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3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洪大望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文生,你还兼着学习办副主任的职务,你喜欢写文章吗?”
  马文生嗯了一声道:“以前写过一些散文小小说之类的,后来写公文,那些也就丢了。”
  “都是什么样的文章?”洪大望对马文生这个回答不太满意。不过,省委组织部的刊物,那是什么份量?洪大望当然掂得出轻重。
  其实洪大望算是一个知道把握风向的人。马文生能由村干部回到镇政府办来做副主任,完全是县委组织部的意思。
  组织部那两名科长随便看了一下那次考试的答卷,就将马文生定为第一名,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洪大望一直在犯嘀咕。
  所以,洪大望并没有走到打压马文生那一方去。
  “政论方面的文章呢?”洪大望继续问道。
  “让洪组委见笑了。其实也没有什么文章,就是写一点关于农村工作的思考罢了,”马文生谦虚地笑道。
  他忽然想起上次为许彩风办事,许彩风给他准备了两名好烟,于是拿出一包来,递给洪大望道;“洪组委,您抽烟。”
  那包烟就递到了洪大望的手里。洪大望对马文生这个动作非常高兴。这个小子,还是很懂事的嘛。
  “文生,你在省委组织部那边,有同学?”洪大望一边拆着香烟的包装,拿出一支放到手里,却不急着点燃,慢腾腾地问道。
  这个问题,洪大望并不希望会有答案。马文生如果真有这样的背景,他也是绝对不会说的。就算说了,也是否认。但是,《纵横》杂志什么时候刊登过乡镇干部的文章呢?就是津县的领导,也不能在上面发一篇稿件呢。

  他的这个回答,正是洪大望事先预测到的。
  洪大望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口,然后将烟雾喷了出来。他借着烟雾观察着马文生,心说这个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背景呢?
  洪大望对那篇谈实践三严实文章主要观点已经记下了,又拿出其中两个观点和马文生聊了一聊,结果发现马文生的说法,和文章中的内容一致。
  洪大望确认了这篇文章出自于马文生之手,便站起身来,却没急着走开,而是拍了拍马文生的肩膀道:“小伙子不错,组织上会有更重的担子交给你。”他眯着眼睛,等着马文生的感激。
  刘富贵明确了要提拔马文生,那么马文生距离丨党丨委宣传委员的职务还远吗?
  这个好人,洪大望决定由自己来做了。
  马文生却反应平淡,“我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谢谢洪领导。”

  洪大望来到刘富贵的办公室里,刘富贵和丁大江的交谈还没有结束。看得出丁大江对提拔马文生的事持反对意见,因为丁大江满脸的阴霾。
  洪大望也不想在这里久呆,他只是朝着刘富贵点了点头。
  刘富贵嗯了一声说:“把杂志放下,你去忙吧。”
  洪大望便将手中的那本杂志放到了刘富贵的办公桌上,转身离开了。

  刘富贵此时对丁大江的顽固非常恼火。他到腾龙镇来,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丁大江你有什么?难道你就仗着县人武部的那个部长作后台吗?
  刘富贵暗暗冷笑,一个即将退休的人武部长,还能有什么作为?他的后面,站着的可是分管党群人事的副书记苗圣国。
  刘富贵将手中的杂志朝着丁大江扬了扬,“我刚才的意见,是要拿到丨党丨委会上通过的。你有意见,可以保留。出于爱护同志,我还是要告诉你,马文生是个有能力的同志。不要轻易地否定一个好同志。”
  丁大江虽然对马文生的态度强硬,不过他注意到了刚才洪大望拿进来的杂志,他忽然有些明白了,提拔马文生,估计也不是刘富贵的本意。
  这里面必有名堂。再说了,就算镇丨党丨委通过了马文生的推茬,可是一个副科级的宣传委员,镇丨党丨委是没有办法行文任命的。这个权力是在县里。
  丁大江态度又有些转弯了,“刘书记,我也不是完全反对。我的意思,是马文生同志年轻了些,不知道能不能胜任这个工作。”
  刘富贵见到丁大江变了态度,说法又和刚才不一样,便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们下午就来开这个丨党丨委会,通过一下吧。”
  丁大江答应着,跟着就离开了。
  他不喜欢马文生,是因为提拔一个人,多少也得向他这个镇长表示表示吧?表示心意,更多的意思是臣服。谁愿意有个不听话的下级呢?
  丁大江刚走,纪委书记郑全就来到了刘富贵的办公室。
  郑全的后面,还跟着西郭村支书肖朗。
  刘富贵用着询问的目光看着郑全。郑全依然是那副公事公办的表情,“胡朗同志,你向刘书记汇报情况吧。”

  胡朗三下两下,就将马文生在西郭村工作期间,吞占了两千块钱的事说了。
  刘富贵嗯了一声,“钱呢?现在还在他这里?他是怎么吞占的?”
  胡朗答道:“他已经把钱还给了会计,可是刘书记您想,我们自从实行零户管理以来,村里只有五千块钱的备用金,他一下子拿走了两千,给村子里的工作带来了很多的被动。”
  刘富贵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既然钱已经还给了会计,你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呢?郑书记,你的意思呢?”
  郑全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可是胡朗认为镇丨党丨委要给马文生一个处分,以儆效尤。”
  刘富贵听到这话,又想了想,便冷笑道:“镇丨党丨委为这些事情就随便给一个同志处分,那不是笑话吗?胡朗,我觉得还是要把精力放在工作上,你觉得呢?”
  胡朗弄了一个好大没趣,便应着,灰溜溜地走了。
  他早上出来,被女儿胡春玲叫住了。
  胡春玲从马文生今天早上没理她的情况判断,马文生和父亲之间绝对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但胡朗想要陈胜奇答应的年底转移支付的钱。当村干部,也要弄钱呀。不然,有谁能看得起自己这个村支书呢?
  胡朗的确是人精,从女儿一番话中,他立即推断出,马文生知道了些什么。
  既然你动了,我就动快点,早点将你拉下来,不然的话,以后吃亏的人,可是我胡朗。
  胡朗跟着来到了镇纪委,找郑全。
  镇丨党丨委下午要开会研究马文生的任命马文生直到中午还是没有听到任何消息。他只是感觉中午到食堂吃饭时,有很多人看他的眼神不对。
  难道这些人发觉了自己和杨兰的事?这是马文生的第一个念头。
  可是,等他吃过午饭,刘富贵将他叫过去谈话,他这才明白了原委。
  刘富贵告诉他,“文生,我和镇丨党丨委对你的工作很满意,准备给你加加担子,准备提你为镇丨党丨委委员,负责宣传这一块。明天我们去一趟县里,你去财政所,支两万块钱出来。你自己出门,也要带些钱。毕竟你是办公室副主任,负责待人接物嘛。”
  刘富贵一下子谈到了钱,马文生一愣,然后答道:“我有钱。有两千多块钱。这个月的工资我还没花。”
  刘富贵看了看他道:“空双手总是不好的。”
  马文生这下子才真正明白了刘富贵的意思。原来到县里,也是要花钱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