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820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啧!嘶……”梁隽邦轻哼着,抬手轻抚了抚胃部。自从上次胃出血,后来他又饮食不定、情绪不佳,喝酒更是常有的事,这胃就一直没有调养好。
  “怎么了?”梁隽邦看出儿子的异常,关切的问道,“胃不舒服?”
  “不关你的事!”梁隽邦生硬的顶回去,“你没有其他废话要说了吧?没有的话,我要走了。”

  说完,转身就往门外走。
  可是,梁斯文怎么可能这样就放儿子走?他疾步走过来,一把拽住梁隽邦。梁隽邦本能的反应就是要反抗,可是他刚抬起手,就被梁斯文喝止住了。
  “你别费那个工夫了!”
  梁斯文唇边带着一抹讥诮的笑意,“你的一身本事,不就是你妈教的吗?你可能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就算是你妈,也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这只小狼崽子还能把我怎么样?”
  乍一听到父亲提起母亲,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梁隽邦突然就呆住了,抬起的手也慢慢放下。

  父子俩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咳,我……走了。”
  梁隽邦轻咳了两声,转身往外走,这次梁隽邦没有拦住他,而是在他身后说道,“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其实由不得你选择……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我将来的一切都是要你继承的。”
  从梁斯文这里离开,梁隽邦没有再回舒静家,在那里躲两天还可以,一直待着可不行,舒静毕竟是个女孩。他也没有去总统府,而是径直回了自己的住处。
  梁隽邦前脚刚到家,还没躺下,门铃就被摁响了。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个不认识的人。

  “你找谁?”
  显示器里,是个陌生男子,“梁少爷,我是奉梁总之命来给你看诊的。”
  看诊?梁隽邦挑挑眉,掌心不由又覆上了胃部,给男子开了门。
  “梁少爷你好,我叫Stephen,是梁总的私人医生,听说你胃不太舒服?”

  梁隽邦点点头,请Stephen坐下。Stephen给梁隽邦看过诊,“我对少爷说的,少爷想必做不到,这样……食补不行,我就多准备点药,没什么伤害,平时也可以吃。”
  梁隽邦无所谓的点点头,送Stephen出门。
  “少爷不用送,药配好了,我会给少爷送来,告辞。”
  梁隽邦并不知道,这个Stephen就是那天装作清洁工,潜入雷耀辉的病房、并且对他施针的人。梁隽邦更不知道,Stephen的行踪,已经被韩家人给盯上了。
  长夏,书房,里面只有韩希朗、韩希茗兄弟俩。
  “什么?梁隽邦?”
  “是。”韩希朗朝韩希茗点点头,“不相信吗?我也不相信,可是这个Stephen的确和梁隽邦过往甚密。Stephen可是频繁出入梁隽邦家。”

  韩希茗怔住,“这小子消失了好几天,回家了?”
  “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让这个Stephen故意造成雷耀辉昏迷……”
  书房门外,突然传来‘嘭’的一声响。韩希朗、韩希茗同时站了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书房门口,早早蹲在地上,面前是打翻的碗碟和餐盘,早早正在慌乱的收拾着。
  “早早?”
  韩希朗和韩希茗对视一眼,心中都暗道不妙。

  “呵呵。”早早干笑两声,“那个我……我看大哥、小哥说了很久,管家要上来送吃的,我就说我来。可是,我总是笨手笨脚的,什么都做不好。”
  “早早。”
  韩希茗蹲下身子,将早早拉起来。“小心别伤着手。”
  韩希朗已经去招呼下人,“来人,快把这里收拾一下。”

  “我没事,我……我困了,先回房了。”早早把手抽回来,神色恍惚,“大哥、小哥,我不耽误你们商量正事了。”
  说着没有多做停留,疾步回了房。在她身后,韩希朗、韩希茗却同时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回到房里的早早,不安的徘徊着。
  刚才哥哥们的对话,她都听见了!是隽邦,竟然是隽邦想让耀辉醒不过来!监护室里那么严密,他竟然都能对耀辉下手。早早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她把事情弄成了今天这种状况。
  她把手机掏出来,犹豫了良久,终于拨通了梁隽邦的号码。

  看到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早早’两个字,梁隽邦几乎要以为自己看错了,可同时又兴奋的难以自持。他压抑着狂跳的心脏,接了,“喂,早早。”
  “隽邦。”
  早早的声音传来,梁隽邦没出息的几乎要掉眼泪,见不到早早,就算是听到她的声音也是好的。“嗯,你说,我听着,你要我做什么?我答应你的,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会做到。”
  “隽邦。”早早犹犹豫豫的,一开口,却和梁隽邦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你……你不要再对耀辉做什么了,对不起你的人是我,耀辉并没有什么错。隽邦,我知道我病了的时间里错过了你,可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们现在都没法回头了,我们不要再伤害无辜的人,好吗?”

  “……”
  梁隽邦懵了,脸上的笑容慢慢收住,“你说什么?我对雷耀辉做了什么?”
  “隽邦,我大哥都查到了,那个Stephen在你家出入。如果不是宋爷爷,耀辉现在还躺着没醒……隽邦,耀辉已经够可怜的了,你就不要……”
  早早的话没说完,可梁隽邦已经听不下去了。
  “雷耀辉醒了?”梁隽邦斜勾着唇角,言语森冷。
  “……是,所以隽邦……”
  “哈?”梁隽邦嗤笑着,再次打断了早早,“所以你以为,是我对雷耀辉做了什么?哈哈……”梁隽邦越笑越大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隽邦。”早早的声音变得很轻微,她感到心慌了。
  日期:2019-02-08 06: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