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3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系,他便闻得了郑艳梅身上好闻的香味,他忍不住耸了耸鼻子。他比她高半个头,俯视下去时,便能看到她脖子后面的那一片白来。
  那可是细腻丰润。马文生禁不住想道,要是能和这位漂亮的梅子姐给亲昵亲昵,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郑艳梅这时问道:“怎么,系好了没?”

  马文生吓了一跳,忙答道:“系好了。系好了。”
  “发什么怔呢?”郑艳梅走向厨房时,却没忘了扭头回来嗔上一句。这一嗔,可真是回头一笑百媚生。马文生只觉得他的魂儿都丢了。
  这个梅子姐,她一个人住在这里,难道就不寂寞吗?
  马文生这样想着,也跟着走进了厨房,笑道:“姐,你会做饭吗?要不还是我来吧。”
  郑艳梅听到这话,倒是有些愣了,“我的确没有做过饭。到了县里,一直都是吃食堂,今天准备犒劳你一下,也想改善一下自己的伙食。怎么,你会做饭?”

  马文生嗯了一声道:“会的。我家住农村,小时候家里条件差,父母忙着下地,我八岁就会做饭了。”
  郑艳梅听到他说得平常,可是她分明能听得出那里面的苦来。于是轻声说道:“那你就做吧。”
  马文生又是一怔。
  “文生,你怎么老发呆?”郑艳梅见到他傻傻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这一笑,可不再是县委组织部长那种威严的笑了,笑声里有着轻松和逗乐。
  马文生将围裙又一次从她的身上解下。这一解,他的手自然而然地拉着围裙,由她的头上绕过。一绕,就来到了她的前面。
  马文生的手轻轻地触到了她的前面。那里真软。这一下子,让马文生魂儿都飞了起来。
  而郑艳梅也感觉到了马文生的动作,她的脸微微地泛起了红晕。

  “菜呢?”马文生问道。
  他看到了厨房里的冰箱,打开后,只见里面有肉有蔬菜,他便取了出来,放到砧板上剁了起来。
  他一边切着肉,一边拧开了燃气开关,那火苗跳动着,马文生也不敢再看郑艳梅。他把精力完全集中到了锅上了。
  郑艳梅见到马文生果然手巧着,微笑着来到了前厅。她打开了电视,又泡了两杯茶,放在了那里。
  等厨房传来菜香时,郑艳梅忍不住嗅了嗅鼻子,“文生,好香。”
  她这么一叫,就感觉她和马文生像是一家人似的。可是刚才马文生的失神,以及他的手碰到了她的前面,都不像是她的弟弟,而是她的男人一般。
  郑艳梅这么一想,脸上的红晕更甚了。
  马文生在厨房里答道:“马上就上菜了。”
  果然,一部电视剧不过看了小半集,马文生便端来一盆蒜苗炒肉丝上了桌。
  郑艳梅伸手取了一根放到嘴里,吃完后,她忍不住地点头道:“真不错。文生,你的厨艺真的不错。好好吃。”

  她连用了两个好字,让马文生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了。
  他又跑到厨房,这一回,他端来的是盆西红柿肉丸汤。第三道菜是青椒炒土豆丝。简简单单的三道菜,让郑艳梅忽然有了温馨的感觉。
  “我说请你吃饭,没想到还要让你下厨。喝点酒吗?”她问道。
  马文生赶紧摇头,“不,不喝了。我喝白酒不行。”
  “文生,想当领导,就要学会喝酒。我这里有几瓶剑南春,你喝一点吧,”郑艳梅说着,从柜子里取出了一瓶剑南春。等她打开瓶盖,马文生则看着她那雪白的手腕。

  成熟的少丨妇丨丰韵,和青涩的少女就是不同。郑艳梅身上散发的,完全是一种熟妇的魅力。她把一切做得自然,不露任何痕迹。
  其实,她叫马文生来,难道就没有一点寂寞的因素在起作用吗?有的。只是她也没有感觉到自己内心世界的变化罢了。
  郑艳梅将酒倒进了两个杯子里,又走过去关上了门。此时,外面的天色早就黑了,马文生也不想着回去的事。
  因为,能和组织部长夜里把酒言欢,这对于一个乡镇干部来说,完全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我们只喝一杯,”郑艳梅微笑道。
  “梅子姐,你的酒量大吗?”马文生傻傻地问道。
  “不大。不过喝上半斤还是没有问题的,”郑艳梅对于自己的酒量,早就清楚了。等她举起杯子,和马文生轻轻地碰了一下之后,便喝了一小口。
  马文生和她对饮着,聊着天。他忽然放松下来,不再把她当成了组织部长了。她就是他的梅子姐,善解人意的梅子姐。
  郑艳梅也很喜欢这样的夜晚,她和马文生聊着天,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那个时候,她还是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呢。可是,在什么时候她定了亲,又稀里糊涂地嫁了人呢?她不是嫁得不好,而是嫁得太好了。好到她都感觉自己没有什么用一样。
  她太想做事了,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当她要求出来做事时,她的那位手掌大权的公公,将她从省里派到了津县。
  而且一来,就是县委组织部长。

  “文生,农村的生活苦吗?”郑艳梅问道。她想到了自己在全县的各个乡镇走访,结果遇到了尿急,连个像样的厕所都找不到的窘境。
  “苦。不过什么叫苦呢?我也不太清楚。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再苦也是不苦;过着自己不喜欢的生活,再快乐也是苦,”马文生不知不觉间,将自己杯中的酒喝光了。
  他觉得头有些晕,不过还好,他没有醉。甚至脸都没有红。
  再看郑艳梅,她的那张俏脸儿已经红成了一块布,而那双眼睛却在扑闪扑闪的。如果不是坐得近了,他一准会以为她还是少女。可是她举手投足间的那种韵味,恰恰又说明她不是少女。
  “这话说得很有哲理呀,”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可是她的心弦却像是被什么拨动了。
  对呀,只要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再怎么苦也觉得是快乐。马文生虽然年轻,可是他却很有洞见呢。
  与其坐在宝马车里哭,真不如坐在自行车后面笑。人没到那个时候,是不会真正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些个富贵逼人的官二代富二代,他们就一定会在乎你的感受吗?不会。太多的时候,他们只是把你当做他偶尔得到的一个玩具。
  玩累了玩厌了,他就会丢弃。
  遇到了真爱,哪怕他就在大街上摊饼卖,又有何烦呢?不过是累一点罢了。郑艳梅忽然出了回神。

  马文生也不惊动她。她虽然在他的眼里去了神秘的面纱,可她还是县委组织部长。他在她的面前,始终是放肆不得的。有些事想想是可以的,真做却是不能,万万不能。
  正在马文生和郑艳梅陷入沉默之际,屋子里的灯突然灭了。
  日期:2018-11-0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