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88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子光带着众人走进冷冷清清的客厅,对着袁家老太太的遗像鞠了三个躬,又将一个白纸包交给了小舅妈,和方副院长、方霏、袁霖一一握手。
  仪式完了,方副院长将刘子光拉到一边,说:“小霏妈妈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有什么路子没有?”
  刘子光苦笑着摇摇头:“这条线真没什么路子,牵扯到党纪国法,花钱找人也是白费力气啊。”
  老太太病故之后,方霏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刘子光,毕竟两人也是快结婚的关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通知也说不过去,当时刘子光已经回到江北了,听到消息后再往省城赶,当然来之前和家里说了一声,老爸老妈都很重视,让儿子一定要把自己的慰问带到。
  来到省城之后,刘子光并没有急着去方霏家,而是先联系了自己在省城的朋友,听说刘子光有事,皮天堂和关涛立即带人赶到,买了几十个花圈一车拉到省委家属大院,好歹撑了一下场面,让老太太的灵堂不至于太寒酸。

  虽然袁家姐弟相继出事,但那都是医疗系统的事情,皮天堂做的是外贸进出口生意,关涛是军队系统的**子弟,和袁家八竿子打不着,所以他们可以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反而是那些医院的、药厂的人不敢上门吊唁。
  现如今刘子光也算是有头脸的人了,但仅局限于商业范畴,在官场上他真没有多大影响力,区**代表的身份也由于长期缺席会议而落选,所以当方副院长提出让他想办法营救方霏的妈妈时,他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方副院长叹口气,继续招呼客人去了,关涛走了过来,给刘子光递了支烟说:“这回袁家是真完了,袁小军太渴了,赚钱有点不择手段,仗着他姐姐的关系,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医院里塞,他个傻逼也不看看现在的风向,郑书记正想杀鸡儆猴呢,结果撞到枪口了不是,傻逼了不是。”
  刘子光心中一动:“这么说,这事儿不是简单的司法案件了?”

  关涛冷笑:“死的不过是几个平头老百姓,怎么可能闹到要摘副厅长的帽子的地步,你可能不太了解省里的局势,郑是空降下来的一把手,根基不牢,麦和韩联手和他唱反调,而袁梓君又是麦的嫡系,内定的下一任卫生厅长的人选,出了这种事,郑下面的人还不往死里咬。”
  刘子光说:“那麦就眼看着袁副厅长落马不成?”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丢车保帅,别殃及上面就行,现在就看袁能不能把问题都揽在自己身上了,如果她识相的话,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如果不识相的话,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刘子光明白了,显赫一时的袁家这回是真的土崩瓦解了,官场斗争历来残酷无比,没有罪名的都能给你加上罪名,更何况自己这位未来的丈母娘确实是罪证确凿。

  一帮人在袁家进进出出,自然引起了省委家属大院里住户的注意,正值中午时分,一些下班的车辆从门前驶过,其中一辆车靠边停了下来,省团委书记韩珏从车上下来,眼神有些复杂,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进了袁家,给老太太上了一炷香,没有逗留太久就出来了,即便如此,还是让小舅妈激动不已,终于有体制内的人来吊唁老太太了,这说明袁家还有希望,还没有被人抛弃。
  韩珏也看到了刘子光,向他善意的点了点头,便上车离去了,关涛说:“韩副书记的儿子倒是挺有城府的,在这批八零后的处级官员里也算是翘楚了,他老子都不敢来吊唁,他就敢。”
  刘子光问道:“我听说韩珏有个哥哥在江北当公丨安丨局长,是亲兄弟么?”
  关涛说:“你说的是韩寺清吧,他是韩珏的堂兄,不过在韩家的序列里只能算是旁支,要不然也不会四十岁才混上正处,韩家是世家,在军界政界都有人,不过这两年也衰了,韩副书记一直提不上去,不过他们家有个儿媳妇混的还可以,年纪不大已经是国企老总了,按级别算也是副省级的。”
  “那麦家呢,又是什么情况?”刘子光问道。
  “这里面的故事说起来话就长了,袁家和麦家是世交,文丨革丨的时候,两家老人同时被造反派打倒揪斗,蹲在同一间牛棚,后来拨乱反正,袁家老爷子官至省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麦家老爷子却只当了个市长,不过他的一双儿女却很争气,儿子这才五十出头就已经是正部级,女儿也是副厅级,女婿更了不得,玄武集团就是他们家开的,那真是要钱有钱,要全有权,反而把袁家抛在后面,袁梓君快五十了,卡在副厅上就是上不去。”

  “看来他们两家在官场上也互为助力了。”刘子光说。
  “那可不,都是红色后代嘛,政权还是放在自家孩子手里放心,袁家、麦家、再加上韩家,一直是江东省官场上的铁三角,水泼不进,针插不进,就连省委书记也不能奈何他们,听说郑书记上任以来,两边很是斗了几场呢,就拿你们江北市来说吧,现任的市长和书记人选就是博弈的结果,本来好不容易把李治安拿掉了,郑书记想安插自己人到江北当一把手的,常委会上有分歧,最后双方不得不妥协,让麦系的秦松做了市委书记,胡跃进只当了市长。”

  “这么说,胡跃进是郑书记的人?我记得他一直在江北工作啊,怎么和中央的郑杰夫拉上关系的。”刘子光纳闷道。
  “官场上的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胡原来没有强力的后台,是准备退二线的,因为一桩刑事案件被郑书记注意到,这才提起来的,胡也不傻,临到下课的年龄来,再不搏一把就晚了,所以他义无反顾的投到了郑书记旗下。”
  刘子光做恍然大悟状:“看似风平ng静,其实底下早已是惊涛骇ng,不用问,韩寺清这个公丨安丨局长也是博弈的结果了。”
  关涛笑道:“你真是一点就透,动静那么大,韩家哪能不分一杯羹,再说郑书记想提拔的宋剑锋已经提上去了,也就同意了这个提案,你看着吧,要不了多久,韩局长就会升级为你们江北政法委书记了。”
  刘子光点头微笑:“长见识了。”心里却想到了老同学周文,不用说周文这个七品县官也难独善其身,从种种情况分析,周文应该也是郑系的人马。
  见刘子光若有所思,关涛拍拍他的肩膀说:“不用担心,现在袁家已经彻底完了,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说不定还能触底反弹呢,你放心,有兄弟们帮衬,绝对把老太太的葬礼办的风风光光。”
  正像关涛说的那样,有了这批社会上朋友的鼎力相助,袁家老太太的葬礼倒也极尽哀荣,虽然送葬的车辆不多,但级别很高,全都是奥迪、奔驰、宝马之类的豪车,到了殡仪馆之后,十几个穿黑西装的汉子把卡车上的花圈抬下来,到处都是花的海洋,哀乐响起,气氛凝重万分。
  老干部局方面派来一位科长支持追悼会,而高层领导一个都没有到场,这让小舅妈很是不满,但想到袁家目前的形势,她也只能唉声叹气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