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21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军不同意,“清河庄离这里也两三里,哪能用这么多?最多一块五!”
  两人争执了一番,最终还是一块五成交。
  有钱也不能乱花,该省也得省,虽然人力车夫拉车拉人只是一两块的小钱,可是该多少是多少,那也不能花冤枉钱,算是一百万元,那也是一百万个一块的累积起来的!

  清河庄处于云泽市区青年公园附近,邻青年湖,环境算是非常不错的地方了,关宏达几年前在清河庄买了一个大院子,此时已经重新翻盖了一遍,盖成了一个非常规整的老式四合院。
  这段时间因为关帝庙村后红旗河污染太过厉害的原因,村子里实在没法住了,关晓军一家人此时已经搬到了市里居住,关宏达夫妇以及卢新娥都一起过来了,把关自在也请了过来。
  不过最近关宏达有点不适应这里的生活状态,老想着返回关帝庙村。
  因为河流污染的原因,农村很多人身体情况都不太好,这个时候关自在之前的凉茶配方起了作用了。

  这种凉茶最能调理身体,很有健身只能,在这个时候污染地区的村民喝了,确实是有着很显著的调理效果。
  农村百姓嘴巴最松,有什么稀事儿,不出一周,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了,再加之前这凉茶小有名声,因此这两年关宏达制作的凉茶卖的非常火爆。
  此时老关家每年光卖凉茶粉都要卖出小十万去,一口砖窑还挣钱,现在虽然是冬天,凉茶夏天卖的少,但零零散散的也有不少人买,特别是快过年的时候,这凉茶粉已经成了凤山乡附近村民最为热衷的礼物了。
  所以此时的关宏达非常挂念自己的“小买卖”,总想着回家继续卖凉茶,能赚一点是一点,总闲着强多了。
  当关晓军扶着关云山回到清河庄的院子里时,关宏达从屋里走了出来,皱眉道:“怎么喝这么多?那小子逼你喝酒了?”
  关云山摇头不语,摇摇晃晃回到屋里,趴在床失声痛哭起来,边哭边吐,他的酒劲这个时候才来,屋子里被他吐的一塌糊涂。
  “怎么醉成这样?小军,你在什么地方遇到你爸的?”
  关宏达见儿子醉成这个样子,脸色很不好看,“这是被人欺负了啊!他妈的,张新杰这小子真这么横?门低头还不放过咱们?”
  此时关宏达口的张新杰正一脸阴沉的看向司机董平川,“老董啊,这是你挑的路?”
  董平川擦汗道:“公子,我这……我也没想到这好好的路,怎么多了这个三角钉啊,这是谁扔的啊?太特么坏了!”
  他们的车子在进入这条小路没多久,被路面的钉子给扎爆了胎,眼看着趴窝了。
  “要不这样,公子,咱们先下车吧,我把车开进修理厂,您先找个车拉您回去。您看行吗?”
  张新杰哼了一声,推开车门走了出来,将手伸向董平川,“拿来!”

  董平川一愣,“什么?”
  但随即反应过来,将手的皮包递给张新杰,“公子,这云泽市不太平,您先拿一张票子用吧,包还是放在我这里吧,在路不安全!”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在你手里安全了?”
  董平川哑口无言,他手里的皮包,这个时候还有着一个大口子呢。
  张新杰不再多说,伸手从董平川手里抓过皮包,转身向前方走去。
  背后董平川从车里探出头来,“公子,咱这皮包有个口子,你要注意一下,别再把东西从口子里丢出来……不好,有抢包贼!”
  在张新杰拿着皮包没走几步的时候,旁边挨着他走路的一个健壮青年忽然伸手向他手的皮包抓去。

  他手的公包有个方便拎着的皮带儿圈绳,此时他一只手腕正钻进了皮圈里,现在还未反应过来,一股大力涌现,手的皮包已经脱手而去,但是手腕还被皮圈套着,皮包被抢走的时候,人也被拉的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
  从张新杰手抢包的正是刘国,他一拉没能把皮包拉走,吃了一惊,恶狠狠的看向张新杰,“放手!”
  张新杰大怒,“混蛋!连我的东西也敢抢!”
  在他身后,司机董平川已经打开了车门,向这里狂奔,“想死啊?连我家公子的包也敢抢……”
  在这时,站在董平川不远处的刘强猛然伸腿,正在狂奔的董平川瞬间被绊倒,鼻子嘴巴磕在地,当场磕个半死,门牙都磕飞了。
  这边的刘国见张新杰死拉着皮包不松手,顿时急了,从袖子里钻出一把砍刀,高高扬起,“再不放手,老子砍死你!”
  张新杰何曾遇到过这种情况,人都气糊涂了,“你敢!你知道我是谁吗?”
  此时被绊倒在地的董平川听到张新杰的话后,身子一颤,满脸鲜血的抬起脑袋,撕心裂肺的嚎叫道:“公子,快把包给他,不要威胁他……”
  抢包抢包,抢的是一个时间,见张新杰死不松手,刘国心大急,此时手持利刃,杀心自起,再也顾不得什么了,手砍刀对着张新杰的手臂狠狠砍下,“还不放手!”
  张新杰倒是想放手,可是手腕被皮圈套着,皮包被刘国使劲扯着,根本挣不开。
  其实刘国如果稍微冷静一下,会发现这皮包不并不是张新杰不想给,实在是因为手腕被皮圈箍住了,拿不下来。
  但是这个时候,心情高度紧张,心里只有一个抢包的念头,一心想把皮包给抢走,抢走可以还赌债了,但根本没注意这种细节,还以为张新杰不想给,激动之下,手刀砍了下去。
  一刀砍下,张新杰放声痛呼,但手腕还是不能离开皮包,刘国大急,又是一刀砍下,“你放手啊!”

  他对着张新杰脖子、脑袋、胳膊等处一连砍了十几刀,见张新杰人都倒地不起了,竟然还不放手,刘国刀砍不停,自己都带了哭腔,“你放手啊!”
  张新杰斜躺在地,眼镜已经碎了,意识模糊的看着对面青年汉子一刀刀的往自己身砍,都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觉得身越来越冷,呼吸不畅;不知怎么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刚才戏台京剧演员的唱腔念白,“万岁准了我的本,君是君来臣是臣,万岁不准我的本,紫禁城杀一个乱纷纷!”
  一九九零年,冬。
  河东省云泽市,西关大街附近的小杨树路,发生了一起拦路抢劫杀人案。

  经查证,行凶者是云泽市刘家村的刘国、刘强堂兄弟两人,抢劫原因是见财起意,两人因为欠下巨额赌债,在看到受害者手皮包露出来的钱币之后,遂起了抢钱的心思。
  事后查明,被抢的皮包里共有五千现钞,还有支票本根若干,派克金笔一支,总价值在一万元人民币左右。
  被害人张新杰,京城人士,系云泽地区知名企业家,在来云泽地区的一年多时间里,开办了造纸厂、化肥厂、农药厂等三个工厂,家资甚富。
  死因是被凶手连砍三十二刀,失血性休克而死,死的很不安详,据行凶者刘国回忆,被害人张新杰在临死的时候,好像还唱了一句戏曲,说是要把什么杀个乱纷纷云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