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谨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却是转瞬即逝。他若有所思地坐在那里,许久才说道:“这趟我到腾龙镇来,本着不打招呼,不听汇报的本意,想真正看到发展的腾龙,飞跃的腾龙,镇丨党丨委政府结果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想,全县的乡镇一把手,乡镇丨党丨委政府,如果都能像腾龙镇这样,我这个县委书记也就好当了。”
  王谨对马文生不再点评,这让马文生松了一口气。
  紧跟着王谨指示,下面要填饱肚子,不再谈工作。
  刘富贵和丁大江如释重负,马文生知趣地离开了。
  王谨在政府食堂用了餐之后,坐车走了。
  马文生以为下午刘富贵或者丁大江会和他谈话,结果没有。
  那二位似乎忘了这件事一般,根本没有叫马文生过去。
  马文生心中惊疑不定。他对单位一二把手的这个暧昧态度觉得很是奇怪,也是忧心。
  难道他做得不对吗?

  马文生并不知道这次王谨来到腾龙镇,对于镇上一二把手的冲击到底有多大。
  其实刘富贵这个人能力比丁大江强多了。不过刘富贵在腾龙镇养尊处优地惯了,他渐渐地失去了斗志。
  腾龙镇并不是一个出干部的地方。凭着自己的实力,由乡镇干部到县城里进班子,现在听起来就像是神话传说一般。
  可以说,从八年前,就开始流行空降干部了,刘富贵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人。
  刘富贵在王谨离开之后,他下午赶紧联系了县里的几个熟悉的领导,跟着就回了县城。他要在那里摸摸王谨的意图。
  别看王谨今天还表扬了腾龙镇丨党丨委政府,可是领导干部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一定得弄清楚。
  丁大江也是一样,他有了县人武部长作靠山。所以他在刘富贵走后,也赶紧联系了自己的堂兄丁能远。
  丁能远是县委常委,在县里是能说上话的。
  丁能远听说王谨今天去了腾龙镇,也很吃惊。

  他这个常委,有些靠边了。但是在常委会上,总是能说上几句话的。
  而且在书记和县长意见不一致时,他这一票还能起点作用。
  所以,要保住自己的堂弟丁大江,也不是难事。
  “你赶紧过来吧。我们聊聊,看看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丁能远对丁大江还不错。这主要是因为丁大江会来事,逢年过节不说,就是平常来县城,也会给他带来一些购物卡之类的。
  丁大江也去了县城。镇上一二把手一走,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
  田二壮今天本来是被刘富贵叫去顶场,可是田二壮没有胆气,说了几句客套话,王谨也没兴趣,这才被刘富贵叫走了。
  田二壮始终关心着马文生去楼上汇报了些什么,有没有和自己一样出丑。
  再问刘富贵,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刘富贵已经走了,丁大江也不在办公室。
  于是田二壮来到了组织委员洪大望的办公室里,恰好遇到分管党群政法的副书记王津生在洪大望办公室聊天,于是田二壮也凑了进去。
  “领导,今天还算是顺利吧?”田二壮问道。

  王津生笑了笑道:“田主任,你不是去过一次吗?今天要不是马文生救场,我们这次可都悬了。”
  田二壮听到这话,心里就是一惊。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地笑道:“文生最近不错啊,风头正健呢。”
  王津生听到这话,倒是有些不高兴了。
  大家都在一个单位上班,王津生对田二壮那种奴才相,早就不满了。他淡淡地答道:“田主任,这不是风头健不健的问题。我觉得做点实事,才是问心无愧的。”
  田二壮恼羞成怒,可王津生是副书记,田二壮被责怪了,也无可奈何。
  他暗暗把这笔账记在了心里,笑道:“领导们慢慢聊。我下去看电话。”说着,田二壮转身就去了副镇长陈胜奇的办公室。
  镇上有三个副镇长。陈胜奇是最红的。
  因为人家分管财政,据说也是最有实力的。
  田二壮从来没有把王津生当成三把手,而是认为陈胜奇才是真正的三把手。
  陈胜奇正在办公室里抽闷烟。
  上午他在县城,听田二壮打电话汇报说王书记到镇上来了,他这才匆匆地赶了回来。可是王书记已经走了。

  “怎么样?”陈胜奇见到田二壮推门进来,张口便问道。
  田二壮向陈胜奇汇报着情况,跟着西郭村的村主任胡朗来了。
  和胡朗同时来的,还有腾龙采石厂老板龙江海。
  几个人聚到了一起,便直奔春江饭店而去。
  马文生此时还在经委的办公室里。杨兰不在,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正在想着今天的情况,准备把他最近关于腾龙发展的思路理一理,写下来时,腰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正是杨兰。
  “杨姐,”马文生叫了声,他的声音不大。因为他担心有人会突然闯进来,把他的话听见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杨兰嗯了一声道:“文生,你还在镇上吧?”

  马文生说了声是的。
  “你到市里来,我有话对你说,”杨兰把地址告诉了他。
  马文生怕自己记错了,便随手写在了纸上,她说的位置,却是沿江路汇聚小区17幢。
  “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杨兰声音很静。这让马文生有了些恍惚。他甚至有种错觉,那就是他和杨兰真的发生过什么吗?
  马文生见到没有什么事了,却一直停到了下班时间才走。
  今天的事祸福不定,他不能贸然离开,授人以柄。
  他下班后,这才发觉政府里空荡荡的。估计他是最后一个了。
  马文生苦笑了一下,在政府大门对面上了车。车站便位于春江饭店的附近。

  许彩风看到了马文生,却没有叫他。
  因为马文生晚上会回来休息,到时候自己再把刚刚听到的消息告诉他也不迟。
  马文生坐了公交车,抵达市区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秋日的天就像是一个灰蒙蒙的盖子,而他就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他不认识周围的人,周围的人也不认识他。
  马文生便想到读书时看到的那行字,叫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真正懂得归隐的人,才会把自己淹没在人流之中。

  他不知道方向,便招手拦了部的士,说了位置,那司机便掉头直奔沿江路而去。
  沿江路,顾名思义,就是在水的边儿上。却不是江,而是腾龙河。
  那条长长的江流,在这里有一个分支,就是奔腾数百公里的河流,在这一段,被叫做腾龙河。
  马文生下了车,已是华灯初上。城市夜晚晶莹闪烁的灯火,让马文生有种久违的亲切感。

  他给杨兰拨了个电话,只听杨兰说道:“你进来,在楼下等我。”
  马文生便走进了小区里,等他来到了17幢的楼下,也不过停了一会儿,便从旁边的楼道口走出了一个人。
  夜色里也看不分明,等她走近了,马文生闻得一阵清幽的香气,那人轻声地叫道:“我们走吧。”原来来人正是杨兰。
  “去哪儿?”马文生茫然地问道。
  “去吃饭呀。你饿了吧?”杨兰问道。
  马文生却没有走,而是问道:“你住在这里?”他想问的是,陈胜奇是不是也就住在这里。
  杨兰微笑着答道:“别问那么多了,等会儿回来,我再告诉你。”
  她说着,大大方方地将自己的手伸进了马文生的胳膊里。
  马文生微微一怔,跟着手自然地揽在了她的腰上。
  俩人亲昵地走在一起,杨兰指点着方向,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一家鱼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