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不会有机会了。不说马文生已经将别的女人弄到了床上,什么事都做过了,就说她往马文生怀里送,双方都在意乱情迷时,马文生最后还是落荒而逃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胡朗的话在马文生的心里产生了阴影。

  “你把心收回到了肚子里去吧,”胡朗不高兴了,他不想让政府来的人看到女儿这副容颜。这个时候失魂落魄,只会让别人看不起。
  “他就算去政府办了,我们西郭村还是他的根。他不会忘的。我做了安排。”会计已经在他的授意下,把钱送给了马文生,并让马文生打了收条。
  而那个领条,胡朗却没有批。
  就凭这两千块钱,就可以断送他的前程。如果他马文生有前程的话。
  两千块钱虽然不多,却是一个污点。到时候马文生不听话,这个污点只会越来越大,足以影响他的前程。

  胡朗仿佛看到马文生死死地被自己攥在手里,动弹不得的样子。
  胡春玲看着父亲像是只老狐狸似的,便止住了泪,抬起头来问道:“真的有机会?”
  胡朗点点头,答道:“当然有机会。爸爸只有你一个女儿,疼还来不及呢,还会骗你吗?”
  “什么机会?”胡春玲小心地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胡朗当然不会轻易把自己做的局说出来,哪怕是对自己的女儿,他都留有一手。

  这年头,凡事留一手,就是后路。村干部们哪个不是人精,一个个历练得老油条一般。
  洪大望在村干部们面前,正式宣读了镇丨党丨委的任命决定,跟着又提了要求,让马文生把手头的工作交接好,下周就到政府办报到。
  胡朗作为村两委的负责人,自然也作了表态讲话。他高度地评价了马文生在驻村任村办公室主任期间的工作,用的结论是任劳任怨,一心扑在工作上。
  马文生发现原来场面上的话也可以这么讲。他心头冷笑,却也在学着这样的知识。
  等宣布结束,田二壮走过来,正要和马文生握手,说欢迎呢。
  马文生却抢先一步说道:“我以后就是田主任手下的兵了。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请田主任多多批评指教。”
  他这话一出口,田二壮倒是有些惊讶。
  在他的眼里,马文生不过是一个落魄村官,就算是个大学生,那又能怎么样?有文凭就牛气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田二壮虽然不济,只是高中毕业,却也拿到成人函授的本科毕业证,比你马文生也不差些。
  “以后我们同一个办公室工作,不用这么客气的,”田二壮捋了捋油光可鉴的头发,笑眯眯地握着马文生的手道。

  洪大望看着有朗,说道:“要不就这样?”
  胡朗便说了声散会,跟着村里的干部就一一散去。
  胡朗凑到洪大望的面前,“搞几把麻将?”
  洪大望最喜欢搓麻,可是眼下除了田二壮就只有马文生了。
  于是洪大望向马文生问道:“文生,会打麻将吗?”

  马文生摇摇头道:“洪组委,这个我不会。”他实话实说,也就让洪大望没了劲头。
  “不会可以学嘛。我们做基层工作的,不管文的武的,都要会,”洪大望很是不高兴。
  胡朗看了看刘志达,心说你就算脱了胎换了骨,可是根子里的东西没学会,老子也不能让女儿嫁给你吃苦。
  还是要继续观望一阵。胡朗想着,拿起电话来,便叫了龙江海。
  龙江海是腾龙山石矿破碎机的承包人,简称就是采石人承包人。
  这采石厂是镇办企业,龙江海一向来很牛气,不过和胡朗却是好朋友。因为龙江海是外来户,家住在西郭村,没有胡朗的关照,他在村子里也是寸步难行的。
  龙江海听说打麻将,痛快地应了,不一会儿就驾着他那个奥迪车过来了。

  那边寒暄了几句,牌桌很快就在村部后面的值班室摆了起来。那里面,有个自动麻将机。
  四个人打麻将,一个人旁观,马文生看着看着,觉得非常得无聊。
  至于洪大望说的文的武的都要来,他对这个却是提不起半点兴趣。
  跟着马文生给每个人的杯子里加了开水,跟着说我到前面的办公室看电话,也便守好最后一班岗。

  这话说得在座的四个人都笑了。
  事实上,马文生是想到了郭采妮约他的事,走出去给郭采妮打电话呢。
  喜欢的,加个收藏,以后方便阅读。
  郭采妮显然是等急了,接到马文生的电话,迫不及待地说道:“你现在手头没事了?没事就好。我马上到西郭村来接你。”
  马文生说不用了,我们在镇中学见吧。“我在大门口那里等你。”

  郭采妮愣了一下,应了一声好。
  马文生估计面皮薄,不好意思和她在白天的时候乘一辆摩托车。这样也好,她也不想让别人猜测她和马文生的关系。
  就算是亲昵些,走得近了,都会有人说闲话的。闲话说得多了,假的都能变成真的。
  马文生向洪大望他们说自己要到中学去拿个东西,一会儿回来不了。

  四个人打麻将打得正酣呢,根本没心思去管马文生,洪大望挥了挥手道:“那你就去吧。”
  马文生到了镇中学,也不过等了半个小时的工夫,郭采妮就到了。
  她下午打扮又是一番不同,她脱去了警服,外面穿着件白色夹克衫,吊得很高,勒在肚眼儿那里。下面是条蓝色牛仔裤,这让她显得既干练,又性感。
  马文生看着她停摩托车,一双眼睛自然免不了在她肥大的下面部位上转悠着。

  郭采妮料想着他在看自己,心里得意着,哪个女人不喜欢被自己钟爱的男人盯着看呢。再说她换了衣服,本来就是为了让马文生看的。
  她停好摩托车,忽然一转身,这个速度极快,果然瞅见了马文生的眼神,她故意白了他一眼道:“傻样儿。”
  马文生嘿嘿地笑了,也不说什么,跟着就往镇中学大门里走去。
  此时学校还没有放学,开门的大爷正要叫住他们,一眼看到停在门外的警用摩托,便收了声,退回到门卫室里坐了。
  郭采妮快步走到马文生的身边,将一个东西往他手里一递,“拿着。”
  马文生低头一看,原来是部新手机。
  “这,这个我不要,”他像是被烫了手似的,忙不迭地将手缩了回去。
  郭采妮越发喜欢他的憨厚和纯朴来,“叫你拿你就拿着。姐今天特意去市里买的,卡都办好了在里面。”
  马文生还是不要。这让郭采妮有些恼了,“你就当是欠我的,以后再还行不行?”
  马文生听到这话,只好将手机收了。

  俩人来到教师办公室,马文生直接找刘颖,敲了敲门,那门就开了,露出一张文静的脸来,正是刘颖。
  刘颖看到刘志达,正要说什么,又看到了旁边的郭采妮,便笑了笑,将门拉开了,让他们走了进去。
  郭采妮没想到刘志达找的是位女教师,更没想到镇中学来了这么一位漂亮文静的女教师,出于女性的敏感,她先是打量刘颖的穿着。
  刘颖穿着件墨绿色的西装,下面也是条牛仔裤,那张白皙的脸在墨绿的颜色衬托下,格外得沉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