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给我打赏二百块钱,看了我的照片,说的话吓我一跳》
第8节

作者: 人未尽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吧,我把嘴凑过去,苗家的酒都是米酒,度数不高,而且带着一点甜味。所以入口的感觉很好。我喝着喝着,感觉不对劲了。因为喝了半天,这酒怎么还没喝完。好像我对着一个酒泉眼在喝。
  旁边传来银铃般的笑声,我一看,龙卡带着三四个大妈每人一个碗,像叠泉一样往我的碗里不住倒酒,龙卡自己则拿着一个大酒壶从上往下倒。
  我突然明白过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细水长流,照这个喝法,我酒量再高,膀胱也受不了。
  日期:2018-11-04 22:00:06
  我连忙停了下来,不知道这一会功夫,我喝进了多少碗,头已经有点晕乎了。中国联通上前拍拍我的肩,“小兄弟够意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等会我带你去下面跳铜鼓舞。龙卡说你还没有女朋友?这好办啊,等会我介绍我们寨子最漂亮的姑娘,你就当我们的苗寨女婿!”

  我的脸一下红了,刚才跟龙卡有的没的说了一大通,她不会跟他哥都说了吧。不过,这中国联通变化太大了,刚才还凶神恶煞像个碰瓷的,这会就跟邻居大哥一样友善。看来,酒是个好东西。酒一喝,个个都是天才,说话也好听。
  我坐下来吃点菜,猛喝了一通,确实有点晕,不过一会,又过来一堆人,一看,是三位猪饲料,当然,他们的广告衫也换了。三人轮番敬我。我也不好意思不喝,又是三个细水长流。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吃了两口菜,竟有点晕乎乎的。一看房间的角落有张竹椅子。也不知道是醉了还是累了,挨着椅子边我就睡了起来。
  日期:2018-11-04 22:01:03
  我坐下来吃点菜,猛喝了一通,确实有点晕,不过一会,又过来一堆人,一看,是三位猪饲料,当然,他们的广告衫也换了。三人轮番敬我。我也不好意思不喝,又是三个细水长流。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吃了两口菜,竟有点晕乎乎的。一看房间的角落有张竹椅子。也不知道是醉了还是累了,挨着椅子边我就睡了起来。
  半醒半睡之间,耳边一直有说笑的声音,过了一会,这个声音渐渐没有了。我醒了过来,睁眼一看,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长桌上的酒菜也被吃得干净。我站了起来,还好,这酒还比较温和,只有一点点头晕的感觉。我揉了揉脸,走出大门,风一吹,酒劲一下就吹没了,粮食酒就是这点好,不容易上头。
  天已经黑了,苗寨里点起了各种各样的灯,星星点点,照亮了一座座木楼,如同一条火龙卧在山间,看上去真有点梦幻般的感觉。
  日期:2018-11-04 22:02:04
  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我为什么感觉这个山寨有点奇怪了。因为这个山形就像一条青龙,而吊脚楼又恰好修在青龙的龙脊上,白天还看不出来,到了晚上,灯火一点,吊脚楼之外的东西隐去,就显出这条巨龙来。

  我站在门口看呆了,时不时有三三两两的人往下面走。山脚有一个大广场,下面热火朝天正跳着舞。我抬头看了一下,上面的浮桥有火把在闪,苗王庙也透着光。棍子大概是跟着老族长祭蚩尤去了。
  是上山还是下山,我站在半山腰的古屋前,没费劲就做出了选择,下山跳舞去!
  日期:2018-11-04 22:02:52
  刚才棍子跟老族长密谈都不让我听,何况他们祭神呢?再说,棍子没叫我,肯定也是没打算让我去。更关键的是,我想着中国联通还说要在广场上给我介绍一个姑娘的。
  沿着石板路,我夹在人群中往下走。旁边不少苗家的女孩三五成群,人人都穿着鲜丽的苗家服装,身上还有闪闪发光的银饰。苗家姑娘都大胆奔放,不少咯咯对我笑。大概这里并不是什么旅游区,像我这样的外人不多。
  虽然她们把我看做一个有趣的闯入者,我可不敢轻举妄动。谁知道人家是不是名花有主。前面已经在龙卡面前出过丑了。况且,苗族的姑娘可不好惹,要是存心不良,人家可是会下情蛊的。这些都是我从书上看的,也不知道真假。
  日期:2018-11-04 22:03:32

  到了下面的广场就更热闹了。中间点起了篝火,火苗冲起了十多米高,不少人在跳竹竿舞,我看了看,想找两个认识的,可看了一圈,也没看到龙卡,中国联通跟三个猪饲料也不见了。更不用说族长跟棍子。正有点狂欢之中的寂寞感,被一群人拉着去跳竹杠舞,不跳不知道,一跳发现自己真的笨手笨脚,不到一分钟,就被夹了四五下,我估摸着这脚踝这里得有点红了。要不是抓杆的小伙子看我是个外地来的客人,下手故意松了点劲,只怕我明天就别想走路了。

  我跳了一下,连呼要命,赶紧逃了出来,惹得旁边一堆姑娘咯咯笑,我揉揉脚,心想周幽王为博红颜一笑,能够烽火戏诸侯,我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日期:2018-11-04 22:04:37
  那些姑娘看我好相处,又一把抓住我,我心里直打鼓,别又让我跳什么奇怪的舞,好在只是把我拉到了跳群的人群当中。教我跳起了一种踢脚为主的舞,我也不会,就跟着瞎跳。广场音乐声很大,这些人还一边跳一边唱。苗族是一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他们的历史都隐藏在他们的歌里,所以,几乎每一个苗族的人都会唱一些歌。
  声音太大,我也没顾着上跟左右的姑娘套瓷,眼睛却被对面的一个人吸引住了。
  上天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当然要用它来寻找黑暗中的姑娘。不经意间,我发现对面有一个姑娘,她之所以引起了我的充分注意,除了高颜值之外,还因为她跟我一样,没有穿苗服,在一群盛装苗家妹子中间特别的打眼,我刚看到时,还以为那替日本人开车的美女司机呢。
  日期:2018-11-04 22:05:14
  趁着换舞步,我挪近了一些,发现不是,这姑娘要年轻一些,大概二十岁左右。不知道这姑娘哪来的,看着像大学生,旁边也没有什么相似的人。
  难道跟我一样,也是一个被抛弃的人?这太好了,想媳妇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大着胆子,我小心向她靠近,准备制造一个合适的机会,然后搭个讪什么的。也是上天眷顾,这个舞蹈经常换拉,换着换着,我竟然握住了她的手。
  可就在握住的那一刻,我心里咯登了一下,发现一个大问题。
  那双手很粗,似乎还有些茧,绝对不是一个女大学生的手。如果她是一个苗族姑娘还可以理解。毕竟好多苗族姑娘都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除了跳舞,都是要干农活的。但这个人穿着汉族的衣服,像一个旅游的人。不应该有这么粗糙的手。再看了一眼,我心里直发毛,借着篝火,我看到她的喉咙部分,有一个突起,上下鼓动,竟然是喉结。
  日期:2018-11-04 22:06:02
  难道是人妖,我吓了一跳。要在泰国,这并不奇怪,可这是在苗寨,一张清秀美丽的脸配上喉结,感觉太古怪了,我的手心都出汗了。
  对方也终于注意到了我,大概看到我也是一个汉人,脸上的表情很怪,连忙甩开我的手,掉头就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