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彩风叹道:“马主任,我卖个老,叫你一声文生兄弟吧,这年头,有良心的人没几个。能给老百姓下跪不丢人。说句实话,政府的钱哪里来的?不都是老百姓交上来的税和费吗?我是个生意人,可是不赚黑心钱。今天晚上,你的单算我的。”
  马文生连连摆手道:“这不行。你要是真想帮我,就替我找个住的地方。”

  许彩风笑道:“这还不好办?我家三楼上面,不就是现成的旅馆吗?你住进来,有钱就给,没钱就拉倒。”
  马文生觉得住在春江饭店,倒也是个主意。
  吃过饭之后,搬了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刘志达连夜赶到了西郭村,他没有进村,而是停在了村口,打电话把胡朗叫了出来,然后将自己的外套包的骸骨交到了肖朗的手里。
  “这是我在山上捡来的,胡书记,你费心,叫这些家人将这个火化了吧。费用到时候你到镇政府来,我来替你结清了。”
  胡朗见到马文生弄来了这个东西,倒也是一阵感动。

  等马文生将钥匙交给他时,胡朗有些犹豫着不要。可最终他还是接了过去。
  他对马文生前途不看好,自己家房子在马文生这里,要是春玲这个妮子哪天晚上跑过去和马文生生米煮成了熟饭,那就麻烦了。
  马文生回到了春江饭店,却没有去睡觉,而是先给刘富贵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今天的情况。
  刘富贵听说马文生上了山找到了死者的骸骨,不由得动了感情,“文生,你费心了。你说的这些,就按你的想法办。明天我来给相关部门打招呼。对了,那个农机厂,你看看能不能换成外资的形式,不是海外,就是省外也行。费用吗?我给你一个底,100万左右浮动。”
  刘富贵也是被马文生今天做的事感染了,要不,他也不可能这么快给马文生撂底。
  马文生连声应着,跟着就找到了龙江海住的房间。
  他还没敲门,却听到里面一阵阵的女人呻吟声传了出来。“啊,啊,啊,”那女人叫得极其**,每一声拖得都是极长极长,这让马文生自己都有些心旌摇晃了。
  马文生跑去向许彩风要了房间钥匙。
  许彩风有心不给,可是现在正是求马文生的时候,他只好拿给了马文生。
  马文生用钥匙打开房门那一刹那间,里面的一对人儿停止了动作,一齐朝着门这边看了过来,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慌乱。

  马文生举起手机,对准着床上那对男女连续拍了几张,然后冷笑着坐到了床边的沙发上。
  马文生坐下来之后,床上的两个人却不那么慌了。
  龙江海向那个女服务员叫了声:“你先出去。”
  那女人便不慌不慢地穿着衣服,她一边穿,一边还不忘了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朝着马文生瞟着。
  “你***倒是快点呀,”龙江海三下两下,就将衬衣穿起,他朝着那个女人吼了一声。
  那女人回过头来冷笑一声道:“你刚才怎么不觉得快了?”她穿好衣服,外套已是套装下面黑裙子,走过马文生的身边时,她身上传来一阵微微的香气。
  等那女人走了出去之后,马文生这才将思路转到了龙江海的身上,刚涌起的一点想法便像是潮水一般慢慢地消退了。
  “姓马的,你要做什么?”龙江海怒视着马文生。
  他看到房门已经被妇人随手关上了。

  她走了,他也就没那么尴尬了。
  马文生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姓龙的,采石厂炸死了5个炮手,你却在这里逍遥快活。要是我把手机里的照片冲洗出来,到西郭村一发,估计你回去了,不被人家用唾沫淹死,走在路上也会被人给打死。”
  龙江海被马文生吓着了。他的确是怕了,要不他也不可能躲到春江饭店里来。
  逃远了,他舍不得已经攒下的产业,再说政府随时都要找他。
  “你,你开个价吧。你也知道,我现在不住在西郭村了,你吓不了我的,”龙江海强作镇定地说道。

  龙江海自认为对马文生比较了解。这个人不就是西郭村部的那个所谓办公室主任吗?到了政府,难道就长本事了?龙江海不信。
  就算马文生长本事了,龙江海用钱也能摆平。他在腾龙镇,用钱能摆平大大小小的干部,还摆平不了马文生?想到这里,龙江海的勇气慢慢地恢复了。
  “我现在是镇经委主任,和你谈正事。你每户付50万,就是250万。另外,你拿20万买安,交到经委作运转经费,”马文生缓缓地说道。他首先得把炸死的炮手家属安顿好了,这才是镇经委主任要完成的事。
  “270万?你想都别想,告诉你,我没有那么多钱,”龙江海咬牙切齿。
  “行。那就算了,你别打算贿赂我,我不要钱。反正这个照片我给你冲洗出来,至于后果,我也不管那么多了,”马文生缓缓地答道。
  龙江海咬了咬牙答道:“行。我明天一早就到信用社,就算是借,我也得借出来。不过我要尽快恢复生产。”既然是谈判,龙江海也要提条件。钱他有,只是舍不得。
  “采石厂下一步不是恢复生产,而是要做好万全的安全生产措施。什么时候恢复生产,你等我通知。我告诉你,你不要找这个找那个给我施压,不然,哼哼,你的这些照片我可是要拿出来用的,”马文生没理龙江海这个要求。
  龙江海吃惊地看着马文生,他发现这个人根本不是他所熟悉的马文生了。
  什么时候他把哄吓诈骗这些招数运用得如此自如了呢?当然,他不知道马文生对黑厚二字有了顿悟。
  想做事,你自己没招肯定不行。在尔虞我诈的生存环境下,你不比别人更黑更狠,估计还没有整出个人模狗样,就被人家给整死了。
  “好,”龙江海几乎要锉碎钢牙了。可是他如此也只有答应马文生的要求。
  那些照片真要流出去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肯定没好果子吃。

  第二天上午政府的事儿很多,叮叮当当响成一片,那是木匠在修门。
  一楼下面办公室的门被西郭村的老百姓给砸光了。
  马文生在满走廊的木屑味儿里走进了办公室。
  田二壮已经到了,他看到马文生,便笑嘻嘻地迎了上来,“文生,你是去楼上办公呢,还是在这里和我一起?”
  经委办公室在政府四楼,田二壮这才有此一问。
  马文生答道:“我还是去楼上吧。这几天得把腾龙采石厂的事给办好了。”
  田二壮说了声好,便开始安排人手给马文生腾四楼的办公室。
  马文生到了楼上经委办公室里,却见到杨兰坐在那里。
  杨兰是副镇长陈胜奇的老婆,虽然是占了经委的编,可是上班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这女人个头很高,烫着一头卷发,肤色很是白皙。
  见到马文生上来,杨兰正要说什么,马文生却抢在前面开口了,“杨大姐,你今天可真是稀客呀。”
  杨兰偶尔到政府来上班,都要到办公室签到,所以她对马文生也不陌生,便笑道:“听说马主任履新,我得来报个到吧。要不,马主任肯定以为自己下面没人呢。”
  马文生听着这句话,觉得有些意思,正想说我又没结婚,下面当然没人了,可是话到嘴边,他忍住了。要是被陈胜奇听到了这话,一准以为自己在调戏他老婆呢。
  马文生便笑道:“杨姐可真会开玩笑。我也只是个办事员,倒不像是杨姐,可是领导夫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