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彩风已经起了床,正在打扫着,见到马文生,他便停了下来,说道:“回来了?我有事对你说。”
  许彩风对马文生帮他的这个忙,非常感激。换个人来办这件购买农机厂土地和厂房的事,许彩风至少得多花五万块。而马文生不仅不肯要他的钱,甚至还将这里的房费交给了他。
  许彩风说的事,是昨晚陈胜奇一帮人在这里聊天时所说的。
  许彩风进去向陈胜奇等人敬酒时,胡朗正在说马文生,“他离开西郭村,在我们账上拿了两千块钱。”
  陈胜奇正觉得马文生风头健了,想打压一下,便和田二壮对视了一眼。
  龙江海笑道:“这小子原来也要钱啊。他昨天和王津生到了我的矿上,和炮手一道去点炮。妈的,年底没几个月了,被他们这样一闹,采石厂年底估计要赔本。”
  “那胡书记明天就到镇纪委来一趟,说一说情况,让郑全书记来主持一回公道。西郭村的账户虽然赤字,政府利用转移支付,帮你胡书记度过困难。再苦不能苦干部嘛,”陈胜奇说道。
  几个人就这样把事情弄定了。
  许彩风站在门外,把里面的话听了个真切,他也没再进去了,而是暗暗地留了心。

  “你昨晚没回来,我都急死了,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又关机,”许彩风埋怨道。
  马文生苦笑了一声,“我忘了开机了。”其实他哪里是忘了开机呢。
  他和杨兰在市区见了面之后,俩人都把手机给关了,一心一意地去过二人世界去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许彩风问道。
  “好办。谢谢你,许老板,要是没有你告诉我这一些,今天我就被动了,”马文生说着,上了楼取了钱,便走了出去。在外面,他叫了辆摩的,直奔西平村。他没有去村部,而是去了村会计家,将那两千块钱交到了会计的手里,然后抽回了收条。
  忙好了这一切,马文生又乘着摩的回政府,却在上摩的时候,看到了胡春玲。
  她正向他奔来,可是他当她是空气。
  她的父亲如此歹毒,差点让他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他对这个女子还可能有好感吗?

  马文生回到了政府,已经是上班时间。他在办公室签了到,田二壮却迎了上来,“文生,你今天气色不太好呀。”
  田二壮昨晚听到陈胜奇的安排,心里真是快慰。他不可能让马文生后来者居上,照这个情形,他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可是岌岌可危了。
  马文生故作惊讶地哦了一声,说道:“是吗?我怎么没发觉呀?”
  他知道田二壮说这个话的目的,正要反唇相讥,想想还是忍了。
  他要学会忍。这一点至关重要。
  等到上午九点半,陈胜奇给田二壮打了两个电话,问胡朗来了没。田二壮说没有。
  陈胜奇便恼了,正要说什么时,却见组织委员洪大望拿着一本《纵横》杂志,匆匆地朝着刘富贵的办公室而去。
  “洪组委,一早在忙什么呢?”陈胜奇问道。
  《纵横》杂志是省委组织部的刊物,上面经常发一些理论性文章。
  陈胜奇读过几天,觉得没有多少乐趣,后来也不再看了。

  洪大望朝着陈胜奇笑了笑,说我能有什么事,不过就是搞些党务嘛,不像陈镇长,天天玩钱。
  陈胜奇觉得这话可笑,也不再说什么。
  洪大望来到了刘富贵的办公室,翻了翻手中的杂志,正要说什么时。刘富贵先开口了,“大望呀,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呢。是这样,镇上不是没有宣委吗?你觉得马文生合适吗?”
  洪大望听到这话,也不意外,他点点头说;“马文生年轻能干,又是政府后备干部,提一提也是应该的。”
  刘富贵这下子惊讶了。

  刘富贵是昨天到了县城里,专门请了县委副书记苗圣国吃饭,向他取经。
  苗圣国酒过三巡,这才点了题,“王书记对于干部人事问题看得很深远。他既然赏识那个叫什么马文生的,你就用用他。然后再找机会向王书记汇报汇报。”
  现在刘富贵见到洪大望并不奇怪的样子,便皱着眉头问道:“你对马文生很了解?”
  洪大望是刘富贵来到腾龙镇之后提拔的,他一听这话不对,便连连摇头说;“不是不是。刘书记,您看看这个。”

  说着,洪大望把手中最新一期的《纵横》杂志送到了刘富贵的面前。
  刘富贵一眼就看到了翻开的那个书页上,赫然写着马文生的名字。再看文章标题,却是《切实转变基层政府职能,真正实践三严实。
  文章前面还加了编者按语,说这是一篇由我省津县腾龙镇一名普通的公务员马文生同志撰写的文章,文中提的一些关于农村发展问题,着实引人深思,发人深省。干部们对事业有思考有认识,实在是我省狠抓发展大力扶贫的最强音。
  “是我们镇的马文生?”刘富贵用着沉闷的声音问道。
  “应该就是,”洪大望答道,“因为文章里说了很多地名,就是我们腾龙镇的。比如西郭村,南平村,都是我们这里。”
  刘富贵的眼睛眯了起来,他若有所思地想着,然后亲自给丁大江打了个电话,“丁镇长,我们来开个碰头会。”
  丁大江应着,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刘富贵的办公室里。
  刘富贵再向洪大望嘱咐道:“你去和马文生确认一下这篇文章。”

  马文生正在办公室里呆着,心里想着如果被胡朗等人设计了,他应该如何回答镇纪委书记郑全。
  郑全是镇上有名的黑脸,其实镇纪委并没有对哪个干部立过案,甚至连村干部也没有查处过。可是郑全那张脸,总是让人觉得不易接近。
  如果他们真要做文章,马文生还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今天早上才把钱送还给了西郭村会计。难怪派出所的女警郭采妮告诉过他,让他不要弄钱。这个东西一旦沾上身,就不好摆脱了。果然是这样。
  可是杨兰又告诉他,在基层想出人头地,不用钱开道是行不通。

  马文生正在纠结时,洪大望走了进来。
  洪大望的脚步很轻,马文生听到脚步声,不由得吃了一惊。
  可是洪大望满脸都是笑容,“马文生啊,我和你说件事。”
  马文生恭敬地站起身来,用一次性纸杯为洪大望倒了杯茶。他不知道洪大望是不是代表组织来和他谈话了。要是那样,他还真的需要准备一番说辞才行。
  日期:2018-11-0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