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19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军虽然是请他看戏,但却没有包场,这个剧院里还有很多观众在看,不单单是张新杰、关云山几个人。
  看戏嘛,人多了才热闹,几个人看戏那是非常没有意思的一件事,张新杰喜欢的是这种热闹。
  但现在,虽然整个剧场都显得极为热闹,可他忽然有了一种在人群孤独的感觉,似乎有那么片刻时间,他整个人都被剧场孤立了起来,这种感觉极为妙,但也是一瞬间的事,回过神来之后,张新杰哑然失笑,暗笑自己竟然多愁善感起来了。
  他抓了一把花生,慢慢剥开,将花生仁扔进嘴里,咀嚼了几下,感受着口腔花生独有的香味,心情慢慢放松下来。
  而在此时,看管游戏厅的何永生正与云泽市里的一帮小混混老混混在一起喝酒。
  人有钱有朋友,有钱有地位,前两年何永生在云泽地区,谁都能踩两下,但如今因为看管游戏厅售卖盗版磁带,手下已经多了十几名小弟,隐然成了云泽地区有名有姓的一号人物了。
  今天闲来无事,何永生便叫了几个人来院子里喝酒吃饭打麻将,当然,更重要的是在调解一些人的矛盾。
  “永生,我今天给你个面子,在给他们俩宽限一星期,一星期后,他们要是再凑不到钱,那别怪我心狠手辣!”
  院子里,一名彪形大汉看向何永生,“愿赌服输!输多少得还多少!两月前,他们俩打牌输了我三万六千三十五块钱,当时大家都在场,我没有说谎吧?今天看在你的面子,我把零头抹掉,只收他们三万块,哥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何永生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笑道:“彪叔,您实在太给面子了,啥都不说了,都在酒里了,我敬您一杯!”
  一杯酒喝完,何永生看向身边坐着的两个低头不语的小青年,“刘强,刘国,哥哥诶,我只能帮你们帮到这里了,我已经借给了你们俩两千了,再多了,兄弟我也没有了,你们也知道,兄弟在这游戏厅里,也只是个看门的,我妹妹又在学,花销太大了,说实在的,我手里也存不住钱。”
  刘强、刘国,是附近刘家村的人,他们两个是堂兄弟,前两年辍学在家,无所事事的满天下晃悠,仗着自己块头大,能打架,所有人都怕他们两个,渐渐的成了附近收保护费的小混混。
  这两人喜欢赌博,前几天赌博的时候输了大钱,如今一直被债主追要,实在是撑不住了,这才找何永生求助。
  其实如果他们欠钱的是普通人,别说是还钱了,早一耳光打过去,让债主倒找给他们。
  但这一次的债主是云泽地区号称“八大金刚”里面的牛彪,这人手底下也有几号人,梅花拳打的也不错,是云泽地区的老江湖,徒弟也多,为人心狠手辣,刘强、刘国两人根本惹不起。

  他们两个与何永生算是酒肉场的朋友,这几天被牛彪追债追的实在缓不过气来,便央求何永生出面调节。
  现在见何永生出面了,牛彪也只给宽限一周的时间,刘强、刘国两人心一片冰凉,三万块钱在这个年代,那是多大的一笔巨款?两人只是无业游民,底层的小混混,这么一大笔钱,他们从哪弄去?
  但他们又不敢不还,个月因为还不账,两人的小拇指便已经被牛彪带着人剁了下来,现在伤口还没有好利索,一想起来,隐隐发疼。
  刘强抬起头来,一脸祈求的看向牛彪,“彪叔,我们哪弄这么多钱啊?我们家里的存折都被我们偷了出来还债,现在我们兄弟俩连家都不敢回,哪去弄这么多钱啊?”
  牛彪脸色一变,“我管你哪弄去!没钱你去偷啊,去抢啊,去炸银行啊,少特么在老子面前哭穷!你们家不是还有宅基地,还有房子吗?把房子宅基地卖了,两家合一起,三万块钱肯定能凑够!”
  刘国结结巴巴道:“房……房子卖了,我……我爸妈住哪去啊?他们不还得打死我!”
  牛彪身子缓缓前倾,俯视两人,“你们要是不还钱,我现在打死你!”
  见现场火药味这么浓,何永生急忙伸手将双方分开,“彪叔,彪叔,您别生气,别生气!”
  他暗踢了刘国一脚,“说什么呢这是?还不快敬彪叔一杯酒?彪叔一高兴,说不定宽限你们一年呢!”
  刘强小声嘀咕道:“一年我们也还不了啊!”
  牛彪瞪眼看了刘强一眼,“嗯?你说什么?”
  刘强身子一哆嗦,再也不敢说话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两人心后悔之情已经到了极点,他们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砍下来。
  但赌博这件事,一旦瘾,很难戒除,他们兄弟两人之前也输过钱,把家里的牛羊都输个精光,被家人绑在树使劲抽打,逼得跪地发誓再也不赌博。但不出三月,手又开始痒痒,虽然心里对自己说,只赌一次,但渐渐地收不住手了,直到前段时间输给了牛彪三万多,才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一顿饭下来,何永生好说歹说,牛彪方才勉为其难的宽限给刘强两人一个月时间,要是逾期不还的话,超过一星期,剁掉一个手指头,手指头剁完,那剁脚趾头,等到二十个指头都剁掉后,那开始剁裆部的小头,小头剁掉剁大头!
  刘强、刘国两人听到这里,面色惨白,神不思属,心一片茫然,而牛彪心也不痛快,他本来还想着快点拿到刘家村的宅基地,被何永生这么一拦,起码要拖后一个月。
  吃完饭之后,何永生抬腕看表,笑道:“我听说啊,咱们西关剧场里最近有唱戏的,一起去看看去不?那里人多,娘们也多,顺手摸几下,连个敢叫唤的都没有,啧啧……”
  何永生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牛彪笑骂道:“他妈的,你们这群熊玩意儿,知道想娘们!我告诉你们,有钱才有娘们,没钱摸到手也不是你的!”
  他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有点心动,起身道:“那去看看去,反正今天也没啥事儿!都准备好家伙啊,戏园子里最容易出事,别到时候被人给堵了!”
  一群人都嘻嘻嘻哈哈的向西关剧场走去,只有刘强、刘国两人满脸苦涩,这三万块钱已经成了压在他们头的大山,随时都能将他们压成肉饼。
  此时剧院里的关晓军也在抬腕看表,对张新杰道:“张叔叔,你看,这戏也唱完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七八十年代有成,能把事业做大的人,基本屁股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这些企业所得到的第一桶金,大多数都带有一种血腥味。
  只要我党想要查你,一查一个准儿,谁都跑不了。
  多年后,曾发生过一起清算民营企业“第一桶金原罪”的事件,其原因在于很多公司在迈开第一步的时候,脚底下往往都带着血。
  而最乱的行业是建筑业与酒店行业,但凡能在地方搞起大规模建筑工程的,能在地方开的起大酒店的人,全都是人头熟,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

  这个年代的建筑工程是要抢的,抢得过是你的,抢不过那是人家的,其实在多年以后也是这样,搞工程招标的时候,基本都是以权压人,以势压人,很少有人会真的按照规则行事,按照规则行事的人,都是没能力超越规则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