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老师,这位是郭警官,派出所的。郭涛是她的侄子。我中午过来的那件事,不知道有没有结果了,”刘志达客气地问道。
  刘颖正要给他们泡杯茶,听到刘志达介绍郭采妮,便主动地和郭采妮握了握手,她刚才也将郭采妮打量了一番,只是她做这一切,显得不动声色,没有郭采妮那种直爽而已。
  “说来也怪,本来我找了郭涛的数学老师,他先拒绝了,可是刚才不一会儿,数学老师又答应了。他家离学校不远,听说家里也宽敞,倒是挺合适的,”刘颖介绍道。
  蓝采妮听到郭涛找家教的事定了,非常高兴地说道:“那真是感谢你了,刘老师。晚上有空的话,我们一道去饭店坐一坐?”
  刘颖摆了摆手,“不用了。我这就送你们去见数学老师。下班了我要回去的。”
  数学老师40多岁,很精干的样子,见到郭采妮,他本来有些干巴的脸上忽然浮满了笑容,“郭警官你好。”
  郭采妮心道他认识我呀。这样想着,便把刘颖替她办事的好感打消了。
  数学老师跟着又看了看马文生道:“你是政府办的马主任吧,你放心,你和郭警官的孩子,我一定会教育好的,放在我家里,保证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
  数学老师这话一出,不但是马文生傻眼了,郭采妮和刘颖也都傻眼了。
  刘颖连忙说道:“肖老师,你弄错了。郭涛不是他们的孩子,是,是郭警官的侄子。”

  那个肖老师愣了愣,跟着哈哈笑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弄错了。就是就是,刘主任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儿子呢?”
  郭采妮的脸早已羞红了,她本来还想请这位肖老师请顿饭,刚才这个插曲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就算要请,也要到下一次。
  跟着郭采妮便和这位犯迷糊的肖老师谈妥了事情,决定下周一开始,就将郭涛放到肖老师的家里。
  郭采妮说着,拿出了五百块钱,放到了桌上,“这算是辛苦费的定金,肖老师收下吧。”
  肖老师连声说不要不要,可是那眼睛就像是锥子似的,盯在钱上再也不动了。

  郭采妮心里暗暗摇头,叫上马文生便往外走。
  马文生知道农村中学教师的苦处,暗暗叹息这钱把斯文人都逼到这个份儿上了,实在是有辱了斯文二字了。
  俩人跟着向刘颖道别。刘颖还是那样静静地笑着,这让马文生心里不由得为之一动。
  “刘老师,再见,”他真挚地说道。

  刘颖又是向他一笑。那笑容里,满是鼓励的样子。
  马文生在这一刻,魂儿就停在了刘颖身上了。
  郭采妮走在前面,等出了门,她发动了车,然后向马文生叫了声上来。
  马文生便坐上去了。车却没有驶向西郭村那边,而是一路向南。
  马文生想问去哪里,可是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他说什么,戴着头盔的郭采妮也听不到。
  马文生便猜测着她生了气了,也不好再说什么。眼见着一轮红红的太阳带着最后的几抹亮色一起沉到山后面去了,跟着夜色像是雾一般涌起,将他们严严实实地笼在里面时,郭采妮的速度这才减了下来,跟着车停了。
  “文生,我今天要犒赏一下你这位有功之臣,”她推开头盔前面的玻璃罩,向马文生说道。
  “我,”马文生看着她转过来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再往前面,有家鱼庄,我们去吃鱼,”郭采妮终于说了目的地。
  马文生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他自然也就胆子大了,开始在她身后折腾。
  马文生在她脸上啄了一口道:“我也不稀罕吃鱼,我只想吃你。”

  郭采妮恨恨地啐道:“你想得美。你刚才不是想吃人家标致的女教师吗?”
  马文生见她果然生了气,便抱紧了她的脑袋,和她拥在了一块儿。
  “我们去树林,”马文生指着月色下前方的一排杨树林道。
  郭采妮不肯,可是禁不住马文生一动再动,再动再动,她终于半推半就地骑车进去了。

  从树林里出来,郭采妮软得像根面条,自然不骑车了,驾驶员改成了马文生。
  “过些天,我好好攒点钱,买辆车开着,”郭采妮呢喃道。
  车里的好处,马文生自然懂。他嘿嘿地笑了几声,又挨了郭采妮的几个粉拳。
  周一就要去镇政府报到,马文生在双休的时候开始收拾村部值班室里的物品。他去了镇政府,再到这边来住宿就不方便了。
  马文生先是一个人收拾着,快到上午十点时,肖春玲也来了。
  她穿着一套黑色的运运衫,映衬得脸色姣好,身材有致。她进了门,也不说话,就开始就马文生拾掇着。
  马文生见着她将衣服一件件地叠好,放进他的行李箱里,心里感动,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像是在赌气似的,知道他在看着她,也不理他,继续收拾着衣服,等又一件衣服被她捞在手里,正要折叠时,却感到那衣服很短,等她定睛一看,脸色顿时羞红了,就要将那丨内丨裤往床上扔。
  马文生忙走过来,将丨内丨裤拿在手里,讪讪地说道:“谢谢你。”
  “谢我什么?你不是有女人了吗?怎么没见那个小辅警来帮你?”她尖刻地问道,嘴角边现过一丝不屑。
  马文生听到辅警两个字儿,先是一愣,跟着明白了。那晚他和郭采妮胡天海地时,真真地被她听在耳朵里。不过她显然弄错了郭采妮的身份,当郭采妮是派出所的辅警了。
  这样也好,省得传出去也是误会了。最好还是能再掩盖一下,便答道:“你想哪儿去了?我没有女人。”
  “你就装吧,”胡春玲恨声答道。她听到屋子里的女人叫得那么大,难道他非得说她是在幻听吗?
  “我真的没有。信不信由你,”马文生说着,他的脸也红了。
  “你瞧瞧你,说个谎都禁不住脸红呢,”胡春玲赌气似地将那条丨内丨裤又夺了过来,还是给他折了折,放进了箱子里。

  “春玲,我知道你对我好。”马文生嗫嚅着说道,“我向人借了个笔记本,在里面看,看岛国的小电影呢。”
  岛国小电影?胡春玲没有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她便诧异地看着他。
  “真的。我不骗你,那个电影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嗨,”马文生见到自己的谎言奏效,又一次解释起来。
  胡春玲脸红到了脖子根,她朝他啐了一口,骂道:“真没出息。”可是想想他可能也是寂寞了,看了那种电影也是有可能的。那种电影,不就是计生办那伙人经常放的带色的录像吗?
  其实胡春玲也看过,有好几次她看得浑身直痒痒,真想让一个男人来帮助她了,可是出于少女对最后一道防线的坚守,她生生地忍住了。

  “那个,好看吗?”胡春玲轻轻地问道。她已把他的衣服全部折好,放进了箱子里。
  “当然好看,”马文生诡诡地笑了笑,“你要是想看,哪天我们一道看?”
  肖春玲气得抡起拳头来打他,可是粉拳高高扬起了,却没有落下来,“你想得美。”她嘴里嗔道。可是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响起,你就吹吧,明明送到你的怀里,你都不敢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