴掌大声嚷嚷道:“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这臭水是从造纸厂里淌出来的!这厂子一建成,咱们整个云泽地区的风水都被镇住了!您看看,这几年病了多少人?死了多少娃娃?这开厂子的人挣亏心钱,坏良心呦!”

  她说到激动处,直拍大腿,“这样的厂子必须得停啊,不然咱们老百姓还不得死绝了啊!”
  王欣凤想了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此时鼻尖闻到的还是隐隐的恶臭味,顿时点头认同,“对对对,这开厂子的人都不是好东西,这可是断子绝孙的事情啊!”
  关宏叶小声道:“我告诉你啊,这开造纸厂的人现在已经遭报应了,让人给杀了,死的那叫一个惨哦,被人剁了几十到,都快成饺子馅了!”
  王欣凤忽然想起来了,“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不是叫张新杰的人?当时他被杀的时候,我还在市里面呢,这个人不是好人,把我家云山挤兑的发酒疯,又哭又闹的,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关宏叶道:“对,是他!亏心事干多了,这遭报应了吧!不过现在这造纸厂还在开,大家心里都很担心,害怕被这造纸厂的臭水熏死。要是死了倒也好,要是病了可坏了,谁给咱看病呐?”
  现在的年代,是一个小道消息横行、谣言满天飞的时代;一个全民疯狂、头脑发热,集体降智的特殊年代。
  这个时候的小道信息政府部门的宣传的影响力都大,特别是一些气功大师的言论,一些专家教授的话语,其权威性市长都要大。

  关宏叶说的这些话,在整个云泽地区的乡村都在流传,而且越说越离谱,有说这是外地人想要破坏云泽地区的风水,特意在云泽地区的龙眼建了这么一个造纸厂。而红旗河是云泽地区的青龙,现在龙眼被定住了,龙身也黑水给污染了,所以大家才开始大规模生病,开始出现一些难以理解的邪门事情。
  如发现了个双头蛇啊,谁家公鸡下蛋了,这都是不得了的事情,没听说过吗,公鸡下蛋,天下大乱!这造纸厂把整个云泽地区老百姓的福运都给破坏吸收了,所以才有这种异常现象的发生!
  谣言这种事情,三人成虎,别说是在八九十年代,是在三十多年后,依旧有它的生存空间,而且多年后的百姓,对谣言的抵抗力并不此时的百姓高多少,被人在一带节奏,立马化身键盘侠,成了别人攻击的工具。
  现在的关宏叶是这样,在听到了有关造纸厂的传言之后,感到十分愤怒,这才找王欣凤来说这些话。
  她一个老太婆都这么激动,别的血气方刚的青年汉子们更不用说了,对于造纸厂的仇恨本来有,如今在谣言的刺激下,已经开始生根发芽,渐渐地要开花结果了。
  也在年底的时候,云泽地区唯一的一家造纸厂,被周边千名愤怒的群众冲进了大门,将里面的所有机器砸坏,随后一把火点燃了厂子,将整个造纸厂付之一炬。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省里的记者都闻讯赶来,对此事进行采访。虽然最后这采访稿没有发出,新闻也没有报道,但是张新年的这个造纸厂已经无法再继续开下去了。
  等到关晓军寒假结束,与姐姐一起学的时候,张新年开始将造纸厂从云泽地区撤离,决定将造纸厂转移到别的地区,而化肥厂与农药厂倒是没有受到波及,这两个厂子虽然也有污染,但与造纸厂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人们还能忍受。
  在学的路,关晓军特意在红旗河边站立了一会儿,看着虽然依旧暗黄臭气的河水,但颜色已经浅了很多,可见污水正在逐步减少。
  关晓军负手站在河边,看着弯弯的河道,忽然笑了起来,“一天乌云散呐!”
  停在河边的关阳,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又在发莫名其妙的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当你遇到实力远超自己的对手时,只有莽夫才会选择与其硬撼,这样即便是侥幸能赢,那也是极为惨烈的胜利,而且还多了一个以后难以抗衡的敌人。
  这种事情,智者所不取,面对这样的对手,最佳的方式是,与其成为好朋友,成为合作者,而不是成为对手,在这个社会,盲目树敌,是非常蠢笨的一件事情。

  当然,如果这个对手一直对你咄咄相逼,而且不讲规矩的话,那么不要犹豫了,搞点自保的小计谋吧,反正不能坐以待毙。
  不过这种小手段,偶尔为之可以,若是将之当成自己赖以生存的手段,那有点太低级了,真正的做事方法应该是用阳谋,行堂堂正正之兵,做堂堂正正之事!
  可惜这种行事方法关晓军还不会,正在努力学习,努力向这种手法靠拢,至于能不能学得会,那看以后了。
  他重活一世,虽然以往的脾气难以改变,但在处理事情的手段却是远超同侪,别说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子,算是关云山这样的成年人,甚至关宏达这样的老年人,也及不他,在整个关帝庙村里,恐怕也只有逍遥自在的太爷关自在能看清关晓军的一举一动。
  不过关自在天人化身,对世间的一些东西早看的明白,虽然惊讶关晓军这么小的年纪有这么狠的手段,但毕竟这孩子出自老关家,堪称老关家的千里驹,他老人家惊之情自然有之,但更多的则是欣喜高兴。
  昔日甘罗十二为宰,今日自己的重孙孙也是十二三岁,但智慧却不输古人,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他一开始还担心关山虎戾气太盛,以后恐怕会惹出事端来,但现在见关晓军如此的心狠手辣,反倒觉得关晓军的危险程度关山虎有过之而无不及,平添了几分忧虑。
  关山虎以后出问题,关晓军可以制得住,关晓军若是出问题,关山虎恐怕只能束手无策,两人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
  不过儿孙自有儿孙福,这种事情关自在想想也算了,倒也不觉地关晓军以后真得能走邪路。

  即便是以后真的走邪路,那还有国家来管他,只不过到那时,已经自己人所能控制得了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