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22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次案件,除开被害人张新杰之外,还有张新杰的司机董平川也受了轻伤,门牙被磕掉两枚,因为拼死抓凶手的时候,身被砍了三刀,好在是冬天,有厚衣阻挡,伤口不深,未能危及性命。
  经多方调查,又加司机董平川口供,此事为临时起意抢劫行凶杀人案,案件十分恶劣,对云泽地区影响极大,激起很大的民愤,时任云泽地区专员的郝广同志震怒,严令彻查……
  以是关于九十年代“035抢劫杀人案”的档案记载。
  多年后,有个本地丨警丨察整理翻看档案时,偶尔看到这件大案的记录后,忍不住咋舌,“九十年代的企业家诶,如果活到了现在,那得多厉害?啧啧,可惜了一位商界精英!”
  张新杰被砍杀的时候,关云山正在院子里扶着石榴树哇哇狂吐,边吐边哭,他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委屈。

  关云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向人低过头,今天第一次向人服软,被张新杰如此羞辱,还连带着自己的儿子也被人看了笑话,这对一个父亲来说,是极为残忍而且难受的一件事。
  “小军啊,爸爸对不起你啊!”
  关云山扶住石榴树,蹲在地下轻轻喘息,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我不该给这狗日的低头!大不了鱼死破!”
  卢新娥一脸忧色的拿着卫生纸将关云山嘴角的秽物擦掉,端来一杯茶水给关云山,“好了,别说了!先簌簌口!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哭?你丢不丢人?”

  夫妻这么多年,卢新娥从未见过关云山这么伤心过,她呵斥了关云山几声后,自己眼眶也红了,“你到底这是怎么了啊?谁欺负你了?”
  她看向旁边的关晓军,“你小军,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爸爸又怎么对不起你了?”
  关宏达也听出不对劲来,“小军,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听着你爸的话头,怎么今天跟张新杰吃饭喝酒,也有你参与了?”
  关晓军此时看着父亲一脸痛苦的样子,心情极为低沉,道:“我这不是嘴馋了吗?正好知道我老爸要去吃好吃的,我跟着去了。”

  他将当时酒席的情形毫无隐瞒的一五一十的全都说给了关宏达来听,关宏达听完之后,勃然大怒,“这也太欺负人了!这事儿没完!”
  此时,关自在也在院子里,他听完关晓军的话后,对关晓军招手道:“小军你过来!”
  他捋着胡子下下的看了关晓军几眼,把关晓军看的浑身都不舒服的时候,这次开口道:“喝完酒后,这去西关剧场看戏,是你爸的想法吗?还是你的想法?”
  关晓军毫不犹豫道:“是我的想法!我都听人说了,这个张叔叔喜欢听戏,我和老虎,我们两个凑了一百块钱,想着请他看一场戏,万一他看完戏一高兴,他或许不难为咱们了呢!”
  旁边的关宏达一脸欣慰,“小军这孩子长大了啊,这才多大,知道为家里分忧了!”
  他对自己这个小孙子一百二十个满意,看这孩子,长的又高又俊,学习成绩还好,现在还这懂事,自己儿子可要强多了!
  如今遇到再令人生气的事情,关宏达只要一看到关晓军,这怒气立马减少了很多,他看到自己这个孙子高兴。

  关宏达只觉得欣慰,但是关自在却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他又问道:“小军,你请了人家都看了啥戏啊?别不懂戏,乱点,没点对,再把人家得罪了!你想想,你要是给人祝寿的时候,你不点《八仙祝寿》,反而点一个什么《生死恨》《失子惊疯》啥的,那不但成不了事儿,反而会坏事!”
  关自在是个归隐民间全才性的人物,基本什么都懂一点,他曾对关晓军说过一句话,“化造诣,除了康生与太祖之外,在整个国,太爷谁都不佩服!”
  可见这老太爷,对自己的才学也是有几分自傲心理的,以他的学识与见识,对戏曲这一块自然也是有所涉猎。现在他说起京剧来,那也是头头是道。
  关晓军张大嘴巴,“太爷,我这也不太懂啊,戏是老虎哥点的,好像叫啥《徐策跑城》,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嗯?”
  关自在微微一愣,深深的看了关晓军一眼,“小子,这场戏……杀气有点重啊!”
  关晓军被关自在看的浑身微微颤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关自在的一双眼睛好像是照妖镜一般,将自己心里的一些小九九全都映射了出来,一览无余。似乎自己做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太爷的眼睛。
  关晓军不敢直视关自在,一脸茫然道:“杀气?这唱戏还有啥杀气?”

  关自在将腰间的烟袋杆抽了出来,往关晓军脑袋敲去,笑道:“臭小子,这是说杀气!”
  关晓军抱头鼠窜,“太爷,你打我干啥?”
  关自在道:“我让你知道什么叫杀气!”
  关宏达看着院子里一追一逃的一老一少,忍不住摇头,“老小孩,老小孩,太爷年纪越大,越像个小孩子!”
  关自在拿着烟袋杆在敲关晓军的头,而剧院里看戏的何永生则被妹妹何永琴找了过来,气喘吁吁道:“哥,你今天让我盘货,我盘了一下,发现咱们店里的磁带有一箱子都是坏的,好像是摔碎了!一百多盒呢!”
  何永生大怒,“他妈的,难道进了一批次品磁带?”
  他有点坐不住了,对身边的牛彪道:“彪叔,我得先回店里看看去,妈蛋,这次肯定被批发商给骗了!”
  在何永生与妹妹离开剧院后,牛彪幸灾乐祸对身边的十几个小混混笑道:“活该!妈的,批发磁带吃独食,都碎了才好呢!”
  旁边的几个小混混全都恶形恶状的笑了起来,牛彪这句话正是他们内心的想法,眼看着何永生卖磁带,开游戏厅,他们说不眼红那是假的,只不过平日里不敢表露出来,此时牛彪毫无顾忌的这么说,他们几个人都连声附和。
  “是,是,永生这家伙吃独食,早晚店铺被人一把火烧了!”
  “游戏厅也不说免费让我们玩几天,我们去玩,他竟然还收费!什么玩意儿!”
  “早晚举报查封他!”
  几个人说的兴高采烈,似乎说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事实,激动的满脸通红,有的还咬牙切齿,嚷嚷成一片,旁边看戏的一些人敢怒不敢言,纷纷撤到更远处。
  在他们讨论的正热烈时,两个身影悄悄的走到了牛彪身边,“彪叔!”
  牛彪一愣,看清楚来人后,骂道:“你们两个王八羔子,吓了我一跳,我以为谁呢!你们俩不是不看戏了么?怎么又来了?”
  刘国将一个报纸包裹的事物递向牛彪,即便是剧场昏暗,也能看到他脸泛着异的光,“彪叔,这是五千块钱,我们刚弄的!”
  牛彪大,“你们两个这出去一会儿,弄了这么多?抢银行了啊?”
  刘强道:“没……没有!”
  牛彪伸手将报纸里的钞票接过,“小子,我可告诉你们,别给我耍滑头,你们是不是觉得这里灯光暗,想给我一把假钱应付一下……”

  他一句话还未说完,忽然剧院大门口一阵喧哗,一群丨警丨察从门口大步走了进来。
  在何永生离开西关剧院,与妹妹何永琴一起回到音像店,对看守铺位的小弟点了点头,兄妹两人一起向后面院子里走去。
  “你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