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田二壮介绍的工作流程中,就有这一项文件流程。

  马文生拿了文件,便迅速地跑到了楼上。
  刘富贵的门却是紧闭着的。
  马文生站在旁边听了听,也不见有什么声音,于是硬着头皮敲了敲门,里面不一会儿就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进来。”
  马文生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坐在刘富贵对面的,是计生办胡娟。
  胡娟的大红西装有些皱,脸色也是潮红的。
  马文生偷瞄了一眼,也没敢再看,便将文件交到了刘富贵的手里。
  刘富贵接过传真件,细细地看完了,然后提笔批了字,便说道:“行了。交到组织办去吧。”
  马文生接了文件,也顾不上看上面写的是什么,跟着就出了门,却没忘了将门给再次带上。他听得身后有隐隐的笑声,想必胡娟正在和刘富贵又在弄了。
  马文生把文件交到了洪大望手里,洪大望跟着也写了一行字,又把传真件交回给马文生,“你是学习办副主任,这个材料就由你来做吧。”
  马文生接了材料,回到了办公室。
  绕了一圈,这个任务最终还是落到了他的头上,他也没办法,只得打开桌上电脑,开始写了起来。
  胡娟下午也没到政府办来上班,过了几天,镇丨党丨委正式下达了马文生的任命文件。
  胡娟的名字也出现在这页纸上,却是被任命为计生办副主任。
  马文生忽然明白了,敢情这是刘富贵玩的把戏,绕了一圈,目的却是提拔胡娟。
  再说马文生,他在政府工作时间一长,渐渐地也看出了名堂。
  书记刘富贵和镇长丁大江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俩人各有各的人马。
  普通干部中,什么事不管不问的,自然远离权力中心。
  想有所作为的,必须在两个阵营中挑选一个,不是投入刘富贵那边,就得投到丁大江这边。像马文生这样,一个阵营也没投却做到了政府办副主任的,却是罕见。
  不过也是一样,马文生虽然没投到哪一个阵营,他在政府办的角色,其实也就是一个秘书,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写不完的材料。
  至于真要盖章什么的,田二壮总是会一手拿钱一手盖……
  这个权力,田二壮握得牢牢的。哪怕田二壮出差,也是将政府的公章带走。为此,马文生还挨过刘富贵和丁大江等几个领导的训。
  马文生分明感觉到自己在腾龙镇的地位很可笑。
  他有心想改变这一切,却苦于没办法。
  这段时间,郭采妮被县公丨安丨局派出去学习,一直没有机会和他见面。
  而胡春玲呢,也没见踪影。她似乎早已忘掉了和马文生之间的约定。
  这天刚上班,刘富贵将马文生叫到了楼上,“文生啊,我说学习办的工作有待于深入地搞一搞。有些材料,送到县里,县里说不深刻。周末我参加了深入实践的动员会,发现我们和其他乡镇的确有差距。”
  马文生心说当然有差距。
  学习办的工作,说起来是纸上谈兵,却又不是纸上谈兵。

  人家要你整改,你连需要整改的内容都是闭门造车,哪里能谈得深刻呢?
  “刘书记,我看不如把各个村的负责人请到政府来,开个会布置一下,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看看哪里需要加强,哪里需要改进,这样可操作性更加些,”马文生想了想,决定试一试再说。
  不能再这样把头缩在壳里,与其那样做个政府办副主任,还不如到西郭村去呢,那里只要忍一忍,起码能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刘富贵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马文生的建议。
  于是当天上午十点,镇政府大会议室里便召开了全镇十个村的支书会议。
  倡议开会的是马文生,他自然要参加,而且他还需要做会议记录。
  刘富贵并没有参加这个会议,他委托组织委员洪大望和分管党群工的副书记王津生出席这个会议。
  王津生虽然在镇政府是名义上的三把手,分管党建、组织人事、意识形态、综合治理和精神文明建设,但是虚的多实的少,就是组织人事这一块比较实,可这一块他也抓不到,那是刘富贵的势力范围。
  于是王津生对于所有的事向来没有什么多大兴趣,到于学习办这一块,他更是历来是推给洪大望。
  于是,镇政府这边参加会议的,只有洪大望和马文生两个人。王津生没来。
  洪大望一心想做分管工业的副镇长,对于学习办的工作自然不热心,他跑来讲了几句话,做了些动员要求,然后就走了。
  马文生便陷入孤军奋战之中。既然是问题梳理会,那些村干部们也不是省油的灯,率先发难的是中平村支书,他指出政府光顾自己出行方便,对于下面的村不管不问,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
  “想要富,先修路。可是,这路修到哪里去了?腾龙采石山那么多的石子,随便拉上几十车,就能修一段,凭什么到现在还是坑坑洼洼的路面呢?”中平村支书说到这里,非常恼火。要知道中平村距离镇政府最近,看着政府门前那宽敞的混凝土路,再看看自己村通往镇政府这边的大石头路,他哪有不恼火的道理。
  中平村提了要修路,南平村也跟着提要发展村办企业。“村子里的劳动力都出去打工去了,连个50岁左右的劳动力现在都看不到了。我们开个党员会,都开不起来。照这样下去,还发展什么呀?我提议,让政府拿一部分资金出来,每个村扶持一两个企业,解决一部分劳动力就业问题。”
  胡朗见到这个会开成这个模样,心里暗笑马文生想出风头,没有后面的人支撑着,他想什么都是白搭。
  胡朗看问题总能看到关键。

  既然要提问题,胡朗也是问题一箩筐,“马主任对我们村熟悉,客气话我也就不说了。现在看,全镇就东平村的条件最好,为什么呢?他们靠山吃山,搞运输跑业务,都是这边的人。采石厂的承包人,是我们村的龙江海。可我们村出来的劳动力,只能在这里当炮手。虽然能挣几个钱,可这钱呀,也是拿命换来的。遇到一个哑炮,至少搭上一条人命。我提议,采石厂不能让政府独占了,要拿出来分。按村来分。”

  马文生把这些意见一一记了,他跟着说道:“大家反映的意见,我一定如实地向镇丨党丨委汇报。这里我有几个不成熟的想法,拿出来和大伙儿共同探讨。”
  这些问题中,有几个是马文生考虑过的。
  所以,他也想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来,“村里要发展,这不假。乡看村,村看户,群众看干部。我们的村干部,是不是要在发展上面动些脑子。有道是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村干部们带头搞发展,挣了钱,既是探出了新路子,也是吸引了全村的老百姓向你看齐,是不?”
  南平村支书听到马文生这么说,老大不高兴地答道:“马主任,那你说,我这个村干部能做些什么发展呢?”
  马文生胸有成竹地答道:“南平村距离南边的郊县近,那里一年种三季,买台收割机,除了我们这里不算,你到那边搞业务,也够你在两三年内收回成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