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4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民是丁大江一手由镇中学校长提拔进的镇教委。对于马文生,胡民也没有多少好感。
  “胡主任,我有两句话想告诉你。一,我由镇丨党丨委决定分管教育,那我就要为教师负责任。教师拿不到工资没心思上课,我必须要解决;二,你是镇教委专职副主任,为教师们要工资,是你份内的职责。你却在这里打牌消磨时间。我问你,你奖励工资有没有发?”
  马文生的话,把胡民说得脸上一红。胡民恼羞成怒地答道:“马文生,你别以为分管教育是多大的事。王津生也分管过教育,也没有用这样的大帽子来压我。镇中学没有我去坐镇,教师们早就跑到政府来闹了,别说上课,就连校门他们也不会进的。你要名单是不是?不用了,我一个电话就能将他们叫来。让他们去你的办公室解决问题。”
  马文生被胡民气乐了,点点头道:“好,那你打电话叫他们来,我来解决这个问题。”说着,马文生转身就走。他直奔陈胜奇的办公室走去。
  陈胜奇正坐在办公室里品茶看报纸。他已经由田二壮那里得知马文生分管教育了,这让陈胜奇高兴得心花怒放。你分管教育,你没钱管什么教育?
  马文生敲了敲门,陈胜奇抬头看到是马文生,也没理他,继续看着报纸。马文生一步迈进来,问道:“陈镇长,教师奖励工资有拖了三个月没发了,镇财政能不能先解决一下?”
  陈胜奇瞪了他一眼道:“解决?用什么解决?没有丁镇长发话,我这个副镇长说话不算数。”
  马文生知道陈胜奇这是摆明了和自己过不去了。这次不把陈胜奇搞定了,他马文生以后也别想管什么教育,在腾龙镇他继续还是瘪三。
  “陈镇长的意思,是丁镇长不肯支付教师工资?那好,我来去问丁镇长,他有没有批过教师工资,”马文生静静地答道。
  “要是没有批,那又怎么样?”陈胜奇恼火极了。马文生现在还不是丨党丨委委员,就敢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他真当自己很牛吗?王津生是丨党丨委副书记,不一样在自己面前吃瘪吗?
  “没批好说。我以个人名义,向信用社贷款来发教师工资。要是批了没发,我可要带着教师去县委找王书记,”马文生不卑不亢地说道。
  陈胜奇被马文生这话说得有些懵了。他知道上回王谨来过腾龙镇,还听了马文生的汇报。难道这小子真的和王谨牵上了线?不行,还是先稳住他再说。
  “文生,做事不能按脾气来。我告诉你,丁镇长批没批工资,结果都一样。镇财政账户上,只有30万,还有10万是你们经委的。要发教师的奖励工资,一下全发光了,政府开门就要钱,让你来想办法吗?你新官上任,我也得帮帮忙。明天,明天怎么样?”陈胜奇缓和了一下语气,不再和马文生针尖对麦芒了。
  马文生说道:“好。那我明天再来。”马文生说着,离开了陈胜奇的办公室。
  陈胜奇气得举起杯子来,重重地掼到了地上,只听一声脆响,政府这一层楼上的人都听得分明。
  马文生回到了经委办公室,却没有等到镇中学教师。
  胡民也听到了陈胜奇掼杯子的声音,不敢再生事了。
  马文生在办公室里坐着,越想越是生气。这个时候,杨兰给他来了电话。
  “文生,你还没有下班吧?晚上到我这里来,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她声音和缓地说道。那语气里,分明有了黏劲儿。
  马文生对于杨兰,也是牵系挂念。对于杨兰和陈胜奇有没有感情,马文生铁定是没有的。她只是被他粗暴地掳去了第一次,最后被逼无奈嫁给了这个鸟人。
  下午马文生和陈胜奇的唇枪舌仗,更是让马文生对他没有了半点好感。国家有明文规定,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工资。可是这人竟然将教师的奖励工资压着不发,直到马文生问到了丁大江有没有批,还抬出了县委书记王谨,陈胜奇这才服了些软。
  马文生想着杨兰那惹火的身材,一时间心如揣兔,只想着快点下班,自己好到她那里去。
  终于等到了下班时间,马文生没有坐公交车。他不想惹人注意,花了30块钱坐了辆摩的,直奔市区而去。到了市里,他又打了部的士,往杨兰的住处而来。就在他快进入那个小区时,他停了停。因为他要判断一下,这附近有没有熟悉的眼睛。
  此时天已渐黑,路上偶有几个行人,也是步履匆匆。马文生迅速地走了进去,等进入了楼道,他几步纵跃,小跑着来到了楼上。
  门铃被他摁响后,门立即就被打开了,里面站着一个穿着紫色风衣的女子,正明眸皓齿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笑。

  “进来,”她低声说道,跟着她伸手关了门。
  杨兰今天叫马文生过来,本来是告诉他自己的一个想法。至于欢爱的事,她想留在饭后,好好诱惑一下这个男人。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了。其实马文生第一天到经委上班,她就被他的阳刚气所吸引。
  没想到马文生一进门,就直接要了她。
  杨兰喘息定了,这才将头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文生,我准备辞职了。”
  “辞职?为什么?”马文生吃了一惊。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找到了份工作。怎么能说辞了就辞了呢?
  “你听我说完,”杨兰静静地说道。她是害怕陈胜奇。这人本来已经回到他原来的老婆身边去了,因为儿子上中学了,不能不管。
  “可是我最近发现,中学教师因为没发工资,连课都不想上了。可他倒好,把钱放在信用社里吃利息,这事要是被查出来,他一准儿要倒霉。我在他那里,也得到了一些。我辞职和他离婚同时进行,这样就算他倒霉了,我也不用陪葬,”杨兰在马文生的胸口划着圈圈。
  马文生听到这里,不由得骂道:“这个人也太不是人了。”
  “就是。他连儿子的前途都不管,为的就是多捞钱,去向他表弟买官。你想想,这样的人能靠得住吗?”杨兰答道。
  马文生想了想,“那你辞职了,准备做什么呢?”
  “我的钱,一开始有很多是他捞来的。后来我不怎么去上班了,就天天炒股,认识了一些人,炒股也赚上些,加在一起,有130万左右,再把这套房子卖了,用来开个饭店或者夜总会,还是勉强够的。市里我有一帮朋友,官场的也多,靠他们帮忙,因为不会太差,”杨兰的主意打定了,说到这里,她的眼睛亮了。

  她和陈胜奇待久了,实在是嫌厌他了。如果说刚到腾龙镇,她还是一张白纸,被陈胜奇要去了身子之后,就想多向他要钱,跟了他,也是嫁鸡随鸡算了。可是现在她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自己是自己,陈胜奇是陈胜奇。
  日期:2018-11-09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