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88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护士拿来了老太太的死亡通知单,说要让家属签字,可怜袁家一双儿女此时全都身陷囹圄,没办法外孙女方霏只好代签,办理了相关手续后又给姥姥换上了衣服,这才送往医院太平间。
  方霏陪着姥姥走完了这最后一程,把遗体送入太平间之后,她刚要离开,迎面遇上了一个人,顿时两人都惊呆了。
  “谷队长!”
  “小方!”
  “你怎么在这儿?”

  居然在医科大附属医院的太平间遇到了当年同在西萨达摩亚经历腥风血雨的中国医疗队队长谷秀英,方霏上下打量着一身白色工作服的谷队长,心中暗暗纳闷,谷队长可是外科专家啊,怎么穿了一身护工的衣服。
  谷秀英看出方霏的疑惑,笑着说:“我的医师执照被吊销了,组织上把我安排在太平间工作,也算是一种照顾吧。”
  她笑的很坦荡,但方霏心中却不是滋味:“谷队长,难道是因为麦嘉轩那件事?”
  谷秀英不置可否的摇摇头:“都过去了,不提了,不管怎么说,还在医疗系统工作,我就满足了,对了,你调过来了?”

  方霏一阵黯然:“不是,我姥姥过世了。”
  “对不起。”谷秀英拍了拍方霏的肩膀:“想开些,咱们在非洲的时候,生离死别经历的多了,有时候死亡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对了,你那个男朋友还好么?”
  “还好,我们本来是要结婚的,可是姥姥这一去世,怕是又要延误了。”方霏说。
  “不要被这些世俗所束缚,孕育新的生命,才能延续希望。”谷秀英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又长叹一口气:“好了,我要工作了,你上去吧,在这地方呆久了不好。”

  “嗯,谷队长,你保重。”方霏紧紧握住了谷秀英的手说。
  回到病房,姥姥的遗物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换洗衣服,尿盆、洗漱用品和自家的小毛巾被之类的东西,全都要丢弃,小舅妈哭够了,又回复了往日的神气,丈夫被检察院羁押,大姑姐被双规,家里就属她最大了,至于那位江北市当副院长的姐夫,她根本瞧也不瞧一眼。
  “妈走了,老干部局那边要通知,妈妈的生前友好要通知,还有追悼会的安排,遗产的处理,都要有人操办,其实我是不想管这些的,可是大姐和小军都不在,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小舅妈此时完全是一副一家之主的派头,其实老太太也是副厅级的离休干部,丧礼的事情完全有组织负责,小舅妈想的不过是抢遗产的事情。
  大家都没说话,千头万绪,错综复杂,所有人的方寸都乱了。
  默默无言的回到家里,小舅妈开始坐在桌子旁打电话联系亲朋好友,方霏袁霖两个小姐妹在姥姥房间里收拾着遗物,只有方副院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门铃响了,阿姨过去打开门,只见外面站了几个便装男子,很客气的向她出示了证件,阿姨不敢阻拦,放他们进了客厅,小舅妈跳起来喊道:“不是来搜查过了么,怎么又来?”
  来人说:“我们是省纪委的,前来进行袁梓君严重违纪案件相关的调查取证工作,请你们配合。”说完便到处搜查起来,小舅妈气的直抖手:“我们家老太太尸骨未寒,你们就这样欺负人,纪委的怎么了,我要找你们领导投诉。”
  “妈,别说了。”袁霖上前拉住了母亲,小舅妈就坡下驴,但依旧气鼓鼓的瞪着那几个纪委工作人员。
  他们显然是掌握了确切情报才来搜查的,不到五分钟时间就分别从保险柜里、地板下面起获了一批外币和有价证券、还有大量的lv、古奇、爱马仕、普拉达、夏奈尔、卡地亚等奢侈品牌的提包、围巾、皮鞋、手表、香水等。
  小舅妈的眼睛都直了,平时大姑姐总是教育他们行事要低调,没想到她自己却这么奢侈,有些限量版的包包连自己都不舍得买呢,大姑姐的藏品简直可以开奢侈品博览会了。
  纪委的人抱着战利品走了,袁家再度陷入沉默,谁都明白那些赃物意味着什么,仅靠袁梓君的收入,三辈子也买不起那么多奢侈品,袁副厅长这回不但仕途全完,恐怕还要有牢狱之灾,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大姐落马了,袁小军更没有好下场,怕是起码十年以上的徒刑等着他。
  死一般的寂静,客厅里乱糟糟一团,保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悄悄走了,唯有墙上老太太的遗像注视着这一切,亲朋好友们也没有立刻登门拜祭,袁家出事,他们躲都躲不赢,哪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跑来给自己添麻烦。
  至于袁小军的那些狐朋狗友,更是没一个人露面,等到晚上,也只有省委家属大院里的几个离退休的老干部来看了看,给了些烧纸钱,但和袁家一向交好的韩家、麦家都没有来人,门口也只是孤零零的摆了三个花圈,一个是小舅妈以丈夫和自己名义买的,另一个是方副院长用袁梓君名义买的,还有一个是方霏袁霖俩孩子买的。
  “哦,最近在外地出差回不来,没关系,您的心意到了就行。”小舅妈放下电话,长叹一口气,她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叹气了,人走茶凉这句话一点也不假,所有的社会关系好像在最短的时间内都知道了袁家倒霉的事情,打了几十个电话,全都是吱吱唔唔,不愿意来参加追悼会的。
  一直到第二天,省委老干部局才派了一位科长过来吊唁,小舅妈趁机提出要求,追悼会上起码要有一到两位省委主要负责同志出面,要不然老人家在九泉之下都不会瞑目的,那位科长沉吟一下,答应向上级反映,又例行公事的问了问家里需要什么照顾,这才留下一个花圈走了。

  门庭冷落车马稀,卫生厅没有人来,袁家老爷子当年提拔起来的那些老部下也没有人来,小舅妈终于死心,看来借着老太太的葬礼拉关系说情的机会是不会有的了,正当她绝望之际,一列黑色的车队缓缓开了过来,全都是省城牌照的高档轿车,车上下来一些陌生的面孔,将末尾一辆卡车上的花圈抬了下来,依次摆在袁家门口,几十个花圈一放,好歹有了些丧事的味道了。
  “你们是?”小舅妈狐疑的问道,这些人的气质可不像政府官员,车牌号也是普通的民牌,按理说应该是丈夫的朋友,但自己却不认识他们啊,正纳闷呢,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了,正是袁家一直看不顺眼的刘子光。
  “小舅妈,节哀。”刘子光的声音在此时竟然如此顺耳,若是袁家没有失势,根本轮不到刘子光上门吊唁,但是现在落架的凤凰不如鸡,一向擅长也鼻孔看人的小舅妈也只能放下身价和刘子光握手:“谢谢,进来给老太太上一炷香吧。”
  日期:2018-11-0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