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3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目光里写满了疼爱,她像是姐姐看着弟弟一般。不过他却不是她弟弟,而是她的情人。
  马文生张开嘴,将咸鱼吃进嘴里。他一边咀嚼,一边也夹了一块咸鱼,放到了她的嘴里。

  她张开粉润的嘴唇,将小鱼衔住了,却是不吃,只是媚眼如丝地看着马文生。
  马文生一下子被她撩了起来,正要坐过去,她却摆了摆手,将鱼吃了,这才白了他一眼道:“你急什么。吃饭。”
  俩人吃过饭,便走出了饭庄。来到了外面,马文生很想问接下来去哪儿,郭采妮却打开车门,俩人坐进去之后,她又将车发动了,径直驶着,却没有开走,而是绕了一个圈儿,来到了饭庄的后面。那里有一个大大的停车场。
  她将车停在车位里,熄了灯,便凑过来,偎进了马文生的怀里。那帽子也被她除了,丢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下。

  附近偶尔有车驶过,那车灯照得这边亮成一片。马文生有些惊慌,她却伏到他的耳边叫道:“没事,外面看不见的。”
  俩人便是一场大动作。
  她上下不停地起伏着,那双脚踏在车底板上,不停地踩动着力。她像是缺了氧一般,不停地喘息。
  等情至深处,那裸露的双脚便踏得如同踩水车一般,一刻也不肯停息。
  俩人事毕,郭采妮和马文生分开坐了,她整理好衣服,又等了一会儿,这才将车发动了,朝着回去的方向驶去。
  “文生,我觉得刘富贵能用你,是件好事。在政府机关,不想进步,人很快就会颓废的。不过,你要记得我当初告诉你的话,不要捞钱,起码现在不能捞,”郭采妮又一次教诲着马文生。她和马文生几度缠绵,早就在内心深处接纳了他,只盼着男人好。
  马文生嗯了一声道:“姐,我记得。”
  郭采妮却又叹了口气。
  马文生听得她这声气叹得悠长,便问她怎么了,她也是不答话。直到车驶进了市区,她这才说道:“文生,姐要去县里了。这次考察回来,我就是县公丨安丨局的信息科科长。”
  原来她是舍不得离开马文生。其实她的丈夫让她由县城到腾龙镇,只是出于两天分居的不便。可是她到了腾龙镇,县公丨安丨局考虑到她的丈夫,又考虑到郭采妮确实有工作能力,便送她出来培训。至于任命文件,已在学习结束时,由县公丨安丨局政委前来宣布过了。
  马文生默默地坐在那里,也不说话。

  他迷恋着郭采妮。她总是能给他带来一种难言的快乐。她懂得男人的需要,能配合着他的动作,这一点,就是杨兰也在她面前显得生涩。
  郭采妮感觉到男人的怅然,便停了车,凑过来,吻了吻他。“也许你很快就能到县里来呢。官场上的事,很难说的。”
  马文生无声地笑了笑。车外,路灯光不时射进来,又掩过去,车里一明一灭,恰如他的心境。
  “姐,我会想你的,”马文生动情地说道。
  郭采妮又一次停了车,静静地看着他,“我知道,你有良心。”说到这里,她又诡诡地笑了,“一个漂亮的女警花给你弄了,你要是忘了我,我阉了你。”

  马文生告诉郭采妮,说他明天要去县城,刘富贵要领他去见县里领导。
  郭采妮想了想道:“那我还是送你回腾龙镇吧。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正好能派上用场。你拿去,带给王谨。”
  马文生便问什么礼物,郭采妮却也不答。
  等她将马文生送到了腾龙镇,将一个纸袋递到了马文生的手里时,这才说道:“你把这个送给王谨。也许有风险,不过,这个世上的事,向来都是机遇和风险并存的。”
  马文生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不过,他觉得郭采妮不会害他,便收下了。回到了春江饭店里。
  那边郭采妮也不敢多逗留,迅速地驾着车离开了。
  等马文生回到房间,洗漱已毕,刚来到床上,只听得手机响。
  来电话的是郭采妮。郭采妮转声地告诉他道:“文生,那东西是鸡药。”
  鸡药?冬令进补时煨鸡用的吗?马文生正要问话,却听得郭采妮又将声音放小了,就像是蚊子叫似的嗡嗡地响着,“那东西,有壮那个的作用。”
  壮那个?马文生心说难怪她不肯说到底是什么,现在却又偏偏打电话来。原来是这个原因。可是,他敢将壮阳药送给王谨吗?
  “我在学习的时候,听到公丨安丨口的几个人胡扯,说王谨本来想上组织部长郑艳梅,可又没那个胆。于是就和广电局长郭金芳搞上了。你想,这个人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其实也是这路货色。送这个给他,也算是投其所好呢,”郭采妮说道,“这个东西本来是一个姐妹给我的。我把它留给你。你看着办吧。”
  郭采妮当然不好意思把话说清。原来她那个姐妹是让她带回去给她的情人好好补一补。可是郭采妮哪里肯承认自己有情人呢,先是不肯收,最后才装着矜持的样子收下了。这一收下,她的想法就是给马文生用。
  但马文生根本不需要这个东西。
  于是郭采妮便准备让他拿出去送礼。这个礼,男人送比较合适。女人送出去了,收礼的人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马文生还是不敢。等他挂断电话,想了很久,这才决定把这个东西送给王谨。
  上回王谨到腾龙镇来,听到马文生汇报这汇报那,不停地表示满意,可最后呢,也是什么态也不表,就回去了。
  这样的县委书记,就一定是个好官吗?
  但此时的马文生做梦也想不到,不可能害他的郭采妮,她的信息来源就肯定是真的吗?
  马文生还没有意识到这里面的真正风险,不过,他刚才听到郭采妮说的一个名字非常耳熟,紧跟着他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他在西郭村时,跑进来找厕所的那个穿套装的女人。
  难道她就是县委组织部长?马文生一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可能性非常之大。而且,由此一推论,他由西郭村到镇政府任办公室副主任,考试得到笔试第一,可能都和她分不开。
  郑艳梅,梅子姐。马文生一窃顿开,便什么都想透彻了。他明天去县里,要是遇到了县委组织部长,他就叫她燕子姐,这样可能更容易拉近和她的距离。
  马文生在这个秋夜里,想到了投机的办法。
  不过这种投机,也恰恰是在他屡屡碰壁之后,陷入金钱和利益编织的怪圈里无法摆脱时,想到的办法。从这一天起,马文生便开始真正的蜕变了。
  他由一个懵懂的乡镇干部,明白了自己的需要。他要权力,只有权力,才能为更多的无助的农民谋利益。同时,权力也能让他自保。
  马文生正在想着明天去县城的事,这边陈胜奇也没闲着。陈胜奇作为分管财政的副镇长,看起来权力很大,事实上,镇上财权一把抓在丁大江的手里。而超过五千块钱的支出,则要由书记刘富贵审批。超过一万元的支出,则要由镇丨党丨委会来决定。
  陈胜奇除了分管财政,其他什么领域都和他没关系。不管是工矿企业,还是农林水交通,都由其他副镇长来管着。所以陈胜奇是介于经办部门和丁大江之间的一个桥梁。
  这个桥梁的确可以挣些钱,但是挣得不多。而他的家里,前妻和他有个儿子要上学,这边后娶的妻子杨兰花钱如流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