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88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刘子光忙着处理至诚集团和省城的事情之时,工商局的行政处罚通知书下达到了红星公司,对他们超注册范围经营和转移注册资金的违法行为进行了十五万元的罚款处理,同时第三波打击也到了,从没有和刘子光打过交道的城管执法局就红星公司私占绿地,乱搭乱建、以及擅自悬挂横幅招牌的行为下发了整改通知书,到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但红星公司一直未按要求缴纳罚款,进行整改,所以工商和城管进行了这么一次雷霆万钧的联动。

  执法人员们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扑进了物业公司的院子,先把楼下的纯净水站给封了,两台摆在外面的冰柜也被要求没收,四个城管队员动作麻利的爬上了楼顶,将未经城管科审批的横幅给拽了下来,整个过程都由一位女城管队员用摄影机拍录下来。
  工商稽查们上了二楼,敲响了刘子光的办公室,半天没有人开门,他们冷笑一声,拿出封条来直接把门封了,然后施施然的下楼去了,执法过程中红星公司的那些保安们并未出来阻挠,这让他们既有点失望又有些庆幸。
  总的来说这次执法过程还算顺利,唯一的麻烦是收缴两台占道经营的冰柜时遇到点麻烦,卖冷饮的小老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硬拉着执法队员的衣服不撒手,还大呼小叫说什么城管抢东西了。
  所有围观群众都沉默着,在镜头面前,彪悍的城管队员们也极其克制,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本来调他们过来是应付突发场面的,但现在预想中的暴力抗法没有出现,八个壮小伙子对付一个老娘们,未免有牛刀杀鸡之感。
  但这样僵持着也不好,时间久了对城管的形象有所损害,戴眼镜的领导灵机一动,对旁边一个女城管说了一句什么,那女城管立刻走到妇女背后,伸手抓起了装钱的皮包就上了自家的面包车,妇女看到营业款被抢走,赶紧扑过来抢夺,那边冰柜一撒手,立刻就被小伙子们抬上了跃进卡车,这下妇女傻眼了,呆呆的站在原地,眼里泪花涌现。
  城管们用嘲笑的目光看着她,有几个小年轻还嘘了起来,这时候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围观的居民议论道:“没收冰柜也就算了,怎么连人家的钱也抢啊,这不就是活土匪么。”
  拿摄影机的女城管听见议论,回头向不明真相的群众解释道:“你们不知道,这些无证冷饮摊点一个暑期下来,最少能赚好几万,比白领还厉害。”
  这么一说,围观群众也就释然了,心想卖个冷饮赚的比我们还多,该罚。
  联合执法到此结束,工商稽查和城管们德胜凯旋,正要离开之际,忽然一个男子拦住了跃进卡车的车头,没等司机反应过来,箭步跳上驾驶室踏板,伸手进去一把拽下了钥匙,看也不看目瞪口呆的司机,跳下来迎着工商稽查和城管的领导就过去了。

  工商稽查大队长认识这个人,正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红星公司法人代表刘子光,他当即上前喝问道:“你来的正好,跟我们到局里去把问题交代清楚。”
  刘子光说:“红星公司的问题,我会让律师和你们交涉,现在我问的是你们执法的态度问题,市委市政府一再强调,要加强民生投入,稳定是和谐和幸福的基础,你们平时是怎么学习上级精神的?”
  同来的城管大队长不认识刘子光,被他的口气威慑住了,不敢动粗,和气问道:“你是哪个单位的?”
  刘子光说:“你不要管我是哪个单位的,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代表,我代表的是整个选区的公民,这位大姐,是我市一家企业的下岗职工,单位破产了,连生活费都发不起,她没有自暴自弃,没有怨天尤人,反而挺起胸膛再创业,不给国家和政府增添任何麻烦,她自筹资金买了这两个冰柜,趁着夏天解决小区居民的解暑问题,不错,她是赚了一些钱,但那都是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辛劳换来的,我刚才听到有人说赚了钱就要打击,就要取缔,真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坑蒙拐骗的你们不管,本分经营的却要欺压,你们有没有认真贯彻****在十x大”上的讲话精神,你们还是不是党的干部,人民的公仆?‘’一番话说出,执法人员的脸色难看起来,他们最怕这种角色,若是胡搅蛮缠的刁民还好说,直接惹怒他出手打人,记录下证据,回头让司法机关介入就行,可是碰到讲理的人,还是位**代表,这戏码他们就唱不下去了。

  “咳咳,是这样的,冷饮摊点没有办理相关营业执照,所以我们要依法予以没收,这是根据工商行政管理处罚规定进行的。”稽查队长看到民众的情绪似乎有被调动起来的迹象,赶紧解释道。
  刘子光嗤之以鼻,直接用手指点着稽查队长的鼻子说:“这位大姐上个月初就去你们工商局办理执照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批下来,我倒要问问你,行政不作为,这到底是谁的责任?”
  围观群众们叫起好了,稽查队长怒火万丈,但却无言以对,他倒是想反驳,可是想到本局办事大厅那些办事人员的素质,却又无可辩驳。
  刘子光又转向了那几位城管:“你们是强盗还是土匪啊,不但抢东西,连钱都抢,这件事我会向秦书记、胡市长汇报,难怪城管局年年评议最后一名,原来是有你们这帮败类啊。”
  这话重了点,刘子光也没打算给他们留脸皮,那位城管小领导涨红了脸反驳道:“我们执法前出示了证件,依法对她的营业工具和营业款进行暂扣,所有的程序都是合理合法的,并且没有暴力执法出现,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们,我保留投诉你的权利。”
  刘子光冷笑一声:“还暴力执法,你们要是敢乱动一个指头,我就不是和你们讲理了。”
  “怎么,你还敢打我不成?你还敢抗法不成?”刚才抢钱包的那位女城管队员挺身而出,傲然反驳道。
  刘子光看了看这张涂脂抹粉的半老徐娘脸,开口道:“你敢暴力执法,我就敢为民请命,以暴制暴,你这个法,是欺压老百姓的恶法,早晚会被人民修订的。”
  这口气太大了,众城管气的说不出话来,跃进卡车上一个肥壮矮胖的汉子不耐烦了,跳下车来指着刘子光用沙哑的嗓音骂道:“你他妈了个逼的,不打你不舒坦是吧,你知道我是谁不?”
  刘子光鄙夷的笑笑:“你连正规工号都没有,不过是个协管罢了,一个月多少钱?八百?一千?有一份容易你也不会当协管吧,你也是穷人出身,她也是穷人出身,穷人何苦为难穷人?”
  事实证明,阶级感情不是任何年代都管用的,汉子自觉被刘子光侮辱了人格,愤怒的挥起了拳头。
  没等他打过来,刘子光又说道:“你看你,当个城管都当不好,你们老师教的内容全忘了吧,没关系,我教你,动手的时候要避开围观群众,不能打脸,更不能见血,记住了么?”
  这位粗壮彪悍的协管小头目名叫王召钢,今年三十八岁,九十年代初期从江北市技工学校毕业,曾经在红旗钢铁厂干过两年翻砂工,后来因为盗窃厂里的下脚料被劳动教养两年,出来后就开始混社会,开过房屋中介、混过联防队、摆过地摊,在火车站碰过瓷,无论干哪一行都没混出个人样来。
  或许在旁人眼里王召钢是个落魄的老混子,但是他自己却不这样认为,而且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仗着认识几个社会上的朋友,整天吆五喝六,牛逼轰轰,剃个板寸头,穿一身小商品市场上买的阿迪达斯运动服,游走在各种中低档次酒店、洗浴中心、按摩房之间,俨然也是道上的一份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