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1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得对,方晟,我……”爱妮娅迟疑半晌道,“我是不是老了?以前都是我对你谆谆教诲,耳提面命,如今怎么反过来了呢?”
  方晟笑道:“因为我逐渐成熟了,还因为你是妈妈,不象从前决断而杀伐,更因为你是省长,考虑问题更加复杂周全,这个解释能否让你放宽心?”
  足足聊了四十多分钟,两人才意犹未尽收线。
  第二天上午吴郁明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一大堆议题当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国腾油化改制方案。

  某种程度讲也是一次试水,试探林枫到底偏向哪股势力。
  由于权力版图发生变动,彼此都很谨慎,常委会气氛沉闷而拘谨,活跃如成槿芳都低调许多,而新入局的林枫则有些意兴阑跚,仿佛游离于会议之外,每个议题都不发表意见,被问及时低沉地说“同意”。
  可以理解。无论正治地位还是经济体量,鄞峡跟潇南没法比,更不用说分工。林枫在潇南虽是没挂具体职务的专职常委,却实际分管招商引资、重大项目落地等实权领域,到了鄞峡只是务虚居多的统战部长,心理落差太大了。
  轮到改制议题了,头一次列席常委会的于正略有些紧张,连喝几大口茶镇定情绪,提纲挈领介绍了国腾油化改制实施方案。
  听完介绍,会议室一度沉默。
  吴郁明环视众常委,道:“各位有什么意见?没有的话就一致通过了。”
  成槿芳哪肯方案轻易过关,就算拖也要拖两三个月,当即道:“关于方案,我有几点个人想法供各位斟酌……”
  她从法人治理结构到市场化思路,从资产、人员重组到补偿、出让方案一口气说了九条意见!
  除了林枫不知情外,在座常委都明白凭她那点水平根本说不出这通名堂,必定都是郜更跃的“个人想法”。
  房朝阳率先发难,道:“成秘书长所说的意见,绝大多数是去年常委会通过版本里业已否决内容,现在再退回去讨论只会耽误时间,也没必要,我们还是尊重前任常委会决议,根据当前形势做些微调即可。”
  “照房部长的说法,既然形成决议干脆一字不改好了,为啥拿出来重新审议?”成槿芳最擅长胡搅蛮缠,“修订调整,啥意见都能提对不对?”
  耿大同及时跟进:“关于方案里涉及的人员补偿标准,的确需要商酌。充分照顾离退休、病休、内退人员利益是应该的,但要兼顾企业承担能力,不能影响改制后正常生产经营,改制初衷是推动国腾油化发展,而非倒退。”

  “按国腾油化成立以来发展态势来看,郜总功不可没,”慕达拍马上阵,“作为现任集团负责人,郜总应当享有控股优先权,就算政策略为倾斜些,我想不管哪个层面都说得过去,也能保持国腾油化平稳过渡嘛。”
  方晟闲闲地说:“改制后是否续聘郜总关系到国腾油化稳定,我不同意这个观点。”
  慕达老脸一红,有招架不住之感。
  没等窦康帮腔,方晟又说:“大同市长所说的补偿标准,修订方案时精心做过测算,当然兼顾到企业承担能力。因为补偿款而搞垮一个企业,别说双江,放眼全国都没有先例,大同市长认为呢?”
  窦康又待接碴,这回被吴郁明抢先半拍——他实在厌倦反复纠缠于方案细节,沉声道:
  “在国腾油化改制问题上,我跟方市长态度一致,那就是不必对方案吹毛求疵,先干起来,边操作边调整!如果哪位常委觉得没必要改制,或强烈反对改制方案,可以直接向省委反映!”
  方晟紧接道:“市正府将成立国腾油化改制工作领导小组,我任组长,华叶柳任副组长,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主任就是今天列席常委会的于正同志,具体负责改制各项事宜。”
  一连串意外把常委们打懵了。
  吴郁明放出狠话,把常委会内部争执上升到省委高度,成槿芳自知理亏不敢多嘴——国企改制是大势所趋,拖延磨蹭只能躲过一时,最终还得面向市场。
  在改制方面,双江其实已严重落后沿海兄弟省份。两年前碧海就完成百分之六十省属国企改制;朝明则明确拿出硬杠子,总资产4亿以下的国企一刀切限两年改制到位,超期不再享受国企待遇。
  何世风主导的改制标准基本依照朝明,即总资产低于4亿、职工人数低于2000人必须改制。
  各地国企因此在地方正府协助下突击上规模,资产方面加盖办公楼、厂房,引进进口生产线,加大技术改造;人数方面大力发展三产,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和服务业,新增人员全部列入工人花名册。
  国腾油化也是如此。三年来郜更跃疯狂扩张,以“打造产业链”名义收购、兼并油化上下游产业,加上房地产开发等业务,充实资产负债表表内数据,宣称自己迈入大型国企行列。
  何世风是搞经济的,没有被双江一夜之间陡然向好的形势所蒙蔽,又颁布补充通知,规定“两个低于”标准只看主营产业规模,其它发展再好也不列入统计。

  郜更跃自知难逃一劫,从那时起就着手两方面准备:一是暗渡陈仓,将国腾油化优质资产有计划分步骤地输向私下注册的皮包公司;一是树立国腾油化离不开郜更跃的舆论,争取改制后继续控股。
  若非方晟是市长,郜更跃自信有八成把握;如今,两成把握都不到,上次南泽厂股权之争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国腾油化改制,方晟亲自披挂上阵任组长并不意外,全鄞峡都知道新任书记市长跟郜更跃不对付,必定全力阻止其续聘。
  然而副组长居然不是主抓改制的耿大同,不是分管国有资产的祝雨农,更不是分管工业的郑拓,偏偏是跟国企业改制半点沾不上边的华叶柳,未免令人大跌眼镜。
  方晟在打什么怪牌?
  包括窦康等人仍在琢磨,没来得及反应,吴郁明飞快地说:

  “方市长主抓改制领导小组,我很放心,至少小组成员相机行事吧,可以灵活调整,也可以增加流动,让更多干部参与改制,下面讨论下一个议题……”
  常委会从头到最后林枫几乎没说话,面无表情看着笔记本,很少记录,仿佛老僧入定。
  他是彻底被击垮了。会后吴郁明叹道。
  方晟道给他段时间调整吧,你我来鄞峡不也挺郁闷吗?
  吴郁明笑道那倒也是。
  隔了不到半小时,华叶柳接到通知赶到方晟办公室,还没开口方晟抢先道:
  “手里的工作先放一放,全力打好国腾油化攻坚战,力争按吴书记要求的四个月内解决问题。”

  华叶柳这才说出憋了一路的话:“我压根没抓过经济,方市长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啊!”
  方晟笑笑:“怎么没抓过?你在鄞洲县工作期间历任商业局副局长、经贸委副主任、主任,常务副县长,县长,都跟经济有关!即使没抓过也无妨,我在三滩镇负责乡镇企业改制时,只有过村官经历,主导搞了几十家改制。不懂可以学,关键在于有一颗公正的心。”
  日期:2018-12-21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