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88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省团委的小韩书记一直喜欢你,如果你答应和他处朋友的话,韩家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小舅妈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方霏,大有她不答应就立刻跪倒的意思。

  方霏张了张嘴,但看到小舅妈的眼神,还是没说出口,正巧袁梓君和方副院长谈完话从阳台出来,看到女儿一脸为难的样子,袁梓君当即就明白了。
  “小霏,回病房看着姥姥去。”袁梓君轻声打发了女儿,在弟妹旁边坐了下来,小舅妈历来惧怕这个大姑姐,心里有些忐忑,泪眼婆娑道:“大姐,你要救救小军啊。”
  袁梓君说:“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赚钱别太渴,做生意和做人一样,要有底线,可是你们听了没有,为了一点回扣就把什么都抛在脑后,这个恶果,是小军自己种下的啊。”
  “大姐,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小军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弟弟,你帮帮忙,和上面打声招呼,我们认罚还不行么?”小舅妈眼泪又下来了。
  袁梓君用略带厌恶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弟媳妇,自己的弟弟虽然贪了点,但起码还不算太笨,就是因为这个自以为是的弟媳妇从中挑唆蛊惑,他才铤而走险什么生意都做,以至于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不是我不帮忙,是实在帮不上,案子已经报到卫生部去了,纪委和省高检成立联合调查组,省委郑书记亲自批示,不管牵扯到谁,都要一查到底,你说我有什么办法。”

  小舅妈还不死心:“韩家可以帮忙啊,韩珏不是一直喜欢咱们家小霏的么,我们两家如果结成儿女亲家的话,当公公的肯定不会看着儿媳妇家倒霉的。”
  袁梓君笑了笑,弟媳白在省委家属大院住了这么些年,还是一点政治头脑都没有,暂且不论两个年轻人是否能走到一起,在政治斗争面前,夫妻父子都能反目成仇,划清界限,更别说什么儿女亲家了。
  她鄙夷的笑了笑说:“你刚才和小霏谈的就是这个?”
  小舅妈心虚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大姐,我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再说妈不是一直想让小霏和韩珏交往的么?”
  “那是以前,现在袁家出事,韩家躲都来不及,哪会主动把麻烦望身上拉,好了,你也该休息了,累了一天了都。”袁梓君拍拍弟妹的肩膀,起身走了。
  第二天一早,省纪委的一辆小车驶入了卫生厅大院,两个便装男子从车上下来,熟门熟路的走进了卫生厅党组成员,纪检组长的办公室,向他出示了一份文件,纪检组长看了一遍后,露出沉痛的表情,什么也没说,带着来人进了会议室,然后让办公室主任去把袁副厅长请来。
  五分钟后,办公室主任报告说找不到袁副厅长,办公室没人,打手机也关机。

  纪检组长马上紧张起来,问道:“最近袁副厅长有什么异常举动么?”
  办公室主任说:“一切正常,早上还和我打了个照面呢,这一会工夫就不见了,她的专车没动,司机小李和秘书也都不清楚她的去向。”
  “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纪检组长挥手让办公室主任离开,对纪委的同志说:“我怀疑袁梓君可能畏罪潜逃了,我们必须在机场车站进行布控。”
  纪委的同志笑了笑:“一切均在我们掌控之中。”说着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后,神情有些玩味:“根据手机定位,袁梓君现在的方位正好是纪委办公楼。”
  袁梓君是在前夫的陪同下去省纪委自首的,虽然已经秘密离婚,但方副院长依然是她心中永远的港湾,在纪委书记面前,她坦承了自从担任主管基本药物招标采购和公费医疗监督管理以来所收受的贿赂和违规办理的各项事务,数额之大,问题之严重,让一旁陪同的方副院长冷汗直流。
  五份省城高档住宅的房证,一盒子珠宝玉器,还有一叠使用化名的存款单,都放在了纪委书记的桌子上,这只是袁梓君收受贿赂的一部分而已,还有大量进口奢侈品和外汇、证券由于无法随身携带而没有上缴。
  这些情况,纪委基本上是掌握的,所以纪委书记并没有很惊讶,他严肃的说:“袁梓君,到目前为止,你的态度还算诚恳,本来纪委是准备派人去单位对你进行双规的,现在看来这一步可以免了,但相应的程序还是要走,你暂时不用回去了。”

  袁梓君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朝方副院长挤出一个微笑:“老方,谢谢你陪我,家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方副院长叹口气,眼神很复杂的看了妻子一眼,转身去了。
  医科大附属医院,小舅妈一夜没合眼,好不容易等到上班时间,便开始抱着手机四下联系,可是丈夫的事情还没打听到,又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大姑姐袁梓君被省纪委双规了!
  晴天霹雳啊,小舅妈当场就傻眼了,自打袁家老头退二线以来,家里就江河日下,不比从前,只剩下一个当副厅长的姐姐维持着,袁小军两口子仰仗着这个姐姐没少捞好处,现在连大姑姐都进去了,袁家是真的完了。

  小舅妈垂头丧气,甚至觉得来来往往这些医护人员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以前是**子弟,现在是贪官亲属,这种落差让她很彷徨,很无助。
  唯一的救命稻草只有婆婆这尊菩萨了,小舅妈来不及多想,跑进病房,把值了一夜班的外甥女支走,扑通一声跪在婆婆面前,涕泪横流:“妈,出事了,大姐被双规了,现在只有您老人家出面才能救袁家了。”
  袁家老太太的病情刚刚稳定下来,哪能经受得住这种打击,呼吸急促,嘴唇哆嗦,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妈!妈!你怎么了?医生,医生,快救人呐!”小舅妈凄厉的声音在**病房内外回荡着。。
  半小时后,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摘下口罩说:“我们尽力了。”
  小舅妈脸色煞白,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妈啊,你可不能这样丢下我们就走啊。”

  方霏、袁霖姊妹俩面面相觑,都无法接受这种结果,本来说奶奶(姥姥)的病情已经趋稳,基本脱离危险了么,怎么突然就脑溢血发作走了呢。
  医生叹口气走了,护士用白床单盖住了袁家老太太的遗容,袁霖自小是跟着奶奶长大的,看到这一幕凄惨的情景,当场就崩溃了,眼泪啪啪的往下掉,和小舅妈抱头痛哭起来。
  方霏也哭了,姥姥是个严厉的人,虽然有时候家长作风重了一些,但总归都是为了这个家好,想到平日里姥姥的音容笑貌,她忍不住泪流满面。
  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病人去世,有很多手续要办,爸爸妈妈小舅舅都不在,小舅妈和妹妹又不是办事的人,方霏只能把这一切扛起来,幸亏她也是在医疗系统工作过的,这些事情不算陌生,她打电话通知母亲,让她来医院看姥姥最后一眼,可是对方竟然关机,正要给父亲打电话,就看到方副院长匆匆赶来。
  “爸,妈妈呢?”方霏问道。
  “你妈妈她……暂时来不了,姥姥怎么样了?”
  “姥姥走了。”
  一阵沉默,方副院长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擦拭着眼角:“你姥姥一生要强,可惜临了却走的这么急,唉。”
  这两天方副院长忙前忙后累得不轻,疲惫之色尽显,方霏心疼的说:“爸,您歇着吧,这些事儿让我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