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92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字,乱!
  这特么不是有病吗?为什么要把事情整得这么复杂?
  嘿!复杂好啊,浑水才能摸鱼啊,要不然怎么五千多亿的生产总值的集团到最后能报亏二百多亿,太长见识了。这特么就是一棵被蛀空的大树,外表看起来枝繁叶茂,实际上脆得一批,如果是私企,早完蛋了。可是国能集团是垮不得的,也不可能垮的,为什么?补贴!巨额补贴!
  弄清了这条关系网之后,就明白,为什么国能和思维塔克确定了关系之后,在面对思维塔克的考察团时还会如临大敌。
  因为思维塔克的意见将直接决定国能分包的项目归属,不一定是你南方局稳稳吃到嘴里的菜,所以柏光禄对孟常德近期的反应是非常不满的。
  方长这个机灵鬼似乎知道了什么,于是在一番话的最后,补充道:“在为人处事和应酬这一方面,孟常德,的确技不如人啊!”
  难怪方长没叫孟常德过来啊,原来是要说孟常德的坏话,不对,众人心里泛起一个奇怪的感觉,不禁看着方长,因为方长这话怎么听好像都有下文。
  因为……

  曾凡柯这个野外作业处的副经理还在场啊,突然听到有人公然说自己的顶头上司,这是该心慌还是该欣喜?
  隐忍多年的曾凡柯早就练就了一副喜怒不形行色的本事,只能装傻,偷偷瞥了一眼柏光禄。
  没想伯光禄根本就没打算藏什么,张口就道:“孟常德,庸才!一年时间,到底有什么作为?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
  听到这话的瞬间,方长心中就有数了,看了看柏光禄,再看了周昊,最后再看着曾凡柯,淡淡地问道:“你很急啊?”
  曾凡柯的头皮一下子就麻了,眼神有点慌,谁能想象,一个马上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看了一眼,居然全身冒凉气,而且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我不知道周董什么意思,柏叔,我跟干爹的关系你是明白了,我有些意见,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一听?”
  柏光禄心头一颤,方长认了苍仁当干爹这事已经通过气了,听到方长现在把这件事情拿出来强调,也就意味着接下来方长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请求,他都没有理由拒绝,就算有理由,也得烂在肚子里。
  想明白方长的话之后,柏光禄认真地点点头道:“我这个局长都是靠你小子得来的,抬出你干爹来有必要吗?”
  方长笑了笑,刹那间就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如果周董没有明确告知你们拿掉孟常德,我希望他在这个位子退休,只有最后一年了对你们来说应该不算久吧?”
  柏光禄猛地一惊,自己的用意一下子就被方长给猜到了,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就听方长接着说道:“我知道曾副总已经把野外作业处各部份的关键上的位子安插上了自己人,如果没有柏局你从中相助,这事的难度应该不小,不过你们也应该明白,如果孟总不点头,这事也成不了。他知道自己的外号叫救火处长,所以每一步都是在为你们将来铺路,他知道自己的使命,你们连个体面都不给他,不脸红?”

  脸红了!
  这番话可以说是很重了,这也是方长把柏光禄和曾凡柯叫回家来的主要原因,因为这话不论在哪儿说,感觉都狂得可怕,唯独在“家”这种缓冲地带可以让这番话没那么锋利,不足以伤到这些领导的脸面。
  听到这番话,周昊偷偷看了骆叶一眼,只见骆叶眼神会吃人,就像在说,“你说你捡了只兔子回来逗老娘开心,这特么是兔子?”
  周昊暗自捏了把冷汗,心想,这坑比……
  方长见好就收,气势稍减,冲柏光禄说道:“柏叔,叶胜很优秀这是事实,可是他的提前退出,打乱了南方局的部署这也是事实,我站在他的立场上也会走,不过你应该从南方局全局出发,而不是为了这一个曾经周董看重的人放弃眼下最为忠诚的老人,不管怎么说,叶胜跑路是事实,他不抗压也是事实。现在反过头来就想拿野外作业处的装备采购合同做文章,这不太合适吧?”
  怎么好端端的,扯到叶胜的头上去了。

  方长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肃然道:“叶胜利用哈里施压的空子,提前介入南方局采购大单,查一查局里装备采购这一路的人,自然就有结果了。”
  听到方长的话,柏光禄又是一阵头皮发麻。
  方长只是没有明着说,心想,叶胜跟你柏光禄背后那点事情瞒不过我,我这会不提这件事,给你们留着面子,让你们抓紧时间找人背锅,不然别怪老子马上把这事捅到周董的耳朵里去。
  叶胜当初置气走的,现在回头吃一嘴,这种事情周建安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让方长把当中的关系网拿到周建安那里梳理梳理,又当是另一回事。
  所以方长这句话就等于是在告诉柏光禄,老小子,我能扶你上去,也能让滚蛋,别浪!

  服了!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时,方长才扭头瞪着曾凡柯道:“还急吗?”
  “不急不急!”曾凡柯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叫道:“孟总主持工作十分稳重,也很老到,我们该向他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柏光禄缓过劲来,轻轻地叹道:“这件事是我欠考虑了,回去之后,局里立马开始自检自查,杜绝类似的事情发生。”
  听到这句话时,方长也笑了笑,冲柏光禄说道:“叔,巩平的父亲叫巩学民,你应该知道他是谁,今天这波情义,我想巩平他不会忘记的。“
  孟常德与巩学民没有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的。听到这话的时候,柏光禄才知道方长为什么经强保孟常德一波。
  顿时,柏光禄心头一跳,太着急了,这一次如果不是方长及进的阻止,说不定……不是说不定,是一定会犯错的。
  原计划是方长如果今天不出现,下午回局里开会,马上提出暂停孟常德的工作,由曾凡柯接任。
  而此时,柏光禄和曾凡柯都有了一种悬崖勒马的感觉。

  巩平站了起来,冲两人点点头道:“我爸跟孟叔之间的那种情感可能稍稍复杂些,希望没有影响到你们的正常工作。”
  还能说什么呢?以巩平如今在思维塔克当中的分量,就算是柏光禄也得客客气气,可是人家从一开始就没有表明自己与孟常德的身份,只是交给方长先把道理讲明白,让两人彻底想通了,这才说出这一层关系,就是很给面子了。
  巩平见这一桩事情谈妥之后,起身告辞道:“我就不久留了,七点的飞机,我现在去机场也差不多了。”
  柏光禄马上站了起来,说道:“我让司机送送你!”
  巩平没有推辞,坐着柏光禄的专车前往京城,第二轮谈即将开始,这也是利益分配的最关键时候。绝不能出一点岔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