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3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胜奇不甘于就处在这个副镇长的位置上,他要动一动。可是再往上动,就是镇长了。

  陈胜奇想当镇长。他曾经向刘富贵暗示过,刘富贵却没听进去。
  这让陈胜奇很恼火。他自认为凭着自己的能力,远胜过尸位素餐的丁大江。凭什么丁大江能干上镇长,而他不行呢。
  陈胜奇决定不走组织程序,硬来一回。
  这个时候,他需要的就是田二壮替他出马,联络各个村的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
  上次陈胜奇向胡朗表态,说年底在转移支付上给西郭村弄点钱。这个许诺不是空话,而是需要胡朗进一步向他这边靠拢。
  陈胜奇之所以当天下午去找杨兰,是想让杨兰回到家里,替他管好家里的事。而他,则要吃住在镇上,和镇上的十个村里进一步搞好关系,把自己的目的托出去,得到这些人的支持。这些人,个个都是镇人大人表呢。
  这天晚上,田二壮在镇政府食堂请了几个村两委的负责人,而陈胜奇从市区赶了回来,向村主任书记们敬酒。
  田二壮如此卖力,是因为陈胜奇向他许诺,一旦自己成了镇长,就会让田二壮成为分管财政的副镇长。
  腾龙镇的领导之间,争斗日趋白热化。

  马文生正要睡觉时,却听到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这一回打电话过来的,是南平村支书李金发。李金发在电话里问道:“文生,你睡了吧?”
  马文生想起自己答应过李金发的事,忙道;“没有没有。李大哥,是这样,明天我就去县城,替你跑一趟农机局,看看情况怎么样。”
  李金发答道:“不,文生,我说的不是这个事儿。我刚从镇上喝酒回来。我有件事告诉你。陈胜奇想拉拢我们这帮人村干部,听口气,是想要干镇长,甚至还远远不止,连书记都有可能。”
  干镇长?“镇长不是丁大江吗?”马文生奇怪地问道。
  李金发说了声是啊,“不过今年丁大江就是三年届满了。县里没有新的人选出来,估计还是丁大江。陈胜奇是想以票选的方式,搞掉他。”
  马文生听到这里,心头一凛,赶紧问道:“那陈胜奇有可能吗?”如果陈胜奇成了腾龙镇的镇长,他马文生的日子会更难过。

  丁大江不待见马文生,可丁大江没有搞小动作。
  马文生根本不妨碍陈胜奇,陈胜奇的小动作就出来了。
  要是他当了镇长,马文生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我打电话来,就是告诉你这个事。看起来难度不大,几个村的干部都向他表了忠心了,”李金发答道。

  马文生应着,他已经没有了睡意。
  马文生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等他花了一个多时辰到了津县县城,已是上午七点半。他给刘富贵打了个电话,刘富贵听说他来了,便嗯了两声道:“好,好,你去县委大门口等我吧。”
  刘富贵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还没有起床。
  马文生应着,便朝着县委大院那边走去。县委大院门口的传达室老头不时地用眼睛向他瞟着,仿佛马文生是一个上丨访丨户似的。
  马文生只好埋着头,又朝前面走了一段路,然后站在了一棵林荫树下。这时,一辆黑色的普桑轿车在他的身边停了下来,跟着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精致的瓜子脸来。那人朝他看着,眼睛里忽然有了笑意,她朗声叫了起来:“你是马文生吧?”
  马文生一看,这张俏脸儿,可不正是他在西郭村遇到了的那位梅子姐。他忙走了过去,叫了声梅子姐。
  前面的驾驶员扭头过来,脸色有些不霁的样子。可是郑艳梅冲驾驶员看了一眼,那眼神里有了责备的意思,那驾驶员便知趣地回转过头去。
  “你要去哪里?”郑艳梅笑着问道。
  “县委里面,我们刘书记要我在这里等他,”马文生答道。
  “你跟我一道进去吧,”郑艳梅说着,招呼他进了车。
  马文生也不过犹豫了数秒,便上了车。

  “镇上的经委工作,你还顺手吧?听说你都玩起了和炮手一道去点炮了?那个太危险,干工作,有其他办法的,”郑艳梅似乎对马文生的一切都很清楚。
  马文生一下子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许久,马文生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梅子姐,这些情况,你,您都知道?”他不自觉地用了敬称。
  他坐在郑艳梅的身边,闻着她身上传来的阵阵香味,一时间既觉得她可亲可近,又觉得她离自己何止十万八千里。
  郑艳梅身上的香味,没有腾龙镇上的那些女人们用的香水味儿浓烈,不过那味儿却是持久不散,香味飘到了马文生的鼻子里,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弥漫着这种好闻的香味了。
  郑艳梅点了点头,“你不错。我的确一直在关注你。《纵横》上你发表的那篇文章我也看到了。思路不错,不过有些冒进。最近县里开了很多会。接进来,县里的主要工作思路都会有个有调整,以招商为津县经济发展的引擎。你说的那些落后情况,都会迎刃而解。”
  什么会迎刃而解?是指那些外出打工而导致留守的孩子遇到的困难吗?还是指道路不通,地方经济发展不起来?
  马文生不敢违拗郑艳梅的话,心里却有些质疑。报纸上长篇累牍地刊登招商引资盛况,这一点马文生非常清楚。可是津县作为内陆省份的一个小县,能引来大的商品户入住吗?
  郑艳梅见到马文生不吭声,猜着他肯定会有自己的想法,又说道:“你去我的办公室坐坐。正好我们可以就这个问题进行交流一下。”
  马文生应着,等车进了县委大院里。
  马文生抢先一步下了车,却伸过手去,来接郑艳梅手中的包。
  郑艳梅愣了愣,随即便笑了。她的笑,始终有种媚劲儿。一笑,那洁白的牙齿就显露出来,而且眼里的水液都像是在无声地流动。这就是眼波流转吧?马文生想道。
  郑艳梅并没有过多的客气,就将手中的坤包递到了马文生的手里。

  她想得更远些。在县委大院里,人多眼杂,自己带着这个小伙子,没准儿会被别人说闲话。马文生帮她提包,那就不一样了。
  包一交到马文生的手里,郑艳梅就迈开了步子,朝着楼内走去。
  马文生走在后面,有意地保持着和郑艳梅步伐的节奏。这样,她便走在前面三步远的位置,而他呢,则跟在后面。
  她穿着件腰身很窄的上衣,腰部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而下面,则是一条黑色的长裤,使得她的双腿显得格外的修长。

  日期:2018-11-0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