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1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槿芳也感觉“眼前一黑”,意识到日后处境更加困难。打给张泽松诉苦,却被告知这已是所有选项当中最好的结束,按房桐最初提案,准备从舟顿或梧湘调干部过来,蓝善信和张泽松担心造成鄞峡权力结构失衡,反倒阻挠,宁可将林枫发配到更艰苦的地方。
  “姓林的是中庸之道,不要跟他走得太近,也不要疏远,保持该有的距离就好。”张泽松叮嘱道。
  林枫私生活固然不检点,经济方面却以清廉著称,以前做潇南市委办公室主任时送女儿到碧海上大学都坚持开私家车,不占公家便宜;升任常委后为杜绝有人上门送礼,特意搬了新居,整个市委没人知道他住哪个小区。
  可想而知,他不会跟窦康这帮人、跟成槿芳郜更跃同流合污。
  然而并不意味林枫坚定地站在吴郁明和方晟阵营,官场派系并非非黑即白,也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从来没有顺理成章、理所当然,永远不变的只有利益。
  吴郁明也觉得郁闷。
  之前他没对方晟说真话。那天在肖挺面前,吴郁明毫不客气提了三个候选人,都是舟顿、绵兰两地干部,与他知根究底,属于信得过的手下。
  没料到一个都没用,反而来了不相干的林枫,花花公子一枚!

  不仅是派不上用场的问题,随着中立队伍的扩大——梅秋、魏昌成、韦升宏再加上林枫,给关键时刻投票决策带来不确定因素:
  本土派两票;成槿芳和耿大同也是两票;吴郁明、方晟、房朝阳三票;就是说在相持不下时,中立派反而会左右常委会!
  这对班长吴郁明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
  在各方腹诽之下,徐璃以常务副部长身份陪同林枫赴任。走完程序——蒲英江只说了两句,林枫仕途重挫也提不起精神,吴郁明、方晟更是应付了事,市委扩大会议便在沉闷无趣的气氛中草草结束。

  转眼到了中午,徐璃坚决不肯吃宴席,说就在食堂小包厢随便吃点,正好找人聊聊。
  大家一听便知“聊聊”的对象有且只有方晟,心领神会笑笑不再勉强。
  进了包厢,方晟埋怨说:“大家一块儿吃饭多热闹,你倒好拉我单独进来,外面不知咱俩在里面干嘛呢。”
  “中午能干嘛?”徐璃泰然自若,“咱俩的关系外面又不是不知道,藏着掖着反倒让人笑话,再说白翎算什么身份?她能跟你在公开场合成双入对,我为什么不能?”

  闹了半天她也在宣示主权。
  方晟不吭声,埋头吃饭。
  徐璃扒了两口,搁下筷子道:“真的只吃饭啊?”
  “那还能干什么?”方晟目光一扫,“要不直接在地上……”
  “啐!想哪儿去了!”徐璃俏脸微红,“都说了聊聊天!对了,你跟田芳辉什么关系?”
  “呃……怎么扯到这个话题?”
  “她空降银山市场监督局党组书记是于省长亲自点的名,我跑过去问怎么回事……”
  方晟诧异道:“省长点名提拔处级干部很正常,你吃了豹子肚去质问他?虽说都是一家人,也不能这么放肆。”
  “谁跟他一家人了!”徐璃嗔怪道,理了理额边碎发道,“我在银山当组织部长时为了精简干部编制,要求各个局都必须局长兼党组书记,为此得罪一大批人;如今倒好,又是我亲笔签发田芳辉的调令,岂非自打耳光?”

  “二叔说什么?”
  “他只是笑,然后让我问你!”
  好狡猾的于道明,刻意制造矛盾,唯恐天下不乱!
  方晟苦笑,不得不实话实说:“我哥的小师妹,在省直机关提不了正处,必须走下基层路线……”
  “从照片看长得挺俊俏,小师妹,哼,你哥不是愿意多事的人,这样做必定有内情……是不是有一腿?”

  徐璃冷艳不可方物的脸逼近他,寒香扑鼻,方晟忍不住在她额前啄了一下,笑道:
  “人家明明两条腿,硬生生被你砍掉一条,怎么走路?”
  “卟哧”一笑,徐璃圣洁的脸庞如百合花开,转瞬咬着嘴唇戳下他的鼻子:“你不是喜欢说三条腿吗?”
  方晟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顿工作餐吃得如同在省城的家一样甜蜜温馨,两人走出包厢前正在外面打牌的市领导们都很吃惊,觉得……两人应该发生点什么才对……
  照例,临上车时徐璃才轻描淡写告诉方晟,这次调整名单里还有韩青,免去潇南常务副市长,调任潇南开发区常务副主任!
  表面上都是副省级行政区,都是常务副职,但经济体量和拥有的权力相差数十倍!
  对韩青不啻于迎头痛击,彻底被打懵了。
  从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到潇南开发区常务副主任,两级台阶下得何其之大,某种意义讲比犯了生活作风错误的林枫还惨!
  “他……他情绪还正常吗?”见徐璃要走,方晟忙追上前问。
  “自己问范晓灵。”
  她撂下这句话后便装模作样跟吴郁明等市领导握手后绝尘而去。
  这个电话,方晟犹豫了半天都没拨出去。对韩青和范晓灵而言,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沉淀,别人的劝慰显得苍白而无聊。
  新岗位或许反而适合韩青,尽管不象潇南常务副市长那样权势熏天,但安逸自在,还有闲暇钓钓鱼、打打牌,若没有强烈的向上的**,也是不错的去处。倘若把韩青放到耿大同的位置,那才是更大灾难。
  从这一点看,肖挺对韩青还是保护的。
  周军威减刑的事……过阵子通过范晓灵提吧,让韩青缓过劲再说。
  没想到的是,当晚范晓灵就打来电话,语气萧索:
  “我是不是传说中的丧门星?老韩自打跟我结婚就每况愈下,仕途连走下坡路,我……”
  她说不下去了,话筒里只有抽泣声。
  方晟缓缓道:“老韩的事我中午刚听说,我觉得呢不必过于悲观,有时坏事可以变成好事,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可明明被贬到开发区,窝在那种地方哪有出头之日?”范晓灵心烦意乱,“你二叔肯定参与研究了,常委会里怎么评价老韩?快告诉我!”

  “唉,晓灵,你真是关心则乱,别说叔侄,就是父子、夫妇也不可以透露常委会具体讨论内容的,怎么忘了最基本常识?”
  “我是乱套了……”
  范晓灵哇地放声大哭。
  等她宣泄掉心头郁闷,方晟才说:“想想庚明,再想想林枫,官场起起落落都很正常,譬如爬山,有上坡就有下坡,没人一辈子都做胜者。”
  “可他是和我结婚后才……”
  “房桐早就想把老韩搬掉,之前没逮着机会而已;老韩又太实诚,怎能在组织部长面前吐露真心话呢?当然这些我都是后来才听说,错误无法挽回。以时间换取空间吧,我承诺,若有机会必定帮老韩一把!”
  “真的?!”范晓灵破涕为笑,“我相信你!我也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真的,如果你不嫌弃……”
  又来了!
  方晟连忙说:“这边还有个电话,先这样,以后细谈。”遂匆匆挂断。
  日期:2018-12-20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