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10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非常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趴到关晓军耳边,轻声道:“磁带加游戏厅,现在一个月的利润都将近六万块了!咱们整个河东省的人都来这里进货,他们这些人跑南方去进货虽然利润高,但是太远太麻烦,还不如从我这里进货呢,虽然少赚点,但是省心又省力还省钱。”
  关晓军点头道:“不要有货物积压,这些货物要快走快来。”
  他不在这店里多待,与关山虎一起走出小店。
  此时的云泽市区,在北方区域还有一大段古城墙遗留,而在这段古城墙附近,是云泽市市里一,关山虎此时在一学。
  两人爬到荒草遍地的古城墙,眺望四周,大半个云泽市区尽收眼底。
  此时的云泽市区,很少有超过三层的建筑,只有市立医院是三层的楼房,其余的建筑顶天了也两层。
  “老虎,你想好以后的路了吗?”
  关晓军弯腰从地薅了一根狗尾巴草,拿在手细细端详,青绿色的草茎带着一层细小的绒毛,用手指轻轻的下搓动,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种涩涩的感觉,“太爷说你戾气太重,有时候办事太狠,我觉得也是。你不太适合安安稳稳的做职工作。”
  阳光照在关晓军的脸,他挺直而光滑的鼻梁,此时反射着莹莹的光,“其实我也不适合干朝九晚五的工作。”
  关晓军伸手在空画圈,将视野的云泽地区全都拢在圈子里,“这个城市虽然破败,但几十年后,便会成为一座繁华的城区,不能说是寸土寸金,但已经算得是较不错的地方了。”
  他又伸手在空画了一个圈,“全国,像云泽这样的城市,全国有好多座,而云泽并不是最好的,反而是最差的那一批,可几十年后,依旧是发展的很不错!我们现在这点钱,在以后什么都不是,有几万十几万的人,满大街都是!”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个时候,骗子与陷阱到处都是,但金钱与梦想也遍地开花,也是机会相对最多的时间段。”
  关晓军看向身边的关山虎,“老虎,你准备好了吗?”
  关山虎笑道:“时刻都在准备着!”
  他站起身来,从地拿起一块残破的瓦片远远的向城墙下的小河扔去,“我被人贩子拐卖的时候,记忆还不清晰,我现在能够回忆到的事情,全都是挨饿挨打的场景,一点自己亲生父母的画面都没有。”

  关山虎抿了抿嘴唇,“我想要找到我的亲生父母,我要告诉他们,我还活着,而且还活的好好的!我有疼我的爷爷,还有关系要好的兄弟姐妹!我还要抓人贩子,抓这些丧尽天良的狗东西!但我知道,想要做到这些,非常不容易。”
  他看着眼前的城市,大声道:“所以我要努力!要争气!要成为一个有本事的人,有地位的人!”
  关晓军也站起身来,轻声吟唱道:“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关山虎接了下去,“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大声吟诵,“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关晓军手指前方的城市,笑道:“指点江山,激扬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关山虎也笑道:“到流击水,浪遏飞舟!”
  关晓军心怀大畅,“走吧,回去!日后是龙是虫,这个城市将是见证!”

  已是深秋。
  学校里白杨树宽大的树叶已经掉落的七七八八,倒是一株老榆树的叶子还十分坚挺的立着,还没有脱落的迹象。
  老榆树树干碗口大小的伤疤,由往日的湿润开始变得慢慢干燥起来。这树干的疤痕是一种叫玉玲金华虫的虫子啃啮出来的。这种虫子专啃榆树,一到夏天,在榆树的树干聚集成一片,黄白色的虫子如同蛆虫一般蠕蠕而动,看着恶心之极。
  这虫子没有天敌,又能释放非常臭的气味,是最恶心的一种虫子,臭大姐屎壳郎还要恶心。
  关晓军把目光从榆树干裂的树干收回,注意力转回面前的试卷。
  他现在正在考试。
  现在学里,基本没过一周,都要进行一次考试,每次考试的时候,学生们都要搬着板凳走到校园里去。以板凳当做桌子,蹲在地做卷子。
  这也不知是谁出的这种馊主意,每次考试都要在蹲一个一个班时,把腿都蹲麻了。
  春秋还好,冬夏实在是难以支撑,无论是热天还是冬天,那对考试的学生都是一种考验,还是精神与肉身的双重考验。

  夏天能把人热晕,连个阴凉地都没有,冬天能把人冻死,手冻得钢笔都拿不住
  可这个时候,谁管你煎熬不煎熬啊,所有的学校都是这么考试的,因为这样很难作弊。
  关晓军对这种考试形式深恶痛绝,但又不得不遵守,现在条件是这样,教育理念也是这样,一时之间很难改变。
  这次考试的是数学,蹲在地将这卷子仔仔细细的做完后,又检查了一遍,关晓军这才站起身来,拿着油印的试卷走到数学老师面前,“老师,罗老师,我做完了!”

  罗老师叫罗玉石,是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他左腿有点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很多学生看他走路,都会暗暗发笑,有的人直接在他身后学他走路。
  他与历史老师贾长磊关系最好,因为贾长磊也是个瘸子,只不过瘸的是右腿,两人估计是同命相怜或者是惺惺相惜,反正不管什么原因,两个人的关系最好。
  两人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一起去食堂,并肩走路的时候,一个身子往左倾,一个身子往右倾,经常是肩膀对肩膀,走一步碰一下,走一步碰一下,那种情形很令人发噱。
  这是两人天生的残疾,如今的孩子们年龄小不懂事,看到这两位老师走路的姿势,很多人都是指指点点在背后发笑,也不知这两位老师的心灵产生了多大的伤害。

  可惜等长大后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早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罗玉石长相其实还可以,脑门微微凸出,跟弱化版的南极仙翁似的,额头发亮,每天都给抹了油一样,一看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
  关晓军现在与所有的老师关系都不错,罗玉石对他的观感也不错,因为关晓军是学校里少有的不笑话他残疾的一名学生。
  “做完了啊?”
  坐在椅子的罗玉石接过试卷,看了关晓军一眼,“小军,过几天的数学赛,你一定不要忘记,好好做准备!”
  关晓军点头道:“没问题!”

  云泽地区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初数学竞赛,所有的学都会从各年级选出三名数学代表,去参加这种赛,这是非常关乎学校脸面的一件事情,凤山镇学这几年的名次一直都不怎么好,搞的校长火气很大,各年级的数学老师的压力也很大。
  如今关晓军在学习面,基本门门都是满分,数学语英语这三门也是如此,简直是妖孽一般的天才,因此今年的这次数学竞赛,凤山镇学全体教师都指着关晓军来长面子了。
  至于关阳,此时已经是初三学习最繁忙的时期,懒得参加这些无聊的赛,她正卯足了劲报考是市里一呢。
  关山虎当年学关阳姐弟都要晚,但是他却在小学一连两次跳级,到了初又是一次跳级,关阳还要早一年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