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一边写着会议记录,一边又说道:“各位书记主任,我把你们的意见全记下来了。下一步怎么安排,你们还有什么建议,我都记下来,然后向领导汇报。”
  他这么一说,原以为十个村支书会有建议,没想到那些人根本没拿这个当一回事儿,一个个相互敬烟,跟着会议室里就是烟雾缭绕。
  马文生见到自己满腔热情最终成了眼前的模样,自然心里很难接受。他轻轻地敲了敲桌子,“各位书记们,虽然我说要向领导汇报,可不代表我没有个人的看法。就拿南平村来说,想致富办村办企业,这的确是个好想法。可是有想法没有用,还要拿出实干的精神来。中平村完全可以借助于现在的碾米机,更新设备,把那里做成一个大的粮油加工厂。再有,就是我们腾龙镇虽然依靠采石厂,可是农田也有五万亩。我看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用原始的刀耕火种,割稻前往爬,插秧往后挪。要是各位家里有些钱,买个小型的农机具,既是技术进步,也是为村民们减轻劳累啊。”

  马文生这么一说,村支书们忽然静了下来。他们没想到镇政府办的一个说话不顶用的副主任,今天说了这么多。而且还出了主意。
  按照往常,腾龙镇开这样的会议,都是会议记录记好几张纸,最后呢,都是不了了之。
  难道这个年轻人真的想做一番事业来吗?
  村支书们先是沉默,跟着南平村的支书弹了弹手中的烟灰道:“马主任,你说得在理。这事我也想过,可是,买个小型收割机,就要花掉30万。这30万,别说我拿不出来。就算我能拿得出来,你可以算算,一亩地收割了之后,村民能给我多少钱?80块吧?我一季能割上1000亩到顶了,能收入多少?这个钱回笼慢,而且,有些庄户也不见得用我这个工具吧?”
  马文生笑了,“这个我想过,账算得比你不差些。首先,收割季节时间有限,也就是那么十来天,你一台机器的确割不了多少。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一年两季,你的1000亩是不是也要翻一倍呢?除掉油费和机器损耗,你收到三分之一的成本,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三年,最多四年,你就赚了。”
  南平村的支书仔细一算,还真是这个理儿。可是他还是有疑问,“关键不在于算账。我想说的是,前期的资金从哪里来?”
  马文生答道:“自己筹一点,借一点,再向银行贷一点。我们腾龙镇不是有信用社吗?可以让他们扶持。当然,我话说得简单了些,事情做起来,肯定比这个要复杂。这就需要书记您亲自去跑了。”
  南平村的支书摇了摇头道;“马副主任,说起来,你和我儿子差不多大,我也不瞒你说,你说得轻巧。别说我向信用社借不到钱,就是其他几个村,你问问他们,除了东平,谁也向银行贷不到款。”
  南平村支书名叫李金发,当支书的时间虽然没有胡朗久,可也是个老油子了。他这么倚老卖老的一说,其他村支书哈哈大笑起来。

  没有笑的只有马文生,他静静地看着李金发,“李书记,要是我来替你跑贷款,你愿意买这个收割机吗?”
  李金发见到马文生认了真,仍然当他是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年轻人爱面子,李金达也不往心里去,笑道:“如果马副主任替我跑,真能贷到款,我不要不是傻吗?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只要马副主任替我跑到贷款,我保证买收割机。而且只要20万,剩下十万我自己来想办法。”
  马文生要的就是这句话,他虽然没去过信用社贷过款,但是他相信,只要多跑几趟,再找个有实力的担保人,贷款还是有希望的。
  农机具贷款,是有国家政策支持的。
  马文生天天看报纸,他不可能不知道。
  “好,李书记,既然这样讲了。我们就立个字据,也请在座的同志们做个见证,”马文生说写就写,很快,他拟好了一个字据,却是刚才李金发所说的话。
  当然,这里面也有马文生自己的保证,那就是他一定协助李金发把银行贷款搞到手。
  众人一见两人顶起牛来,也都来了精神,纷纷表示愿意做这个见证。
  李金发其实也真想买个收割机,他是村支书,也是个退伍军人出身,对国家政策不懂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前怕狼后怕虎,既想发财又怕折了老本,这才下不了这个决心。
  如今李金发的儿子也大了,如今到外地打工,除了吃喝房租,也挣不了几个钱,李金发也想把他弄回来。
  李金发见到事情说到了这个份儿,便答道:“好。我签。后面就看马主任的了。”
  俩人签了字,这边便散了会。马文生跟着给他们在食堂安排了一桌饭菜。
  马文生并没有过去陪酒,倒是田二壮,见到书记镇长都不在家,自己也算得上是个镇上的人物了,便过去陪了酒。
  这一喝酒,李金发和马文生两人立字据的事儿就到了田二壮的耳朵里。
  田二壮精明啊,他一听这个话,就觉得这是马文生白送给自己来收拾他的好机会。你一个好端端的政府干部,没事和村干部们较什么劲呀。
  再说,这个风头被你马文生出了,不成,还真有损于政府的面子。成了,其他镇上干部的脸往哪儿搁。尤其是刘书记和丁镇长那里。
  田二壮决定好好把这事向刘富贵书记和丁大江镇长汇报一下。他把主意打定,又问了其他村支书说的情况,最后把今天会议的内容摸了个**不离十。
  等吃过饭,田二壮回到了办公室,马文生便向他汇报道:“田主任,我出去办一下事,马上回来。”
  这样的情况很多见,以前田二壮出去,也是这样和马文生交代的。
  田二壮点点头,说你去吧。
  马文生前脚走了,田二壮后脚也跟着出去了。
  马文生去的地方,是镇上的农村信用社。

  信用社离政府不远,和派出所一样,没有食堂,工作人员经常在食堂这边搭伙。
  马文生达一来二去,和两个单位的人都弄熟了。
  信用社主任叫韩万里,马文生也认识。虽然没说过什么话,可也有点头之交。
  马文生到了信用社,正巧韩万里坐在办公室里。
  见到马文生进来,韩万里笑了笑道:“哟,这不是马主任吗?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有事吗?”
  韩万里说得客气,可是屁股抬都没抬一下,这其实已经是轻蔑了。
  马文生心里清楚,可是他这回是有求于人,有气也得放在心里,“韩主任,我今天还真有事向你咨询呢。”
  等马文生把来意说完,韩万里心里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可是他嘴上却不能这么直截了当地拒绝,政府干部嘛,总得享受一点不同的待遇。
  “马主任,你说的完全符合国家政策。可是乡里的狮子乡里玩。我们这个信用社,规模小,可用来放贷的资金就少。丁镇长要求,每个月都要为采石厂预留一部分资金,他给的指标数是三百万。你想想,这里总共能有多少钱?三百万我都感觉够呛,勉强在这里运作着罢了,”韩万里既说到了政策,又谈到了困难。相信这些完全可以让马文生知难而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